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对峙

作品:《红楼之庶子风流

    听王熙凤这样曲解,贾母王夫人无不面色凛冽。

    她们亲眼看着宝玉黛玉一起长大,看着宝玉是如何喜欢黛玉的。

    尤其是王夫人,她一次次容忍黛玉在宝玉面前使小性儿,气的宝玉每每哭闹。

    除了碍于贾母的情面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她知道,宝玉是真心喜欢这个表妹。

    不管这种喜欢是小儿女之情,还是兄妹之情,宝玉如此喜欢,她就不愿打碎这种美好。

    可再想不到,她都一忍再忍的事,竟被一个窑姐儿生出来的庶孽,给伤害了。

    看着成了痴傻的儿子呆呆的坐在那儿,王夫人恨的全身都颤了起来。

    她如此,贾母亦是如此,面色气的煞白,一迭声道“反了反了,我就道那个畜生不是个好的。有那样一个娘,不怪生下这样一个不知羞耻的孽障。来人,速速与我拿来”

    堂上几个白发健妇领命而去。

    贾政怔怔的站在那,依旧处于震惊中,忘了去拦劝

    莫说是他,就连宝钗等人心里都有些动摇,疑惑贾琮那句“记得平儿初见”里,有没有“记得颦儿初见”的意思。

    唯独王熙凤,眼中掩不住的得意

    却忽感到下面,有一道凛冽的目光看着她,望眼看去,只见探春修眼中眸光凌厉。

    “现在叫我过去,不知出了何事”

    东路院,西厢内,贾琮正为平儿画素描,见四个嬷嬷面无表情的来传他,好奇问道。

    嬷嬷冷声道“老太太传你,还要讲明什么事吗”

    平儿自然认得这四个嬷嬷是什么人,早就唬白了脸色,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王熙凤。

    贾琮感到她的担忧,冲她使了个眼色后,道“嬷嬷说的是,老太太相传,便是没事也要速速去请安,我们走吧。”

    又对平儿道“劳姐姐一会儿再去老爷太太房走一遭,叮嘱她们仔细照料。”

    平儿抖了抖嘴唇,紧张的已经说不出话来。

    只有王熙凤身边的人,才知道这个奶奶手段到底有多毒。

    见她担忧成这样,贾琮却是呵呵一笑,满是自信的目光给予她无言的鼓励。

    倒不是他盲目自大,经过两年的苦心经营,他虽远谈不上功成名就,但起码的自保能力还是有的。

    他有德望隆重的松禅公为师,有清名重天下的衍圣公牖民先生为书信笔友忘年交,还与芙蓉公子为合作伙伴。

    这些人或许不能让他一步登天,但在他没犯大错的前提下,保住他的周全却绝不成问题。

    贾琮自忖素来行事谨慎,小错都极少,更不用说大奸大恶。

    他不信贾母等人就能一手遮天,不教而诛

    与平儿告辞后,贾琮与四位嬷嬷往荣府而去。

    “老太太说,让哥儿先在门下跪着,反省己过。等里面太医走了再进去。”

    鸳鸯面色复杂的看着贾琮,传着贾母的话。

    贾琮闻言,没有多言也没多问,走到廊下青石砖地上跪下。孝字当头,这点哪个也没法。

    鸳鸯见他如此,轻叹一声,摇摇头却也没再说什么。

    若是平时,她无论如何也会传个信儿给贾琮,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这个时候,贾母、王夫人都在极怒中,她虽心善,却不想枉死。

    贾琮跪在地上,四月的夜风还有些春寒,鼻中嗅着身后紫檀大插屏散发出的清香,心中思量着到底何事,让贾母如此大动干戈,雷霆震怒。

    看似没有头绪,其实只要冷静下来去分析,还是有条理可寻的。

    煽风点火的必然是王熙凤,这没什么可说的。

    但究竟因为何事呢

    寻常情况,贾母哪怕看在贾政的面上,都不会这般激烈,直接让他在庭院内罚跪。

    除非是触动了她的禁忌恼处。

    她的禁忌恼处又会是什么事,亦或是什么人

    呵,多半不会是什么事,应该是人。

    而贾母的心尖尖,无非就是宝玉黛玉二人。

    之前宝钗就提点过他,不要去追究黛玉翻书看诗的事,以免撞到了刀尖儿上,宝玉和黛玉正闹矛盾呢

    莫非,真让宝钗说中了

    想想红楼梦中,宝玉和黛玉大闹的几次,动静都不小。

    惹得贾母大怒,倒也说的过去。

    只是,此事到底和他什么相干

    莫非是这首相思词,被贾母认为是淫词

    可是他写给平儿一首相思词,就算平儿还在王熙凤身边,可她只要没被贾琏收成通房,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啊。

    更何况平儿如今还成了他的人。

    这也值当

    左思右想间也不得具体缘由,贾琮微微摇头,而后就见贾母房里的两个大丫头琉璃和翡翠提着玻璃风灯,引着一个身着官府挎着药箱的老者出门,顺着抄手游廊往后面走去。

    贾琮见之,眼睛一眯,料想到,必是黛玉身子也出了事。

    继而就见鸳鸯再度出来,对他道“三爷,老太太喊你进去回话。”

    贾琮闻言起身,先揉了揉两膝,活动了下麻木的脚踝,然后才上了月台,与鸳鸯一起入内。

    见他依旧这般从容,倒是让鸳鸯着实侧目看了两眼。

    过了抱厦,进了荣庆堂。

    在门口处就隐隐听到女人哭泣声。

    等进了里面,就见贾母、王夫人、薛姨妈都围着软榻上的宝玉落泪。

    宝钗、湘云、迎春、探春等人也均是面带忧色。

    贾政则面色凝重的长吁短叹,看到贾琮入内后,眼神复杂。

    贾琮上前行礼道“给老太太、老爷、太太”

    尚未说罢,就听贾母厉声道“别喊我们,我们受不起你的礼贾家也没你这不知礼数教养的下流畜生”

    贾琮闻言,面色凝重,跪地道“琮实不知错在何处,还请老太太明示。”

    贾母闻言,气的颤抖,一迭声骂道“好一个不知廉耻的孽障,好一个不知廉耻的孽障,你写下那等没脸皮的词,还有脸子问我错在何处”

    王熙凤冷声道“老祖宗和他说这些做什么让他给宝兄弟磕头赔罪就是太医都说了,这是郁气在心,积怒所致。心火不散,宝兄弟就醒不来,让他磕到宝兄弟醒来为止。”

    王夫人沉声道“现在不是论罪的时候,琮哥儿先给宝玉磕头,等他好了,也算你将功赎罪。”

    贾琮闻言,眯起眼眼神凛冽的看了王熙凤一眼,好毒的心思。

    今日他以兄跪地,往后他在宝玉面前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传出去,什么罪名都能往他头上压,否则他凭什么会磕头以兄跪地

    眼见王熙凤嚣张的冲他无声一笑,贾琮不屑的弯了弯嘴角,道“老太太、太太,莫说磕头,就算打杀了我,如果能救宝玉,我也不会吝啬一命。

    琮受老爷大恩久矣,若能救老爷之子,琮绝无迟疑。

    只是,琮即使死,也想做个明白鬼,所以

    敢问老太太、太太,琮到底罪在何处”

    听他不疾不徐道来,贾母虽依旧深恨,却也不急着让他给宝玉磕头了,道“你写的那首词,什么记得颦儿初见,什么说相思,又是怎么回事

    人贵有自知之明,凭你也敢惦记着我的玉儿

    起了这等下贱的心思,还敢问我何罪”

    贾琮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他怔了怔后,奇道“老太太难道不知,这首词是写给平儿姐姐的,何时与林妹妹相干

    今日诸位姊妹们都可以作证,词里写的分明是平儿,绝非颦儿。

    而且,宝玉也亲眼见过原稿的,再没有误会的道理。

    贾琮自然有自知之明,从未想过攀龙附凤。

    能有平儿姐姐这样的丫头相伴,就心满意足矣。

    怎敢往林妹妹她们身上想一分一毫”

    语气中已经带了些讥讽了。

    不过贾母等人这会儿却顾不得,将信将疑的看向探春等人。

    探春忙道“的确是平儿姑娘的平儿,不是林姐姐的颦儿。当时诗稿是林姐姐在三哥哥书桌上翻出来的,今日问三哥哥,已经解释的很明白了。二哥哥也知道,当时也笑来着。此事必和三哥哥不相干的”

    王熙凤丹凤眼竖起,高声道“三妹妹这个保证你也敢下那你说,宝玉不是因为这件事,又因为何事变成这般太太素日里待你比亲生的还强,你这会儿就向着不相干的说话”

    此言一出,果不其然,王夫人眼睛淡漠的看了过来。

    探春心里畏惧,忙解释道“不是,我”

    可不等她多说什么,王熙凤就冷笑道“管他是哪个平儿,宝兄弟和林妹妹从他那里回来就成了这般,难道他就没责任

    闲话少说,先给宝兄弟磕头赔罪,唤醒过来一问便知谁是谁非”

    贾琮淡淡道“还是那句话,如果我磕头能让宝兄弟醒来,我自然不会拒绝,那说明这件事罪在于我。可是,若此事罪不在我呢论年纪,我还长于宝玉半天,今日我心含救弟之心磕头,传出去没人会说我的不是。

    可是宝玉呢以弟逼兄,名声坏了不说,怕连福祉都要受影响。”

    “放屁,什么福祉受影响宝玉的福祉也是你能影响到的说到底,你就是不愿救宝玉,你不想跪”

    王熙凤言辞凌厉,步步紧逼道。

    贾琮冷笑一声,道“二嫂,不如这样。我此刻给宝兄弟磕头,若是他醒来则罢,若是不能,说明罪不在我,可二嫂你逼我以兄跪地,就罚你以嫂子跪小叔子,如何

    你不惜宝玉担上逼兄跪弟之名,我也不吝担一个让嫂子跪小叔子的恶名”

    “你”

    王熙凤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指着贾琮,眼神恨不得吃人

    然贾琮虽目光淡淡,却也丝毫不让

    s推一本作者朋友的新书诗与刀,很文青的名,大家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