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称心护卫

作品:《如意小郎君

    大汉三十岁左右的年纪,怀里的女童面无血色,手中的杀猪刀泛着寒光。

    “光天化日,京师街头,竟敢行凶”

    有药铺伙计领着一群衙役跑过来,一捕快腰刀出鞘,遥遥指着他,大声道“还不速速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大汉面色平静,将手中的杀猪刀拎起来。

    “还敢拒捕”那捕快神色一变,挥手道“把他拿下”

    “慢着”

    唐宁快步从人群中走出来,就岳父大人县衙里的那些班底,根本不够郑屠夫几刀砍的。

    那捕快回头看着他,惊诧道“大人,这”

    “都把兵器收起来。”唐宁走上前,看着郑屠夫怀里的女童,问道“囡囡怎么了”

    唐府。

    太医丞凌一鸿和陈太医令都被唐宁叫来了,陈太医将手指从床上女童的手腕上收回来,捋了捋胡须,说道“若是再晚上几天,便是神仙来了也难救。”

    唐宁从柜子里取出一个小盒子,说道“我这里还有一颗大还丹,不知道有没有用处”

    陈太医接过盒子看了看,赞叹道“早听说孙氏的大还丹乃是夺天地造化的灵药,只是孙神医行踪缥缈,难得一见,想不到唐大人这里居然会有一颗。”

    说完他便将之重新递给唐宁,说道“虚不受补,这颗大还丹对她有害无益,唐大人还是收起来吧,我会为这小姑娘开一些温和些的药,让她慢慢调养”

    凌一鸿和陈太医令走后,方新月和唐夭夭就围了过来,在灵州,郑屠夫忙的时候,名叫囡囡的小姑娘就经常围在她们的屁股后面转悠。

    唐宁看着郑屠夫,问道“前辈怎么来这里了”

    “半个月前,囡囡生病了,灵州的大夫治不了,我想着京师神医多,就关了铺子,带她来京师看看。”

    “你也别叫我前辈,叫我老郑就好。”郑屠夫将背上的一个大包袱丢在地上,唐宁只听得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包袱散开,露出了一面一堆金银珠宝。

    唐宁看着地上的东西,诧异道“这是”

    郑屠夫挥了挥手道“来的路上,顺手端了几个山贼窝,凑凑药钱。”

    从灵州到京师路上的山贼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碰到这么一个不讲道理的。

    如今的唐宁,对于这个世界武者的实力已经有了清晰的认知,也更加清楚,郑屠夫当时的那一刀,有着怎样的威力。

    如果以他目前还攀越不了的那三座高山来比喻,唐夭夭和郑屠夫的差距,还差好几个苏媚和李天澜。

    郑屠夫看着他,说道“这次多亏你了”

    唐宁摆了摆手,说道“举手之劳,况且囡囡也叫过我几声哥哥,我当然不能丢下她不管。”

    武功再高,遇到生老病死这些事情,也都无能为力,相比而言,老乞丐就是一个很好的榜样,不仅武功高强,还懂算命,懂蛊术毒术,从他给小小调配药膳药浴来看,他怕是在医术上也有不浅的造诣,当真是技多不压身,可谓是行走的百科全书。

    “哟,杀猪的你什么时候来的”说老乞丐老乞丐到,唐宁话音刚落,他便从门外探出头,看着郑屠夫,惊喜道“过来陪老夫喝酒”

    唐夭夭和小如她们在房间里陪着囡囡,老乞丐和郑屠夫蹲在院子里喝酒吃肉,唐宁坐在亭中,继续思考刚才的事情。

    方小胖的爹给他提了个醒,对于这件风险不小的事情,无论做多少周全的准备都是不为过的。

    如今距离出发的日子最多只有一月,他也应该早早的做些准备了。

    小小站在院子里,看着沉思的唐宁,想了想,走到角落里,看着老乞丐,小声道“师父。”

    老乞丐看着她,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笑容,指着她,对郑屠夫介绍道“这是老夫新收的徒儿,怎么样”

    郑屠夫看了看她,点头道“不错。”

    “什么叫不错”老乞丐皱起眉头,说道“老夫的徒儿,根骨奇佳,百年不遇,最多十年,就能超过你,再有二十年,超越老夫也不是问题”

    小小看着他,小声说道“师父,我有话想对你说。”

    老乞丐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郑屠夫,一脚将他踹远,说道“没听到我徒儿说有话要对我说吗,你离远点”

    说完他才眯起眼睛看着小小,说道“乖徒儿,什么事情,说吧。”

    小小攥着袖子,说道“哥哥这次出门,要走很远很远,好久才回来,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我想让师父保护哥哥。”

    “那小子机灵的鬼一样,哪里会让自己遇到危险”老乞丐皱了皱眉,说道“老夫还想着接下来好好教你武功呢”

    小小握着拳头,说道“可是哥哥要走那么久,万一遇到坏人可怎么办,我,我想和哥哥一起去。”

    “好好好”老乞丐连忙道“你在家好好待着,师父去就是了。”

    他叹了口气,说道“那小子有什么好的,我的乖徒儿怎么就对他那么好”

    亭内,唐宁看着老乞丐,诧异道“你要和我一起去”

    “你以为老夫想啊”老乞丐瞥了瞥他,说道“老夫要是不去,万一我的乖徒儿不想做我徒儿了怎么办,我上哪里去找这么好的苗子去”

    “不行。”唐宁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

    虽然老乞丐要是和他一起去,可以免去很多的后顾之忧,安全上也有保障,但家里怎么办

    京师有唐家和端王虎视眈眈,唐宁这一去至少就是半年,他怎么放心让小如和小意没有任何保障的生活在京师

    有老乞丐在家里镇守后方,他才能安心离开,除了他之外,换做是任何人他都不会放心,所以一开始唐宁就没有想着让他一起跟去。

    “要是老夫不去,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要是在外面出了事情,老夫怎么和我的乖徒儿交代”老乞丐眉头拧起来,说道“这一时半会的,老夫上哪里去给你找一个称心的护卫来,你们陈国倒是有几个厉害的大派掌门,武功还算可以,抓过来也能凑合,可距离又太远了”

    他目光不经意的一撇,看到郑屠夫将他的酒葫芦抱起来,咕咚咕咚的大口灌着。

    眼看着葫芦中的酒就快没了,他面色一变,身形一闪,人已经出现在院中,大声道“住口”

    老乞丐从郑屠夫手中抢过葫芦,葫芦口向下,只有最后一滴清澈的酒液落在地上。

    他深吸口气,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杀猪的啊,你有没有听过衔环结草的故事”

    郑屠夫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老乞丐怔了怔,问道“投桃报李呢”

    “没有。”

    “千金一饭听过没有”

    “也没有。”

    老乞丐看着他,大怒道“你到底读过书没有”

    郑屠夫摇了摇头“没有。”

    老乞丐深吸口气,说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总该听过吧”

    “听过。”郑屠夫终于点了点头。

    老乞丐松了口气,说道“你看啊,咱们江湖中人,行走江湖,就单凭一个义字,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哪怕是滴水之恩,也当涌泉相报”

    郑屠夫看着他,问道“你想说什么”

    “你看,要不是唐小子,你的宝贝女儿可就没了,这算得上是活命之恩吧,这恩情你的还。”老乞丐咂咂嘴,说道“羊羔跪乳,乌鹊反哺,连畜生都知道报恩,现在唐小子遇到困难了,你说你要是不帮,岂不是连畜生都不如”

    郑屠夫看着他,说道“羊羔跪的是母,乌雀反哺的也是母,你这典故用的不对。”

    老乞丐怒道“我是在和你讨论典故用的对不对吗”

    “可你的典故就是用的不对。”

    “你不是没读过书吗”

    “我没读过书你也不能骗我。”

    啪

    老乞丐将酒葫芦扔在地上,看向郑屠夫,恶狠狠的说道“你刚才喝光了我的酒,你说说,这笔账该怎么算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