第三百六十八章 有朋自远方来

作品:《妖域天兵

    周时名心中不由得一凛。

    以前他采集的妖核都放在了九格包里,一直没有拿出来,而被罗侯寄生之后,却再也没有采集过妖核,以至于竟然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预警。

    他略一犹豫,暂时忽略了罗侯的警告,将注意力集中到妖核上。

    下一刻,他得到了博泽的天赋妖术。

    妖术名唤裂影术,可以借助阴影施展种种神通,方才对战时,漫天阴影卷席,便是博泽施展的妖术表象。

    他直接进入了小黑屋。

    小黑屋内高悬着裂影术的法门。

    周时名依法练习,却发觉在小黑屋内模拟出来的效果很是有限,远远比不得博泽施展时那般铺天盖地席卷四方的大威能。

    他一时若有所悟。

    抛到等级限制不提,小黑屋还是一般的给力。

    当周时名学成裂影术,从小黑屋里出来时,他身上的伤患与刚才甚至没有多大的变化。

    积累在体内的恐惧情绪持续不断地消耗着,治愈着他的身体。

    随着治愈的进行,他的身体也就越发的强壮。

    这种强壮不因体内的恐惧情绪减少而衰弱。

    周时名也不多想,将妖核装入九格包中,提着锈黑剑转身驾起高速飞行云朵,向着远远观战的洛思宁飞去。

    洛思宁早就按捺不住,驾着云朵远远迎上来。

    离得近了方才看清楚他满身浴血的骇人模样。

    洛思宁不禁吓了一跳,大为心痛,小心翼翼地触碰着他身上的伤口,“怎么伤得这么厉害?你痛不痛?”

    “有点痛,不过现在已经没那么痛了,我正在很快的恢复。”周时名有些得意地抬了抬手,“看,我变回人类的样子了,那些积累的恐惧情绪都消耗光了。而且,我干掉了一个大圣!现在我就是名符其实的高手了,你再叫我高手兄也没问题了。”

    “你这个样子,哪点像高手啊。”洛思宁忍不住流泪,“人家高手都是杀得敌人屁滚尿流,自己身上连点泥都不沾,你看你,被敌人杀得屁滚尿流的”

    周时名干咳道:“咳,咳,小洛,注意一下用词,我虽然伤得重了一点,但还没有到屁滚尿流的地步,而且我可是赢了。”

    沈东游实在忍不住了,“我说二位,我们是不是先离开这里再聊其他的?打情骂俏什么的,也分个场合好不好。”

    “阿黄,你胡说什么啊?谁打情骂俏了。”洛思宁俏脸通红,慌慌张张地扫了周时名一眼,然后很是恼怒地去揪沈东游的耳朵。

    沈东游只好告饶服输,“我服了,我服了,你们没有打情骂俏,是我听错了,我老眼昏花,原谅我长了一双狗眼吧。”

    “好了,我们走。”周时名大笑,毫不介意。

    “去哪里?”洛思宁立刻从善如流地转移话题,“离开妖域山脉吗?”

    “唔你说我们应该去哪里?叶轻语!”周时名沉没吟片刻,将目光投到了叶轻语身上。

    这只狐狸精也在高速飞行云朵上,一直躲在赫蒙杰台身后,小心翼翼地保持着沉默。

    叶轻语低声问:“不知您想先去寻人,还是先去那个地方。”

    “先去寻你说的那个人吧。”周时名想着,如果真能找到李明泽的那个同伴的话,仔细打听一下,多少还能省些力气。

    若是那个人也是调查员的话,那就更妙不过了。

    “我不知道那个人在哪里。”

    说到“人”这个词的时候,叶轻语的表情很微妙。

    周时名眉头一挑。

    “不过我知道那个名字。”叶轻语立刻麻溜地把接下来的话说了出来,“三鸦!”

    说出这个名字,她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同时她还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在场诸人与妖的表情。

    赫蒙杰台露出无比震惊的表情,虽然不知道周时名为什么要找三鸦,但光是这个名字就足够震撼了。

    任何一个妖域山脉里的妖怪,都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名字。

    那是威霸妖域山脉千余载的名字。

    三鸦,唯一一个从李明泽肆虐年代活下来的妖族大圣。

    而且他活下来不是靠着畏首畏尾的躲藏。

    他一直是号召伏击李明泽的主力军,以李明泽停留妖夫域山脉的后期,大规模的联合伏击,几乎都是三鸦召集起来的。

    而且三鸦每战必定争先,绝不会躲在后面。

    众所周知的是,每次伏击都失败了,绝大部分妖怪都死掉了,但三鸦每次都幸运的活了下来,虽然每次都伤得极重,但他却一直能坚持下来,而且恢复之后,便立刻召集下一次伏击,面对李明泽的滔天凶威,毫无畏惧,堪称妖域山脉第一豪胆硬汉。

    对于三鸦的尊敬,在妖域山脉中的群妖而言,是不分种族和年龄的。

    妖域山脉内一直有一种说法,李明泽当年最终退出妖域山脉,与三鸦一直的努力抵抗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样一位声名赫赫的妖族大圣,周时名怎么会想到要去找他。

    这让赫蒙杰台分外不解。

    洛思宁也有些小小的吃惊。她出身白马洛家,见识广博,自然知道三鸦是什么样的一个角色,但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叶轻语所说的李明泽的同伴,居然是这样一个了不得的大妖怪。

    世事还真是离奇了。

    沈东游也很吃惊,洛思宁知道的,他基本都知道,只不过做为一只狗,他也没有什么太过明显的表情,只是张大了嘴巴,舌头吐得老长,说是惊讶,但看上更像是在喘气散热。

    众所周知的是,狗除了舌头以外,身体其他部分是没有汗腺的。

    相对而言,最平静的莫过于周时名了。

    他是真正的无知者无畏,完全不明白三鸦这个名字有着怎么样的意义。

    “三鸦,这个名字很滑稽啊。”

    周时名很轻佻地评价着这位有可能是前辈调查员的名字。

    “哪里滑稽了?”

    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

    “就是很滑稽”

    周时名只说了半句,立刻意识到不对劲,毫不犹豫地提剑返身剑刺。

    剑只出了一半,便动弹不得了。

    剑尖被夹在两根白玉般的修长手指上。

    手指的主人一袭白衣,面白如玉,柳眉入鬓,英气勃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