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封赏

作品:《红楼之庶子风流

    神京西城,荣国府。

    贾琮身边已无去岁荣府同出老人,虽仍有武王府亲卫四人,贾琮却极少支使他们。

    前来荣府报信的,是一独目老卒。

    面上还有几道骇人的伤疤,骑马而来时,唬了荣府门子一跳。

    不过当得知是为出征在外的琮三爷归来报信时,几个门子登时顾不得害怕,欢天喜地的往里面通报请赏去了。

    都没想到,今早才收到从北面来的信,中午人竟到了长安。

    贾政正在外书房,与程日兴,蔡德明等清客清谈。

    蔡德明、徐瑞杰、赵普阳三人,都是近一年来新招的清客相公,各有才干。

    四人与贾政所言,也多为贾家麒麟儿贾清臣之趣事。

    今日所言者,非清臣之才,亦非清臣之能,而是清臣之孝

    贾琮自去岁八月末远赴黑辽瑷珲城,至十一月初八,贾赦病故。

    等贾琮接到丧信时,业已过了新年。

    适时雅克萨之战正酣,贾琮便每日白日,领着伤病营的辅兵,竭尽一切可能,救死扶伤,清理伤患。

    而到了夜里,他则换上孝衣,独自守孝。

    黑辽如此苦寒,连辅兵都有肉吃有酒喝御寒,贾琮得到丧信后,却再无饮食半点荤腥。

    此事还非贾琮写信回来所言,而是前线他人的家书传回都中后,方才传到贾政耳中。

    一时间,贾家门风纯正子弟仁孝之名大盛。

    在这个以孝治天下的世道里,再无比此名更好的美名了。

    一众清客们以此为聊资,一来是为贾家传名,二来也是在讨好恭维贾政。

    贾政闻言后果然神情大悦。

    这一二年来,贾家算是先苦后甜。

    之前凄风厉雨,颇有大厦将倾之感。

    连一座国公府的基业都给丢了,真真让人痛彻心扉。

    好在之后贾琮弃笔从戎,才算是暂时安抚住了不利局势。

    待到贾赦病亡后,宫里方想起原荣宁二公当年的鼎定功勋,让贾赦死后哀荣。

    贾家这才算是彻底稳定下来。

    而今又不断的锦上添花,家风愈佳,先前经受了莫大压力和挫折的贾政,心里焉能不喜

    正当他要说些谦逊之言时,却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嘀咕嘈杂声,继而就见门口侍立的奴仆躬身进来,满脸堆笑道“老爷,大喜啊”

    贾政先是一怔,随即想到了什么,霍然站起身来,急问道“可是琮儿回来了”

    早上他收到信时,盘算着应该就在这几日了。

    原以为兴许是日内,却不想

    除了此事,他实想不出还有什么大喜之事。

    果不其然,那奴仆连连点头道“正是三爷打发了人先一步回来报信儿,他如今到了光化门外十五里驿站,又被宫里传旨宣了去。让一亲兵先一步回来报信儿,以免老爷担忧”

    贾政闻言激动的无可无不可,一迭声道“快快,快让报信的人进来说话”

    那奴仆也是听门子通报,并不知其他,因而出去宣命。

    未几,当一面目骇人的独目兵卒进来后,贾政等人却无不唬了一跳。

    他们都是承平富贵惯了的人,何曾见过这等形容惨烈之人

    一时间竟连话都说不出

    那兵卒却是明白人,知道中间上座之人为贾琮长辈,恭恭敬敬行一军礼后,径自出了贾家。

    而后回归驿站。

    待他走后,贾政才回过神,一口气刚吐出,眼中热泪就滚了下来。

    他简直不敢想象,贾琮现在是什么模样。

    若也成了这般

    老天爷

    大明宫,上书房内。

    隆正帝解开许多心中疑惑后,心情好了不少,又问道“贾琮,你在黑辽前线也见闻了一番,以为罗刹鬼如何厄罗斯可信否”

    贾琮躬身答道“回陛下,厄罗斯人可信不可信不重要,重要的是,大乾不能给他们不可信的机会。”

    此言一出,八位军国重臣的目光再次看了过来。

    内阁四位阁臣,目光明显生厌。

    标新立异之辈,故出惊世之言。

    他们甚至猜测,贾琮故意这般说,是为了能得到高封赏

    崇康帝却淡漠道“此言怎讲”

    贾琮道“陛下,臣在雅克萨与厄罗斯俘虏聊过几句,得知不少彼国实情。厄罗斯原本只是不足大乾一省大的小小公国,然而在短短数百年里,该国疯狂侵略吞并周边邻国,扩张领土。如今,其国疆土之广,甚至已在大乾之上,却犹不知足,依旧不断的继续往西往东扩张。更可怖的一点是,厄罗斯所行国体,为农奴制度。”

    听闻上半言本已经面色肃重的军国大臣,在听完下半言后,连最主张战争的军机阁大臣面色都愈发肃穆。

    贾琮沉声道“臣还听说了一个说法,在厄罗斯,除却贵族和地主外,寻常百姓根本不叫人,而被称为灰色牲口。厄罗斯根本不存在仁恕之道,灰色牲口死了一批,还会有另一批。所以在战场上,厄罗斯人的坚韧程度,超乎想象。

    雅克萨之战,千余人罗刹鬼死守坚城,至李校尉率先攻破城池时,他们又退居城内巷道内,打起巷战来。

    至最后在他们将军府中请和时,只余六十六人,大半皆是军官。

    寻常兵卒若是敢降,全家都没好下场。

    由此可知,罗刹鬼的冷酷心性。他们不止对敌人残忍,对自己人,更残忍。

    这样的敌人,十分可怕。”

    崇康帝看着贾琮,沉声问道“贾琮,你究竟为何意”

    贾琮道“臣之意正如先前所言,绝不可给予厄罗斯大规模侵边的机会。”

    崇康帝眉头皱起,道“说详细点。”

    贾琮道“陛下,大乾在雅克萨打一仗,动用万人,劳师远征,纵然打赢了,看起来也没什么收获,代价却极大。然而对厄罗斯而言,其代价至少三倍甚至五倍于大乾。因为雅克萨距离厄罗斯富庶之地,距离他们的王城,实在太遥远了,远比距离大乾遥远的多。而且,自雅克萨往南,越走越温暖,也越好走,补给相对容易些。而雅克萨再往北,却是越走越难走,越酷寒。

    厄罗斯如今落脚之地,名为雅库茨克,那里一年来,只有三个月勉强算是温暖,其余时候大部分都是冰天雪地中。

    然而就是在这样严寒恶劣的情况下,厄罗斯还是调集了千余人驻扎在雅库茨克,寻找时机南下侵犯我大乾疆土。

    如果,厄罗斯得到一块温暖可驻扎之地。让其有机会从厄罗斯本土缓缓调集上万甚至数万大军,到那时

    对于整个黑辽,都将会是一场灾难

    所以,臣之浅见,认为在我大乾战胜之时,断不可给予厄罗斯半点机会,以仁恕恩赏之道待之。

    彼国者,禽兽也

    焉配享我华夏礼教仁义之美”

    始终未开口的宁则臣淡淡道“若是因此使得厄罗斯求和不成,恼羞成怒,调大军来攻呢你也说了,彼国禽兽尔,虐民如畜,不惜民力,怎会有理智可言”

    贾琮躬身道“元辅所言甚是,只是下官之前也说了,厄罗斯想要战争,所耗费的代价远甚于大乾。就算彼国虐民如畜,可他们哪怕邀赶着一群畜生来作战,也会耗费大量国力。只要不给他们在边境缓缓蓄力的机会,所造成的威胁只会是疥癣之疾也。

    另外,厄罗斯如今正和西边另一大国展开国战。每隔数年,那两国就会展开一次大战。此等战争已经历经百年矣,厄罗斯绝无能力再在东方,再开展一次国战。”

    宁则臣等人信息不对等,默然不语。

    李道林则皱眉看向怔怔看着贾琮的李虎,沉声道“贾琮所言之事,你可知之”

    李虎干笑了声,答道“回老爷回大人话,末将在养伤中,所以并不知。”

    李道林冰冷的哼了声,不再看他,而是看向崔铮和赵立兴二人,问道“汝二人可知”

    崔铮和赵立兴闻言,尴尬的对视了眼后,一起摇摇头。

    李道林见之,重新看向贾琮,目光中多了分猜疑。

    贾琮淡然一笑,道“大人,下官所言之事,其实不用在北面寻人都能得知。如今大乾国力强盛,海西诸国多有往来经商者,大人命职方司寻些海西洋人,探查一番便也能得知。这些,并非甚机密之事。”

    李道林闻言,按下心中怀疑,看向崇康帝。

    崇康帝缓缓颔首,心中沉重,拧着眉头看着贾琮问道“此事朝廷会尽快派人去查,你可还知道什么没有”

    贾琮想了想,道“倒有一事陛下,诸位大人,海西洋人自古不受孔圣教化,只认利,不认义。故对于洋人,大乾可用之,却不可信之。虽然海西各国彼此间多有仇恨,但他们却共同信奉一个神,就是所谓的上帝。又将我等不信上帝者,视为异端。千年以前,所有被视为异端的人,都会被他们烧死。所以臣以为,洋人绝不可轻信。”

    崇康帝眼神深沉的看着贾琮,注视了半晌后,缓缓答道“难得你有这份忠心,也罢,朕原还为难,你年纪尚幼,该如何赏你大功。现在却有数了贾琮听旨”

    贾琮忙行大礼道“臣在”

    崇康帝在众人的注目中,缓缓道“今有一等荣国公之嗣孙贾琮,诚孝仁勇,忠毅可佳,不足志学之年,首功于雅克萨沙场。立言立德,忠于王事,朕心甚慰。今特擢升于二等忠勇伯”

    至此,八位军国大臣虽然都眯了下眼,却并未有何异议。

    贾家国公门第,贾琮又确实以首功上得奏功折,开恩赏一个二等伯也说得过去。一个二等伯,在勋贵中着实不起眼。

    只是崇康帝接下来一言,却让八位岳峙渊渟的军国大臣,无不面色大变

    “贾琮,汝既然熟悉海西番人,于此道又有所长,如今朝廷急需此方面资讯,你就做个锦衣亲军指挥使吧,替朝廷管理搜寻各国番人讯息,尽快呈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