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算账

作品:《红楼之庶子风流

    听到贾母此等诛心之言,莫说贾赦等人,连王夫人都不落泪了,炕上贾政也悄然转了转眼珠

    贾赦自然更是五雷轰顶,在这个时代,贾母这番话传出去,分分钟秒杀他。

    废黜爵位都是小事,小命能不能保都是两说。

    忤逆大罪,最轻也是流放三千里啊

    贾赦跪地哭道“母亲此言,置儿子于何地”

    邢夫人也跪在旁边落泪。

    贾母闻言愈发厉声道“我怎敢置你于何地分明是你要置我们于死地”

    贾赦胆寒了,砰砰磕头,没一会儿就青了脑门,他道“儿子怎敢有此忤逆之心

    但凡有一丝不孝,愿意立刻就死,心肠烧成灰拿去给母亲铺路垫脚。”

    见他头发花白,又说的这般可怜,贾母也落下泪来,道“你管教你儿子,我们都不该说什么。

    可你什么时候管教不好,非要今日管教

    政儿才得了孔老公爷和大司空的托付,让他看顾些贾琮,还当着他工部衙门同僚的面。

    那边话音刚落,你这边就给打的头破血流。

    你这是在打你儿子吗

    你这是在打你兄弟的脸,打贾家的脸,你让他没法做人。

    你是想害死他”

    贾赦大泣道“母亲,儿子当真不知有此事,只是那畜生顽劣不堪,故意惹我生气,儿子才管教他的”

    贾母闻言,面色一黯,别说贾政,就是她也不信。

    想想这个大儿子蠢成这般,这会儿还扯这样的慌,贾母心里说不出的疲惫,道“你那儿子到底怎样,你自己心里清楚。

    当年的事,到底怪哪个,不用我再多说。

    你也一把年纪了,和他一个孩子计较什么

    当年的事和他几分相干

    纵然他出身下贱,可说到底,那也是你的儿子,是贾家的血脉。

    都养这么大了,你们就这么容不得他,非要他死

    一个做亲父的,一个做嫡母的,如今倒成了仇寇,成了笑话”

    见贾赦还要说什么,贾母却摆手道“罢了,既然你不待见他,日后他的事,你也不要管了,也不必再见他,全当没这个儿子罢。

    这样你也省心,我们也省心。

    再为一个庶孽闹的阖家不宁,让你兄弟有个好歹,我断不依你。

    日后他果真出息了,自然少不得你一份荣光。

    左右不过五六年的光景,长大了也就出府了。

    到时候就眼不见心静。

    出府的那份银子我也不用你们出,我出

    只要能给我省省心,让我多活两年,就算是你们的孝道了。”

    贾赦邢夫人闻言,面色难看之极,可贾母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他们还能说什么

    尽管心里恨欲狂,将贾政看做是装病的小人,然而他们也明白,今日断没有他们狡辩的机会了。

    那个庶孽,怕是要得意上几年

    王熙凤小院。

    上房内,当贾琮重新包扎好伤口,净了面,换好衣裳,与平儿、晴雯一起入内时,等待他的,是一张桌几上的笔墨纸砚。

    还有探春、湘云等人的“不善”目光。

    平儿奇道“这是怎么了”

    迎春笑着泄露军机道“她们想让琮兄弟写字呢。”

    平儿摸不清头脑,她先前只听说了贾琮被赶出来,后来又挨打的事。

    至于发生在贾琮身上的好事,自然没人“乱传”

    黛玉见她不解,就笑着解释道“平姑娘还不知道呢,家里出了个极了不得的书法大家呢。

    连本朝大司空都惊叹不已,收了当入室弟子。”

    平儿闻言,顺着林黛玉的目光,看向贾琮,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惊喜之色。

    贾琮谦虚道“林妹妹说笑了,远谈不上大家。”

    林黛玉呵的一声,眸光流转,绣帕掩口笑道“琮三哥与我说没用,我并没帮你抄经。

    你还是瞧瞧三丫头和云丫头她们吧,她们可是真恼你了”

    贾琮闻言,看向探春、湘云。

    湘云气鼓鼓道“三哥哥忒不地道,之前我们问你要张例纸,好按你的笔迹抄写,你只说照着颜书写就是,不想却是哄我们的。”

    探春也犀利“想来三哥哥的字太妙,不该我们这等闺阁丫头们看了去,我等原不配看”

    贾琮瞬间投降道“我素闻三妹妹厉害,环儿说他深受其害,我原以为他小孩童言,没想到果真如此了得,比环儿说的更厉害三分”

    众人大笑,探春红了脸,嗔道“三哥哥好生没理,倒指派起我的不是来。”

    贾琮正色道“并非如此,只是我自己从未以为字写的多好。只是临了份无名字帖,因而惊喜于诸位大人。

    不过他们喜的也非我之字,而是那份无名字帖罢了。

    我又岂能轻狂了去”

    听他这般说,连贾宝玉心里都好受许多。

    探春却不上当“临颜柳字帖的人多了去,也没见哪个能写出花儿来。

    三哥哥说的再多,也不及写几笔。

    我给你研墨”

    说罢,走到几旁往砚台里倒了掬清水,研起墨来。

    众人纷纷咯咯笑道“三丫头果然爽利”

    贾琮也没再推脱什么,再推辞就不是谦逊,而是矫情了。

    待探春磨好墨后,贾琮上前执笔蘸墨,酝酿了下,在纸笺上写下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二十字书罢,转头看向近在咫尺的探春时,探春哪里还记得他,一双顾盼神飞的修眉俊眼,似粘在了纸笺上般,再无旁人。

    见她如此,贾琮淡淡一笑,心道不负“侍书”之名。

    见探春如此,湘云、黛玉还有迎春、惜春也纷纷上前,观摩起贾琮书法来。

    “啧啧”

    湘云最是爽直,也不顾后面宝玉的脸色不大安宁,称赞道“果真是奇人奇字看这字似清风飘拂,微云卷舒,天然有趣。”

    黛玉也轻轻颔首赞道“此字最配王摩诘的诗,诗字相合,愈发得了真谛,飘逸不俗,有股出尘之意。”

    这一句褒赞,好似一记王大锤,捶在了宝玉的小心肝儿上

    探春也回过神来,只是眼神依旧挪不开那些字,口中却赞道“难怪那些写了一辈子字的官老爷们都拍案叫好,这字真是绝了

    我临过那么些字帖,还从未见过这等高秀圆润,丰神独绝之字”

    王熙凤见宝玉垮着一张脸,暗自好笑,却不愿见他太郁闷,因而上前看过贾琮的字后,故意撇嘴道“瞧你们一个个说的玄乎,我怎么看不出这字有什么好难道还能长出花儿来”

    却不料贾探春当场回道“你懂什么,字都认不全,自然看不出这字的好来”

    “噗嗤”

    一旁林黛玉忍不住笑出声,史湘云也咯咯直乐道“凤姐儿真是自讨没趣

    三丫头最好书法,如今得了这等好字,自然爱如珍宝。

    你糟践这字,岂不是就在糟践她”

    王熙凤又好气又好笑,道“真真是都魔怔了”

    平儿在一旁,眼神奕奕的看着贾琮,贾琮察觉后看过去,平儿抿嘴笑道“果然出息了。”

    贾琮不好意思笑道“姐姐说笑了,还差的远。”

    平儿看着贾琮感叹道“这样已经极好了,也能见着你笑了。听小红春燕她们说,在墨竹院几天都见不到你笑一回。

    每日里她们还没起,你就起来读书写字好长时间了,晚上又熬过子时,一日里睡不到两个时辰。

    如今总算熬出些好果子来,往后可别再那样苛苦着自己,熬坏了身子不是顽的。”

    贾琮躬身道“劳姐姐记心,我记得了。”

    见他这么一板一眼,平儿反倒不好意思了,又见众人都侧目看着她俩,嗔怪道“刚还赞你知道顽笑了,又这般古板起来,真是傻小子”

    林黛玉咯咯笑道“平儿姐姐说的极是呢,往常去墨竹院,琮三哥笑也不会笑,好似故意疏远我们一样。”

    平儿倒替贾琮解释起来“不是他不会笑,是因和你们不大同,日子过的艰难些。”

    见众人笑容都轻了,贾琮笑道“之前还多亏诸位姊妹赠送点心,往后我若得了意,必每人还一车的点心回礼。”

    迎春笑道“要那么些点心做什么甜腻腻的怪难吃,一点就好。”

    其她人暗自无语,这是重点么

    唯有贾琮对这个有些懵懂的姐姐点点头。

    探春笑道“我们也不要你的点心,你再写幅字给我就成。”

    惜春则抿嘴笑道“我还要一幅画儿”

    湘云直爽的多“我两个都要”

    众人一阵嘲笑,湘云却道“我是坦荡率真不遮掩,怎么想就怎么说,不似你们

    想来三哥哥不会拒绝我,哦”

    贾琮正要开口,就见外面急急进来一丫头,正是王夫人的得利丫鬟彩霞,她进来便道“宝二爷,琮三爷,老爷喊你们过去说话呢。”

    贾琮闻言一喜,心头一阵轻快,那边结束了。

    而宝玉则心生不妙,总觉得有了不得的坏事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