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一章 前世故人

作品:《重生剩女逆袭记

    高母怀疑的看向高父“真的”

    “真的不能再真”高父道。

    “那我也不管,晚上你睡儿子那屋吧,不行我就给你铺客房去,反正晚上你别上我床”举动实在是太可疑了

    高母虽然到底把高父的话入了心,可心里却很别扭,高母也不是完不讲理的人,还是知道一些廉耻的,想想下午的事儿,再对比自己现在的想法,真是感觉脸都被打肿了,所以她不高兴了,高父受罪了

    高父卧槽,不带这样的啊

    高父心里是恨得牙痒痒的,一个是恨高崎,另外一个是恨高霜,要不是这家伙多事,哪里会有那么多事

    而高母这时才想起要追究自己之前的那份资料“那我之前拿到的那份资料是怎么回事”

    “我查了,是小韩家给做的手脚,高霜也是合谋,为的就是让你反对,然后让儿子不高兴,到时候你们不合了,咱们家不就不安宁了吗那他们就能看笑话,幸灾乐祸了”高父冷笑着道。

    高母一听,也是来了气“她良心是给狗吃了吗高家三房,你这个做二哥对她多掏心掏肺就是我这个做嫂子的,除了她看我儿子不顺眼我会挤兑她,连她挤兑我我都忍让了,还处处帮着她,结果她就是这么报答我的都怪你,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以为我会那么好欺负结果你还每次都数落我这个做嫂子不够礼让,怎么样现在礼让够了吧你高兴了吧高霜她给我等着,还有小韩家我说高滨,我可警告你这事儿,你要是不管,咱们俩干脆离了算了,没你这么欺负人的,你看看你妹妹,啊就这样你还护着她”

    “管,我当然管了,哎呀老婆你别生气了,我以前也不是向着她,我是不想让你跟她一般见识咱们是大度的人不是你说事儿也不是我做的,你怎么能让我闹离婚了,就为了这么个人,那我多伤心多委屈啊”高父一看火烧到自己这里,说起来这事儿他确实是理亏了点,忙哄道,心里对高霜是越发的气恨。

    高母横了高父一眼“得了吧,我可不是什么大度人”高母冷笑“你委屈你伤心你有我委屈伤心吗你那个妹妹有多难伺候你自己不知道为了你我受了她多少气,结果她还变本加厉,我跟你说,反正这事儿你不给我处理满意了,我跟你没完”

    高父连连点头“是,是,是,我一定处理的让你满意了,有什么意见你尽管提”

    高母对高父的态度还算满意,然后又想起自己让调查的那个人“那那个帮我调查的”

    “被收买了,你放心,老婆,我一定一并收拾了,绝对不用让你费什么心力”高父满口答应。

    “那还有林三叶这个事儿”高母得寸进尺。

    高父惯性的要点头,点到一半“阿笙,我可以去找林三叶谈谈,但是你之前说的方案,我是真觉得不行”

    想起这事儿,高母的脸就控制不住的,简直是不忍直视啊,连回忆都不忍回忆,太蠢了有没有

    高母脸有些挂不住,匆匆的道“反正你自己看着办”高母是没好意思说得直白最起码要维护住我的脸面啊

    高父却是心领神会“阿笙,你放心,我不会答应林三叶什么的,我就是找她谈谈”高父自然知道高母的顾虑是什么了,说实话晚上高母干的事儿,他想想都替妻子尴尬。

    高父眼看着事情都商谈妥了,咳嗽了一下,对着高母撒娇“阿笙,那晚上”

    高母霸气的斜睨了高父一眼“没得商量,再废话,你自己张罗”

    高父瞬间摸了摸鼻子,蔫儿了

    三叶这边看似平静的下了楼,但是到了车库,一连开两次车门都打不开,手哆嗦着,整个人都很疲惫,三叶恨恨的踢了一把车门,眼泪直直的往下掉“连你也欺负我是不是连你也欺负我”脚痛不及心痛,却让三叶更加的糟心,意难平。

    三叶只觉得浑身疲惫,车门却打不开,让她禁不住趴在车门那里失声痛哭。

    “这位小姐,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一个陌生又带着熟悉感的声音响起,尤其是那很明显的家乡口音让三叶听在耳中有那么一丝亲切。

    然而三叶此刻却没有什么心思理会,烦躁的道“不用,谢谢”她现在谁都不想理会,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郑一飞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马上走开,这车库空旷又有些偏僻,一个女生在这里还是不安。

    所以郑一飞想了想,劝道“这位小姐,你如果想哭的话,回到自己的车里哭吧,这车库这边有些空旷,女孩子一个人这么哭,可能有些不好”

    三叶不耐烦的抬起泪眼婆娑的脸,嘴里不耐烦的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人”透过泪水,三叶惊愕的发现原来这个人还是熟人她前世的男友。

    三叶没有一点跟前世男友重逢的欣喜,说起来她跟他前世男友并没有什么冲突,而且当初也是她提出分手的,至于说原因么,怎么说呢,三叶一直都是一个有些任性的人,也有些冷情,当初想恋爱了,于是找一个人来谈,不想恋爱了,分手,就是这样简单。

    不过三叶语气倒是好一点,下意识的道“郑”说完马上发现不对,改口道“真麻烦,知道了”

    然后三叶又跟自己的车较上劲,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郑一飞没走,有些看不下去了,主动提出帮三叶开车门,因为是前世认识的,三叶倒不担心安问题,现在三叶也想起了郑一飞前世也是清厦大学的学生,不过他是读研究生。

    郑一飞帮三叶开了车门,把车钥匙递给三叶才走。

    而被郑一飞这么一闹,三叶移了心思,也没有了哭的心思,她也想先回自己的套房,于是三叶就开车出车库,却碰到郑一飞在车库里往外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