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君一尘的心魔第三更!求票票!

作品:《造梦天师

    对战大厅。

    所有人呆若木鸡,盯着全息投影的画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局势的变化,居然会这么快。

    君一尘之前还能和苏扶打的有来有回,结果,原来苏扶一直都在热身。

    咕噜咕噜。

    河流水在翻滚着。

    君一尘深陷入了河流中,连身影都看不见了。

    难道被苏扶一肘子给打爆了

    银龙榜第二这么弱的么

    不少人都是皱起眉头,心中发出了疑惑的询问。

    原本以为,君一尘能够逼出苏扶的一些实力,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两个层次的差距。

    果然,还是苏魔王比较妖孽一些啊。

    许多人都是发出了感慨。

    不过,雷痕等人倒是没有觉得君一尘弱。

    主要还是苏扶太强了,那一肘子中爆发的力量,几乎可以打爆六级巅峰食梦虫统领的甲壳了。

    但是要说君一尘就这样败了,倒也不一定。

    雷痕等人都能看的清,君一尘在最后的剑气防御中,并没有受到致命伤。

    说结束,还为时尚早。

    苏扶身躯拔高到了一米九,扫视四周,体内血液滚烫,站在河流之上,都使得河面上的水流在缓缓的蒸发。

    那是他滚烫的气血给蒸腾的。

    苏扶压抑着目光,扫视着河底。

    水流很快就恢复了,虽然还在打着转,不过连白色的泡沫都不曾浮现而出。

    刚才那一击,威力虽然强悍,不过,苏扶倒是不觉得能够直接让君一尘失去战斗力。

    六极,加上炼体术,苏扶所爆发的体术威力,堪比王体境。

    当然,若是开启七极,那就更没有悬念了。

    不过

    苏扶已经打定主意不开启七极了,这场对战,说到底只是切磋罢了。

    嗯

    苏扶眉毛一挑。

    河面平静的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河流表面的平静,不代表河底的平静。

    一道道锋锐的剑气似乎在河底下纵横着。

    忽然。

    一股可怕的锋锐顿时爆发,有一道银色剑芒,在河底下一闪而逝。

    嘭

    河水炸开了白色的水花。

    君一尘浑身湿漉漉的身形从河底钻出。

    背后一直背负的银色长剑,终于出鞘了。

    “你认真了,好巧我也认真了。”

    君一尘眼眸犀利无比。

    嗡

    银色长剑顿时以微弱频率的速度颤抖了起来。

    铿锵声响,银色剑芒瞬间朝着苏扶挥斩而去。

    苏扶挺拔的身躯,瞬间消失在原地。

    君一尘身躯仿佛化作了一柄银剑,居然飞速的跟上

    剑,直斩苏扶。

    君一尘面色坚毅,身上的剑意越发的趋于圆满。

    他想起李暮歌在离开试练营的时候和他说过的话。

    那些话语,到如今,似乎都飘荡在他的耳边。

    你的内心,有一个纠葛,这个纠葛会限制你在剑道上的前行,等你何时剑斩了这份纠葛,我就教你葬剑术。

    这是李暮歌的原话,君一尘回去后思考了很久。

    尔后,李暮歌果然没有教导他葬剑术,就离开了试练营。

    君一尘想了很久,才明白,他心中的纠葛,是苏扶,亦或者是不想落后于苏扶的那种执念。

    他之所以会准备这一场对战。

    目的就是为了斩断心中的纠葛,不管是胜是负,至少只有这样,他才能让剑意圆满。

    苏扶目光锋锐。

    他感觉到君一尘身上的气息变化。

    那种肃杀的气息,让苏扶不由的凝神,老君来真的了

    身躯翻卷,一瞬间,打出了数十拳,拳拳都与君一尘的银剑碰撞在一起。

    铿锵声响,在河面上,火花四溅,一路迸射而过。

    君一尘手中的银剑是李暮歌年轻时候使用的,用特殊的合金加入陨铁打造,坚固无比,可以传导感知,可以把剑客的剑术发挥到极致。

    剑身之中甚至还可以封印剑术梦境,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实力

    苏扶的气血越打越来越沉凝,身上原本流转的气血匹练,居然都消失不见。

    君一尘心中一凛,他感觉到了越发可怕的力量在苏扶的体内酝酿。

    暴血术么

    君一尘不敢大意。

    银色长剑瞬间刺出。

    “藏剑”

    君一尘磁性的声音,淡淡响起。

    他刺出的一剑,在逼近苏扶身躯的时候,突然不见了。

    苏扶一愣。

    而后,发现那一剑,居然从诡异的位置,突袭而出,直斩苏扶的咽喉而来。

    叮

    剑意,剑气爆发,苏扶抬起手,手指在其上一弹,弹飞了君一尘的这一剑。

    尔后手掌抓入了河面,猛地抡起。

    顿时抓出了一条水龙,朝着君一尘砸了过去。

    君一尘剑出无影,将水龙切斩为两半。

    一剑又一次刺来,再度消失,从另一只手中划出,切割而过。

    神出鬼没的剑术,让苏扶心中也是不由的惊异。

    其实,老君成为李暮歌的弟子,苏扶也只是隐隐听说,现在看来,确有其事了。

    老君认真起来的剑术,与之前完全不同。

    无双剑歌虽然强,但是毕竟强的有限,等级限制了剑术的威力。

    苏扶与君一尘在河面上不断的战起来。

    苏扶力量极强,君一尘则不与苏扶进行肉身的硬碰硬。

    一时间倒是战的半斤八两。

    周围的水花再度迸溅开来。

    苏扶目光一凝,感知一动。

    大红袍翻卷,鬼新娘小奴扛着大刀浮现而出。

    文质彬彬的造梦师才是苏扶的主职。

    嘴角一挑。

    在感知的控制下,鬼新娘小奴顿时挥砍出了一刀。

    这一刀与君一尘的一剑碰撞在了一起。

    发出了轰鸣。

    小奴怒嘤了一声,发现自己这一刀居然没有成效,拎着刀要再砍。

    不过,对于苏扶而言,小奴的一刀已经足够了。

    至少限制住了君一尘的剑。

    轰

    苏扶浑身一百零八个穴道中的压抑的气血顿时爆发。

    狂放的气息,瞬间喷薄,一刹那之间,整个河面都是抖动而起。

    苏扶目光一凝。

    小紫龙浮现而出。

    暗金色的瞳孔中,有紫色的雷霆在闪烁着,一声嗡鸣,小紫龙化作了紫龙拳套覆盖在了苏扶的手臂上。

    麒麟虚影浮现而出。

    浮空梯踩出,苏扶居然一步步的腾空而起。

    可怕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涌动扩散。

    一头血气麒麟在苏扶的周围奔涌着。

    苏扶目光冷酷,凝眸,打算这一招结束这场战斗。

    河面上。

    君一尘被压的深凹入河面的凹陷中。

    他反手握着银色长剑,发丝不断的飘荡,身上的衬衫黏在身上,眼眸坚定。

    看着天空上,苏扶犹如天神一般的一拳。

    君一尘感觉耳畔四周的一切,都消失不见。

    哗啦的水声,呼啸的剑气纵横声,轰鸣的气血奔腾声,皆是消失不见。

    耳畔一片寂静,只剩下他有些急促的喘息。

    君一尘的心底深处,是一个要强的人。

    他和苏扶是好友,与苏扶一起成长,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与苏扶之间的差距就越来越大了。

    或许是较劲的心思,让他不愿意这般落后,所以不断的努力修行,努力的逼自己。

    苏扶仿佛成为了他内心中的心魔。

    而今日,他终于跟上了苏扶的脚步。

    他挑起了这场战斗,要彻底的解决心中的心魔,不管是胜是负

    轰

    麒麟踏空而行,恐怖的压力不断的垂落。

    天空似乎都被染成了血色。

    君一尘垂手而立,目光坚毅。

    银色长剑垂下,剑尖漫入了河水中,轻微晃动之下,似乎有哗啦声响。

    君一尘的气息完全收敛。

    感知,气势,气血,剑意等等,就像是积蓄起来的洪流,彻底的压抑在了身体之中。

    呼。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君一尘扬起头。

    光华洁净的下巴像是倒映着光。

    “蓄剑术”

    君一尘淡淡开口,声音平淡的响彻。

    嗡

    他双手握着银色长剑,蓄了两个月的气势,在这一刻,犹如雨后春笋般彻底的爆发

    李暮歌的剑术。

    藏剑,蓄剑,葬剑。

    一剑难过一剑。

    威力也一剑比一剑强

    苏扶踩着浮空梯,宛若天神。

    暴血术,融入九转的感知,加上人怒麒麟拳。

    这一招的威力,无与伦比,就算是六级巅峰的食梦虫统领怕是都要瞬间被碾压。

    苏扶目光精亮。

    他没有留手,这一招,直接轰出

    麒麟仿佛从九天之上奔腾而下,血气犹如燃烧的火焰。

    麒麟象征着祥瑞。

    但是到了苏扶这儿,却象征着杀伐

    君一尘双手握剑。

    无悲无喜。

    将剑尖垂落在河水中的银色长剑猛地斩出,朝着空中奔腾而下的麒麟斩去。

    银色的剑芒喷薄,光华大盛,铿锵的剑吟之声,像是要撕裂了天幕一般

    巨大的银色剑影。

    就犹如当日李暮歌在太平洋中,一剑出,斩九级。

    当日,君一尘的这一剑,威力弱了许多。

    不过

    这一剑,在小宗师之下,也足以称霸了

    甚至,就是寻常小宗师,遇到这一剑,一不留神,可能都要被斩

    这是君一尘两个月精气神蓄势到巅峰的一剑

    斩

    轰

    银色巨剑从河流中斩出。

    千米宽的大河,顿时被一剑斩为两半,河流水往两侧分开,久久无法闭合

    天空中,奔腾的麒麟和君一尘的这巅峰一剑碰撞在一起。

    恐怖的轰鸣顿时响彻整个战场

    对战大厅之中。

    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口鼻之间,仿佛都弥漫着剑气

    心神深深震撼。

    辛蕾大口大口的喘气。

    唐璐连泡泡糖都忘记咀嚼了,她在思考,如果她遇到这一剑,该如何抵挡

    就算无数的炮弹,怕是都会被这一剑给斩为两半

    雷痕,拓跋雄,道戒和尚等人,目光也都是微微一缩。

    这一剑,就算是他们,都感觉到了些许的威胁

    在这一刻,他们内心中也承认了君一尘的妖孽。

    或许,接下来的全球试练营妖孽对抗赛,会成为他们华夏国妖孽的舞台了。

    一个苏扶,一个君一尘。

    三大联邦哪个妖孽能及

    他们原本还担心,提早突破到六级会导致华夏在这次妖孽对抗赛中弱于下风。

    不过,他们白担心了。

    “谁赢了”

    拓跋雄忍不住问道。

    雷痕和道戒和尚对视了一眼,皆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璀璨的银芒喷薄。

    麒麟拳中爆发的恐怖威势,与其碰撞。

    能量涟漪,一圈圈的震荡扩散开来。

    李暮歌一剑开海。

    君一尘虽然仅仅修习了两个月,却也能做到一剑断河,确实天赋极其妖孽。

    但是最终的胜负,才是所有人关注的。

    剑气像是璀璨到极致的夏花,在天空中闪耀着该有的光辉。

    麒麟的拳芒轰鸣四散,扑落到了河面上。

    君一尘身躯一晃,口中喷出鲜血。

    仰面躺倒在了河面上。

    天空中。

    苏扶握着紫龙拳套,鬼新娘悬浮在他的身后。

    银色剑气逐渐散去。

    缓缓低头,苏扶看了一眼从肩膀直斩到腰际的一道剑痕,眉毛微微一挑。

    老君确实变强了很多了啊。

    苏扶沉默。

    底下。

    河流上,传来了君一尘淡淡的笑声。

    笑声中带着些许的畅快。

    君一尘仰面躺在河面,身躯缓缓的往下沉。

    看着空中的苏扶,看着苏扶身上那道剑痕,嘴角微微上挑。

    “我输了。”

    咕噜。

    河水漫过君一尘的面容,使得他的身躯缓缓的下潜,沉入了河流之中。

    这一场战斗,他输了。

    虽然他还没有败,但是苏扶还留有余力。

    老阴笔,大宝剑

    这些苏扶都没有用。

    所以君一尘知道,他输了。

    不过,他没有丝毫输了的难受,他虽然输了,但是却是感觉内心豁然开朗。

    蓄势两个月的一剑,斩了心魔。

    一点都不亏。

    他虽然看到了和苏扶的差距,但是他不在迷茫和彷徨。

    悄然之间,君一尘感觉他心中的剑意,逐渐的趋于圆满。

    河流水涌入鼻腔之中。

    君一尘睁开了眼。

    睡眠舱中白气喷薄,他从中坐了起来。

    揉了揉眉心,脸上流露着几分开怀的笑意。

    这一战,他打的很开心。

    苏扶也从睡眠舱中爬起来,咧着嘴,朝着君一尘点了点头。

    “你的剑很强。”

    苏扶道。

    “不过,还是你赢了。”君一尘摇了摇头,淡淡道。

    “你得留心了,或许你很快,就要比我追上了。”

    剑意圆满,修行起来速度就会快很多。

    两人走出了对战室。

    外面,一群人都是血脉喷张,兴奋的盯着两人。

    这一战,很刺激。

    苏扶比起和拓跋雄一战的时候,更强了。

    君一尘也无愧银龙榜第二这个排名,最后那一剑斩的所有人心服口服

    若不是遇到了苏魔王。

    君一尘那一剑,小宗师之下的战力,皆可斩

    拓跋雄瞪大了眼,盯着走出来的苏扶和君一尘。

    “这就结束了”

    “老苏,你的大宝剑呢你为啥不用大宝剑,不公平”

    “我血液都沸腾了,你就给我看这”

    拓跋雄内心极度不平衡,他还想看苏扶大宝剑砍人呢。

    想起上一次被大宝剑支配的恐惧,他拓跋雄不服

    苏扶瞥了脸色赤红,梗着脖子的拓跋雄一眼。

    嘴角微微一抽。

    “哦,记起来了,上次说要女装的是你吧。”

    话语一出。

    拓跋雄梗着的脖子,顿时僵住。

    s作者菌去吃个饭,晚上还有更新,求票票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