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第三次到宋氏

作品:《和老公互怼的日子

    好不容易挨到宋世给出决断,那个经理逃一般地逃出总裁办公室。

    关上总裁办公室的门,他就忍不住地肚子里的怨气。

    “究竟是哪个王八羔子惹得宋总气不顺,让老子替他受气。”

    经理横眉怒眼的,可见他的怨念有多深,对让宋世不高兴的人有多痛恨。

    心里唯有泪流千行。

    他怎么就那么想不开,选了这个日子来汇报工作?

    “兄弟,保重。”

    他拍了拍在外面等着,打算进去汇报事情的一个关系挺好的同事。

    被拍肩膀的那个人险些哭出声来。

    这么恐怖……

    瑟瑟发抖。

    他现在回去还来不来得及?

    看到别人一脸苦色,那个经理的脸色都好了很多。

    难兄难弟。

    不是自己一个人痛苦,他心里平衡多了。

    ――

    在宋世对着文件苦大仇深的时候,白桦娉娉袅袅的走进了宋氏大楼的大门。

    “哇――美女。”

    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对着旁边站着的兄弟感叹道。

    “我想我对她一见钟情了。”

    他的兄弟只是给了他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

    “待会你敢当着美女的面说这句话,我敬你是条汉子。”

    他可不像他旁边的这个一心扑在工作里的呆子。

    “是不是兄弟啊?这么看衰我。我敢说,你是不是请我一顿。”

    “只要你敢。”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

    本来他就有意上前搭讪,被这么一激,立马提步,就要靠近白桦的位置。

    “放开,扯住我干什么。”

    控制着动作幅度,意图从好友手上挣扎出被握住的手。

    “你想死翘翘啊?看着。”

    嫌弃地放开了手。

    要是往常,两个大男人拉拉扯扯,早就吸引大厅里的人的视线了。

    好在,现在大部分人都在关注手提两个保温饭盒的白桦。

    “总裁夫人,您好。”

    前台一脸笑意地对着白桦,热情地说。

    白桦微笑着对前台点了点头。

    “你们宋总下班了吗?”

    “总裁亲自交代了,如果看到您,直接让您到总裁办公室。”

    “谢谢。”

    说完,白桦就直接往专用的电梯走去。

    刚刚拉住小伙伴的男人眼神瞟了一眼自家好友,只见他一副受到严重打击的模样,整个人都萎靡不振。

    “怎么会这样?”

    刚刚发生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他怀疑人生了。

    他好不容易心动的一个女人,怎么就这么巧的是他们总裁夫人?

    “不会吧,”他转头看向好友,“我刚刚说的话,没有被别人听到吧?”

    “嘿嘿,你是不是该表示表示,准备好钱了?”

    晕乎乎的,显然还没有从打击中回过神来小伙子,等快要走到吃饭的地方,才突然回过神来。

    “你丫的,刚刚是不是在给我下套?你早就知道了那是宋总太太了,是不是?”

    另外一个正在走进饭店大门的男人回头,得意一笑。

    “怪你傻啊。”

    “不说宋太太已经来公司两趟了,就算你职位低,没有存在感,没有机会得见宋太太的真颜。对于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物,有脑子的都会准备一张她的照片,记住那张脸的吧。”

    “谢了。”那人一脸沉思,重重地拍了一掌他朋友的肩膀。

    既感谢朋友的指点,又记恨他玩了自己一把,心痛即将大出血的钱包。

    “哎呦,恩将仇报。”

    因为她而起的这番官司,白桦一无所知。

    就算知道了,她也不会因为这而皱一下眉头。

    此时,她正坐在宋世的办公室里,等着宋世散会。

    宋世久等白桦不来,本着他不开心,他也要其他人跟着心情不怎么美好的目的,临近中午休息的时间,临时召开了个工作会议。

    不,也许是叫批判大会。

    把今天早上,他很不满意的几个方案的负责人,叫到一起,批判了一顿。

    喷得几个负责人低着头,缩成了一个个鹌鹑。

    “大家都很优秀,是宋氏的中流砥柱。你们的能力都是有目共睹的。希望大家拿出十二分精神,一起建设更强大的宋氏。”

    宋世骂够了,胸中的怨气借着痛骂,散了出来,属于执掌者的清醒脑子回来了。

    一番洗脑一般的话,把这一群刚刚恨不得把头埋进胸里的人,说得热血沸腾。

    “我们一定不会辜负宋总您的期望的。”

    脸上红光四射,恨不得现在就和宋世告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挽起袖子,大干一场。

    ‘他们身上,肩负的是一个集团的兴衰。’这样的话,想一想,都觉得带感。

    宋世满意地点了点头。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结束了。散会吧。”

    宋世一说散会,人们就鱼贯而出。

    等在最后的宋世,偷空看了一眼手机。

    没有期待中的电话。

    “怎么连个讯息都没有?还不来。”

    走在队伍后面的一个员工,听了宋世的自言自语,支起了耳朵。

    ‘宋总在等谁?宋太太?嘻嘻,还是哪个红颜知己……’

    他走得再慢,人就那么多,也到了他出门的时候。

    他是想留下听更多的消息,可是问题在于他不敢挑战上司的权威啊。

    最后的一个员工关上门的那一刻,宋世正好又开口说道,

    “果然,骂人是最好的宣泄情绪的方式。”

    “哬――神清气爽。不过,怎么还没有到?”

    如果走在最后的那个员工,能再走慢几步,就不会错过了发现他们突然被召集起来开会的真相的机会。

    ――

    宋世从会议室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的外面,被自己的秘书叫住。

    “宋总,您太太来了。现在就在您的办公室里。”

    “怎么不立即通知我。”

    宋世有些气恼。

    “您曾经吩咐过没有特别要紧的事,不能打扰您开会。”

    “嗯。”宋世想起了他的的确确曾经说过这样的一番话。

    他也不好说他一直在等白桦,这样显得很不符合他霸道总裁的人设。

    “太太来了多久了?”

    “四十几分钟。您的会议开始后不久。”

    “知道了。”

    宋世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这些没眼力见的人居然不及时通知他,害他白白饿了那么久的肚子。

    怨气难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