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伏手

作品:《红楼之庶子风流

    “二嫂”

    贾琮眉头微皱,此时天已入秋转凉,亭轩周围又无遮蔽之物,这般让秋风吹拂着,还落泪,时间久了,寒气非侵蚀入体不可。

    只是他这一声唤,王熙凤似没听到般,依旧怔怔出神流泪。

    贾琮看了看周围,也没个奴婢婆妇服侍,想了想,走向亭轩。

    待近前后,他再唤一声“二嫂”

    声音提高了些,王熙凤终于回过神来,下意识的转头,却是一张憔悴的脸。

    她看清是贾琮后,第一眼倒是先看到了贾琮左面颊上的伤痕,脱口问道“三弟这是怎么了”

    贾琮轻笑了声,道“不妨事,摔了下二嫂怎在这”

    王熙凤闻言,这才回过神来,忙用锦帕拭泪,强笑道“没什么事,就坐坐”

    听她不愿多说,贾琮也不好多问。

    毕竟关系其实并不怎么亲密,他点了点头。

    就听王熙凤问道“平儿呢平儿近来如何了”

    贾琮笑道“她很好。”

    王熙凤闻言,目光复杂的看着贾琮,道“她是个有福的”

    贾琮点了点头,道“是。”

    王熙凤“”

    贾琮见其目光幽怨,也自觉不该这样聊天,便问道“二嫂近来在忙什么可是下面人有人不识好歹,胡乱说话”

    到了这个世界数年,贾琮对于主仆关系的认知再三被刷新。

    要是以为占着一个主子的名义,就能为所欲为,那才是笑话。

    若果真如此,也就没有“刁奴”这一词了。

    不过东路院的奴仆们之前才被贾琮筛了一遍,而且也安置了眼线,他不大信还有人敢顶风作案

    果不其然,王熙凤摇了摇头,又面色苦涩的叹息一声。

    贾琮正好奇,到底何事,忽然就见王熙凤身边的小丫头子丰儿蹬蹬蹬跑来。

    大秋天里,跑的满头大汗。

    手里抱着一个小包裹,面色却哭丧着

    都没看到贾琮,远远的就叫道“奶奶,照儿媳妇说这套头面外面只给当一百二十两,当不了二百两,奶奶说少了二百两不当,她就取回来了,问奶奶可还有别的头面没有”

    贾琮闻言一怔,就见王熙凤面色涨红,眼泪羞愤的落了下来。

    丰儿跑近后,才发现贾琮也在,唬了一跳,忙顿住脚,讷讷的喊了声三爷

    贾琮皱眉道“东路院的嚼用,每月三十底儿我就让人送了来。这月十五是大节,连发下人的喜面儿也一并给了。二嫂难不成没收到”

    王熙凤正用绣帕抹泪,闻问忙道“给了给了,都充足着呢。”

    贾琮奇道“那这是怎么了还当了几幅头面”

    王熙凤还没说,丰儿就带着哭腔答道“三爷,这不是要到八月十五了么奶奶还没往南边儿给太爷、太奶奶送中秋礼,还有舅舅家的,也没头绪。上回抄家后,奶奶她的嫁妆就被太太收了去,二爷也不理”

    “好了”

    王熙凤最好体面,喝住了丰儿的话后,对贾琮强笑道“不妨事的,三弟今儿来看大老爷和大太太么”

    贾琮摇头苦笑道“二嫂啊,你可把我害苦了”

    王熙凤一怔,道“这话是怎么说的”

    贾琮道“这东路院老太太划给了我,如今二嫂奉养在这里,结果被逼的去当头面,这要是让人知道了,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如今我在外面得罪了不知多少人,想拿我的把柄。这件事要是让仇家得知了去,怕是就该二嫂你去镇抚司看我了”

    王熙凤闻言唬了一跳,变了脸色急道“怎么会”

    贾琮连连摆手道“快别说了,赶紧把当票都拿出来,我赶紧派人给赎回来。真让人得了去,那可怎么了得”

    王熙凤往日的精明也被这段日子的窘迫给消磨了大半,赶紧让丰儿去取来,贾琮让丰儿交给前面的管家徐泰,徐泰自会赎回。

    等丰儿拿着当票兴高采烈的送走后,贾琮对王熙凤道“二嫂,对咱们这样的人家而言,银子这东西,就是用来用的。你既然需要,就该早早开口就是,我早年虽贫苦些,却也不是把一文钱看的比月亮还大的穷措大性子。

    哪怕你暂且借去周转,日后富余了再还我就是。

    何苦拿头面去当”

    王熙凤不知该说何言,只能泪流不止。

    贾琮叹息一声,知其心中苦闷,道“明儿我让人给二嫂送一千两银子来使,另外今儿都十二了,再往南边送,怕来不及让人亲自走一遭,带两盒沁香苑的香皂去,就说路上遇到了些意外迟了。想来南边二嫂父母能理解”

    见王熙凤愈发泣不成声,贾琮劝道“二嫂,你素来是女儿堆里的英雄,精明能干,不让须眉。如今虽遇到了点挫折磨难,也不该如此才是。”

    王熙凤抽泣道“三弟,你如何能知我心里的苦”

    贾琮笑道“二嫂,你这点苦,难不成能和我以前比不成我记得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假山旁,二嫂亲自验过我的伤。二嫂你信不信,那一会儿,我心里一点都不觉得苦。”

    王熙凤自然不知道贾琮当年那一身伤是用楠树叶子擦出来的,所以一万个不信。

    贾琮笑道“我当时真不觉得苦,还觉得刺激,二嫂知道,当时我和环哥儿一起,准备把赵嬷嬷给坑了”

    “噗”

    或许是被这个“坑”字逗乐,王熙凤破涕为笑道“三弟那会儿这么小,就有这等心机,怪不得如今大了些愈发了得”

    王熙凤体格苗条,俏脸风骚,这一笑一嗔,更带足了少妇的韵味。

    贾琮欣赏了两眼,继续道“所以我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许多事情,当时看起来好似天塌地陷,永无出头之日,其实过些日子回头再看,就会发现原来柳暗花明之日就在前方不远,曾经那些以为多了不得的事,却都成了过眼云烟罢了。

    我记得二嫂的身子骨并不大好,何不趁着这段难得清闲的功夫,好好保养保养

    或许用不了多久,二嫂又该忙碌起来,甚至比以前还忙”

    王熙凤听他话里有话,还想再问什么,贾琮却告辞离去,不给她询问的机会。

    不过,王熙凤听了心里还是砰砰直跳

    她知道,贾琮年纪不大,却是主意极正的人。

    说话也从来不会无的放矢,他这样说,此事就必然有八成把握

    王熙凤知道自己的性子,她是闲不住的。

    打小她就要强,因为她爹娘在王家不强

    哪一家都有得意的和不得意的,他爹性子弱,在王家便是不得意的。

    所以她自幼喜欢跟着当时还是王家二小姐的王夫人,打小的亲近讨好,让她在知人事之后,被王夫人带到了贾家,嫁给了贾琏。

    或许因为出身的缘故,所以她极好强,不想输给人分毫。

    自从镇抚司出来入了东路院以来,她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这样被冷落的日子,对她来说就是痛苦的煎熬。

    她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尽管当日贾母、王夫人的袖手旁观,伤透了她的心,让她再不会如曾经那样死心塌地的侍奉一家子。

    可她还是想重回往日的荣耀

    原本她以为再也不会,可今日听了贾琮的话,王熙凤心里和猫抓一般,她料定必有事发生,才会让她被贾母、王夫人接回。

    可是会发生何事呢

    东路院内宅,西厢廊下三间小正房中,最北面的一间房。

    这里,曾是贾赦捉奸贾琏偷环桃红姨娘的地方。

    后来贾母派人来看了桃红姨娘后,桃红姨娘就喝药自杀了

    贾琮接掌东路院后,下令任何人不得靠近此处,唯独他在每日往贾赦、邢夫人处请安后,会在此停留半个时辰左右。

    其实,就算有心人来到此处,也看不出什么名堂的。

    因为此处已经变成了用石灰刷的粉白的屋子,除了净手的地方,和储存了些莫名其妙,甚至还有些发霉的馒头的地方外,就只有最北间的房间里,一张简单的木桌上,摆放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有铁架,有瓷棒,有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有些还装着液体似漏斗一样的器皿。

    有陶的,有瓷的,还有瓦的

    这些东西里装的事物,经得起任何仵作来验。

    了不得,也只能算是污水

    可是在贾琮看来,却是现下最重要的东西。

    在外间净了手,又取了口罩戴上。

    那是他画好图纸,由倪大娘亲手缝制,还经热水煮沸过的。

    再穿上一并制作的白大褂,恍惚间,贾琮似回到了前世

    他行至木桌前,开始了操作。

    其实也并不神秘,或研磨、或涂抹、或分量、或浇灌。

    如孩童顽弄泥水一般

    只是,贾琮的神色却十分的认真、严肃。

    一丝不苟。

    在许多计量工具都没有时,贾琮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前世无数次试验中得到的经验。

    不过,今日的工序,他并未准备太过精细。

    可以允许相当大的误差。

    因为这一次,他所制作的东西,并非是用来救人的

    s下午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