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疯狂

作品:《红楼之庶子风流

    听到外面的传话,贾宝玉只觉得一道晴天霹雳。

    想想无缘无故被林妹妹厌弃敌视,如今又要惨遭老爷唾骂,一时间真真生无可恋

    就要失魂落魄的往外走,却听后面林黛玉喊了声“等等。”

    宝玉不解的站住,回头看她,目光隐隐希冀。

    往日里闹气,哪一回都要他赔尽小意,才能哄回心理他,这回

    却听黛玉冷笑一声道“你只这般去,老爷回头必也来一回摔打宝玉,好替你那块玉报了仇。”

    说罢,对探春道“让你的丫头端盆水取条干净帕子来,让他洗洗。不然回头惹出是非来,老太太倒派我们的不是。”

    探春闻言,忙喊侍书和翠墨去准备。

    湘云也把于还给了宝玉,还帮他戴到项圈上。

    这一瞬间的变化,让宝玉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

    虽转不过弯儿来,还是嘿嘿乐了起来。

    见他这般,迎春、惜春等人都笑了起来。

    只有黛玉没笑,也不多看一眼,让宝玉心情还是有些失落。

    等侍书翠墨端了洗脸水来,服侍着宝玉净过脸罢,黛玉看了眼,没再说什么,宝玉方离去。

    他却不知,他刚出门,黛玉反倒又落下泪来。

    心中翻来覆去的念那一句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东路院。

    枯瘦如柴的贾赦有气无力的躺在床榻上,发黄的眼珠空洞的盯着拔步床的顶部。

    此时,他的疼痛刚刚退去。

    然而贾赦终于明白过来,他快要死了。

    他已经病入膏肓。

    甚至,他现在生不如死

    他难得有一阵空闲功夫,回忆回忆自己糟糕的一生。

    从记事起,就一直糟糕

    他是家里长子,本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可是,他出生时贾母难产,吃足了苦头才生下他。

    或许因为这个缘故,打小起,贾母就不待见他。

    相比于平平安安降生的贾政和贾敏,他这个长子虽也是亲生的,却是最不讨喜的。

    父亲是国朝一等公,文韬武略,英雄无敌。

    自然对他这个长子的要求也高。

    只可惜,他却总达不到父亲的要求,每每看到父亲失望的眼神,他就愈发自卑。

    时间久了,也就愈发抗拒上进,抗拒父亲的要求。

    成家后,发妻是六部阁臣的爱女,出身名门,望夫成龙之心也就急切。

    夫妻二人话不投机,日渐疏离,直至相敬如冰。

    再后来,他在翠云阁,遇到了芸娘

    翠云阁不是平康坊七十二家中的青楼,只是一个南边儿来的爆发户所开的青楼。

    所以培养出的花魁,远不及七十二家培养出的好。

    所以芸娘不会什么琴棋书画,不懂什么功名上进,连礼数也不大明白。

    就是长的好看。

    而在芸娘眼里,他的一切,都是极好极好的。

    哪怕他胡诌几句诗,也能被芸娘崇拜上几天。

    那段日子,大概是他过的最惬意最痛快的日子。

    可好景不长,嫡妻在生下长子后没多久,就病故了。

    郁郁含恨而终。

    其娘家知道此事后,心痛之下,公然和贾家决裂,指责荣国公贾代善教子无方。

    此事在都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再往后,贾赦记得,是他父亲荣国公,亲自去了他在延康坊置办的宅院,下令让他与芸娘断绝关系,再去尚书府赔罪。

    他正是气盛之时,而且和芸娘过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自在受用的日子,哪里肯听

    不过没等他说什么,素来对他言听计从的芸娘,竟然骂起了荣国公来

    荣国公一世英雄,怎会和一婆妇骂街

    一怒之下,本欲严惩芸娘,可是才知道,她竟已有了身孕。

    荣国公一世英雄,却无法对自己的孙儿下手。

    再后来

    荣国公就故去了,他也去了东路院。

    贾赦渐渐后悔,开始冷落芸娘,不再见她。

    直至,芸娘也生了。

    不过,他并未去看。

    直到有一夜,都中发生了大变故,起了刀兵

    本就产后体弱的芸娘,在惊吓中,一命呜呼。

    因有荣国公遗命不可使贾家血脉长于那等贱妇手中。

    贾府不得不将那孩子抱了回来。

    最后,他便与那庶孽,一起在东路院这座偏院内,混沌度日。

    虽为父子,却极少相见。

    他愤恨,他憋屈,他苦闷。

    原以为,这辈子就这样慢慢过去了。

    谁知,临老竟还得了这样折磨人的恶疾

    疼啊

    惨啊

    恨啊

    恨苍天何其不公

    念及此,面容狰狞的贾赦,忽然觉得的右下腹又开始阵阵作痛起来,唬得他连忙平息了怨恨。

    他如今也算摸出了点名堂,这病不生大气,少发怒,总会轻快一些,不会痛起来要人命,还没完没了。

    他是真的痛怕了

    然而,就在贾赦屏住呼吸,想要平息怨怒时,却“意外”听到了门口处隐隐有嬷嬷在说话。

    贾赦近来火气太大,所以除却晨昏定省,或者用药时才会有邢夫人和贾琏陪同外,其他时候都不用主子作陪。

    怕被误伤

    这是在他连续几次打伤了贾琏甚至是邢夫人后,贾母吩咐的。

    平常时候,这里只有嬷嬷看顾。

    但嬷嬷绝不会发出任何声响动静来,惹的贾赦不喜。

    那倒霉的只能是她们。

    那这会儿是怎么回事

    本欲发怒的贾赦,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耐住性子去听。

    他不大听得出这是哪个嬷嬷的声音,只觉得耳熟,但翻来覆去的似只重复一句话

    事出反常,贾赦侧耳倾听

    “这了得”

    “怎么了得”

    “这怎么了得”

    贾赦皱起眉头,不知这婆子在念叨什么,有心想喝止住,却还是下意识的觉得,此事不寻常,便继续听下去。

    果然,他听到了令他肝胆俱裂的消息

    “二爷住进了桃红姨娘的屋里,这不是乱了伦常了吗”

    “唉,这怎么了得”

    听至此,贾赦只觉得天旋地转,怒火几乎将他焚烧。

    桃红姨娘是他去年收的小妾,妖艳妩媚之极,他宠爱了七八个月,才丢开手没多久

    可是,丢开没多久,那也是他的小妾啊

    他们怎么敢

    怎么敢

    甚至都顾不得腹部隐隐有升起的痛感,贾赦强撑着身体站起来,大口喘息着,然后下了床。

    极致的愤怒,似乎给了他新生的力量,贾赦感觉身上再次出现了力气。

    他随手从墙上摘下一柄原本做饰品的宝剑,踉踉跄跄的出门而去。

    打开门后,见正在清扫的婆子被唬的立刻下跪磕头,咬牙喝问道“那个畜生果真在那里”

    那清扫婆子磕头不止道“奴婢奴婢确实看见了”

    “啊”

    贾赦大叫一声,一挥剑,砸在了婆子身上,唬的婆子几乎晕厥过去。

    好在剑未出鞘,只是疼。

    婆子却见势倒地装死,果然,贾赦再不看她一眼,冲冲撞撞的走了出去。

    眼见贾赦出门后,婆子长喘一口气,眼里却满满都是贪婪的眼神。

    想想那八十两银子,和事成之后的一百二十两银子,婆子连疼都顾不上了,匆忙收拾了扫帚簸箕,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出了正堂,然后根本没往平日里的住处去,直接从后门出了东路院,朝接头方向赶去。

    走过了两条街,在一处小巷里,她遇到了一个黑瘦男子,急不可耐道“张勇,老爷已经赶去了,还赏了我一剑,你该给银子了吧”

    张勇嘿嘿一笑,从身后取出一个包裹,叮嘱道“赵嬷嬷放心,我说话算话这二百两银子给你,你老也赶紧离了这地儿,别让家里人寻着才是,不然”

    赵嬷嬷闻言,连连点头道“得了银子,我就往南边去了,再不回都中。”

    又压不住的好奇,问道“张小子,你花这么大把银子,坑链二爷一回,身后是有什么人吧”

    听她打听,张勇倒也没恼,笑道“身后到底是哪个,说来你老可能不信,竟连我也不知。

    只知道是链二爷偷了人家的老婆,人家气不过,才想出这样一个法子来。

    一共给了三百两,你老出大力气,担了风险,所以给你二百两,我就收一百两。

    行了,话不多说,嬷嬷快走吧,我也不在这多待了。

    嬷嬷记住,千万不要多说什么,不然国公府再不济,取咱们俩的性命还是易如反掌”

    赵嬷嬷闻言,点清了银子后,连声道“极是极是,我这就走。”

    说罢,从怀里取出个头巾往头上一包,瞬间成了寻常百姓家的老太婆,然后匆匆离去。

    见到这一幕,张勇呵呵一笑,左右看了看,往下一个接头处报信儿去了。

    东路院,西廊下厢房。

    贾赦持剑一路行来,竟没遇到什么人。

    就算远远有人瞧见了,也装作没看到,早早避开。

    一路到了西廊下,桃红姨娘住处门前,贾赦还没推门捉奸,就隐隐听到一阵放荡的笑声传来。

    他压着怒气,将脸贴到门上,想听听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只听到一阵阵淫词浪语传来

    “我的儿,你怎么老爱吃这处,小时候你娘奶没管够吗哈哈哈”

    “亲娘死的早,自然没管够。求好娘多赏两口吧”

    “唉,多赏你两口本也没什么,只是等那死鬼疼死后,说不得我就在这待不下去了,到时候你又寻哪个去喊娘”

    “爷哪个都不去喊,老头子死了,你不还是我娘正好我可以常来孝敬你,晨昏定省,一次不落”

    “啊哈哈,真真是娘的乖儿子,快来吃吧”

    听到这番对话,贾赦真真七窍生烟,身子颤抖,见里面愈发起了动静,他一脚踹开门,厉吼道“我杀了你们这对奸夫畜生,该死的畜生啊”

    却说正提枪上马驰骋的贾琏,听闻这道声音就已经三魂飞去了两魂半,亡魂大冒

    再看到贾赦满面狰狞的举剑砍来,那活儿登时软了下来

    好歹他还知道逃命,连衣裳都来不及穿,只套了件亵裤,就连滚带爬的往外逃去。

    可到底慢了半拍,让贾赦一剑砍中了耳朵,生生削飞了半片左耳。

    贾琏惨叫一声,却愈发不敢停留半步,拼命往外逃走。

    贾赦这会儿仿佛回到了年轻时候,其实他根本已经感觉不到身子的存在了,只一心想要杀了这个忤逆人伦的畜生,举着剑紧紧追在后面。

    贾琏回头看见贾赦就在身后,生生唬掉了最后半个魂儿,腿一软,绊倒在地。

    眼见贾赦就要冲来砍杀他,幸好邢夫人听闻消息,及时赶来,贾琏虽不是她亲生,可贾赦眼见不行了,往后只能指望贾琏。

    所以赶紧拦道“老爷息怒,他要是哪里做的不好,你只管打他啐他,可杀不得啊虎毒不识子”

    这句话,大概是邢夫人这辈子最后悔说的话。

    贾赦已经被怒火点燃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虎毒不食子,难道老虎会偷它娘吗

    连带着,看向邢夫人的目光都充满了疯狂,怒吼道“你们这群贱人,都该死一起去死吧”

    吼罢,在贾琏拼命求饶声中,挥剑斩向了邢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