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斩草除根

作品:《红楼之庶子风流

    “啊”

    听到外面震耳欲聋的炮竹声响,再看看几乎眨眼功夫就死伤满地的惨状,五个还活着的百户和赌档掌管等人无不目眦欲裂。

    贾琮等人却根本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机会,沈炎、韩涛当年就是锦衣亲军里的精英干将,自幼受训,虽远没有展鹏的天赋,年纪但以出其不意之暴起,杀几个慌了神吓破胆的人,还是绰绰有余。

    更何况这些百户、掌柜之流,借着一身虎皮欺压不敢还手的良善百姓还行,真刀真枪的厮杀起来,他们焉有狗胆

    接下来根本没用贾琮出手,将锦衣亲军恨之入骨的展鹏和沈炎、韩涛三人,几个起落间,就将剩余几人屠鸡杀狗般杀死。

    连那四个丫鬟,也被韩涛一并打昏,随手扯下她们的汗巾捆了起来。

    等一切平定后,沈炎、韩涛、展鹏三人都大喘息起来。

    紧张有之,激动有之,兴奋也有之。

    沈炎没想到憋屈了半生的困局,就这样破了。

    韩涛则是为一个开门红感到振奋,锦衣复兴之路,已然起航

    而展鹏比二人更激动,这半年中,他心中对锦衣亲军之恨,倾尽三江水也洗刷不尽。

    可是仅凭他一人之力,却又无论如何都没法复仇,他恨自己无能仅次于对敌人的恨意。

    却没想到,遇到贵人后,只用了短短几天功夫,就让他的大仇开始得报

    看着激动难当,双目泛红的展鹏,已经平息气息的贾琮面色柔和了些,道“你知道你的事错在哪了吗”

    展鹏闻言,恭敬的看去,悔恨道“属下无能。”

    贾琮摇头道“你若果真无能,我也不会收你你是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刘越欺你师妹,你自当杀之,否则何以做人这点没错。

    可是你做的还不够绝,畏手畏脚。遇到大事,一定要果敢决断,要做,就要做透彻

    你若果真对刘昭刘越父子斩草除根,后果虽也严重,但绝对比现在轻松的多。

    哪怕是你后来逃亡之时,也该如此。他们以你的亲人威胁,你就该立即反击之,先寻一罪恶滔天之人,屠其满门,鸡犬不留,以此震慑警告敌人,让他们明白,谁敢动你亲人一根手指,你必诛其九族

    那些人多是自视为贵重瓷器之辈,哪个敢与你换命所以你看似重情重义不怕死,实则困死了自己。

    明白了吗”

    展鹏听在耳中,如洪钟大鼓般震撼心神,直到韩涛提醒后,才单膝跪下,大声道“多谢大人教诲。”

    贾琮微微颔首,听着前面渐渐衰弱的厮杀声,道“郭郧他们要完事了,走吧,去看看。沈炎”

    沈炎躬身应道“卑职在”

    贾琮沉声道“自今日起,由你接掌粤省锦衣千户之职。”

    沈炎老眼中一阵激荡,奋声应道“卑职领命”

    贾琮微微皱眉道“你不要高兴的太早,有什么可高兴的,你的担子很重我要你今日就将千户所接管起来,收取可用之人。

    自今日起至少五日之内,千户所封门闭户,一只苍蝇都不准飞出去,务要保证消息不泄露。

    五日之后,若实在隐瞒不住,你就持我书信,送与粤省总督赵坤鹏,告诉他今日之事,到那时,大义可定,谁也不敢将你如何。

    但能迟些,就尽量迟一些,你要顶住压力。

    然后再抄没聂琼等人之财,招兵买马,稳固势力。

    最后,要在十月十五前抵达金陵府,这是死命令。

    我会在金陵玄武湖畔的千户所,候着你们。

    记下了”

    沈炎郑重领命后,刚起身,就见一身血气的郭郧领人进来复命“禀大人,共诛贼子六十八人,收降七十五人,无一人逃脱。千户所诸门皆已戒严,禁止通行。”

    贾琮点点头,问道“下面弟兄们可有伤亡”

    郭郧眼中闪过一抹暖色,答道“只有三人轻伤,并不碍事。”

    贾琮嗯了声后,道“后花园挖个坑,将尸体填埋。天气太热,仔细尸毒瘟疫。其他人修整就餐,两个时辰后整军出发。从千户所选择好马”

    郭郧领命后,回头派人去做。

    没一会儿,便有亲兵进来,将一具具尸体拖走

    等堂内干净些后,沈炎则对郭郧身后一年轻人道“沈浪,过来。”

    那年轻人亦是浑身血色,腰间别一绣春刀,应当是方才缴获。

    听闻沈炎之言,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大步行来,面色板正,不苟言笑。

    沈炎躬身对贾琮道“大人身边虽人才济济,但卑职观之尚少一牵马坠蹬鞍前马后之人。犬子虽不成器,愚鲁蠢笨,但有一长处,知忠孝二字。故卑职斗胆,恳请大人收其为长随亲兵”

    说着,见贾琮眉头微微皱起,又连忙解释道“卑职也是有点私心,希望他能跟在大人身边,若能学到大人万一之才,也能终身受益。”

    贾琮看了眼沈炎之子,见其面色木然,对沈炎直白道“你这是想送人质用不着。你这边事情繁杂,正是用人的地方。

    况且,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若真有一日,你想学聂琼之流其实也没什么。”

    沈炎苦笑道“大人胸怀天下,豪气万丈,非卑职可揣测,让大人见笑了不过卑职是真心希望犬子能追随大人左右,大人指点展兄弟那番话,连卑职都有所进益,深知大人奇才天授。犬子生性木讷寡言,不是独当一面之才,留在这里用处不大。若能得大人指点一二,必能受益终身

    卑职这点私心,还望大人成全。”

    说着,单膝跪下请恩。

    见其父跪下,沈浪自然没有站着的道理,依旧不苟言笑的跟着跪下。

    郭郧站在贾琮身旁,轻声道“伯爷,沈浪武艺不俗,拳法精湛。”

    贾琮看向沈浪,道“你学过武跟谁学的”

    沈浪虽然沉默寡言,但不是好歹不分,今日之变,对沈家之好坏他还是明白的,因此沉声答道“家父。”

    贾琮闻言诧异,就他刚才所见,沈炎虽然也不错,但比起展鹏来,至少差三个档次。

    可郭郧却说沈浪武功不错

    许是看出了贾琮的猜疑,沈炎解释道“大人,习武之人成就大小和天赋悟性相关,卑职天赋平平,不想犬子倒是有点天资。虽习同样家传拳法,卑职在犬子十三岁时,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贾琮闻言点点头,对郭郧道“既然你相中了,就带着吧。”

    沈炎闻言大喜,拉着儿子沈浪大礼拜谢。

    过后,韩涛对贾琮道“大人,是不是歇一夜再走卑职等不相干,可是大人已经奔波操劳了太久了。”

    贾琮踩着残余的血泊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夜色,轻轻呼了口气,沉吟了稍许,还是摇头道“耽搁不起时间,再坚持段时日吧。”

    “大人”

    韩涛面色微微激动,道“大人若信得过卑职,卑职现在就带人赶往桂西,去和姚元接头。桂西千户所还不如粤州若拿不下桂西千户所,卑职提头来见大人则可休息两日再北上”

    贾琮回过身来,比起自都中出发时,他的脸消瘦了许多,显得颧骨有些突出。

    但相貌依旧清隽不俗。

    一双漆若星辰的眸眼,似愈发明亮有神。

    面上虽有疲惫之色,却无倦怠之意,贾琮目光扫过众人,道“我知道大家都很辛苦了,连月奔波,心神俱疲,我也是。

    只是,若不抓住这个时机,在敌人骄傲怠慢之时出其不意,予以雷霆一击,干净利落的将其斩成齑粉,待他们回过神来,再想除去他们,要花费的时间、精力和代价就太大了。

    这个道理我相信诸位都懂,所以,还望大家再坚持一个半月。

    不必担心我,诸位能坚持,吾亦可为之。”

    “愿为大人效死”

    良才都怕难遇明主,如今见贾琮这般年纪,心性却如此坚韧果断,众人岂有不高兴的

    无论老人新人,纷纷齐表忠心。

    未几,有亲兵来问“伯爷,内宅妇孺内眷如何处置”

    韩涛上前,咬牙道“大人,当斩草除根”

    贾琮闻言,看向沈炎,道“如今你是粤省千户,你怎么说”

    沈炎想了想,犹豫了下,道“聂琼、李炳、周扬等人已死,其家眷不足为虑先关入地牢吧,放是不能放,这些人心中有恨。杀了人数多了些。”

    贾琮摇头道“男丁高于车轮者皆杀,余者送入养生堂。女眷打入贱籍,暂且关入女牢,日后我有用处。”

    众人闻言心中凛然,不过沈炎并未迟疑,沉声应道“大人言之有理属下属下惭愧,一把年纪了,竟还看不透斩草除根的道理。”

    其子沈浪却似心有不忍,忍之再三,还是开口道“高于车轮者也是孩子”

    贾琮眼神漠然,没有回答。

    沈炎却沉下脸子来,喝道“孩子也能长大,也会记仇报仇等到他们报仇之时,会不会放过我们家中的孩子”

    韩涛说法更直接“小浪,当初要不是聂琼他们傲慢大意,放过你爹和你两条小命,今日他就算依旧难逃一死,可我们也要大费周章,这个道理你不明白”

    不止沈浪明白了,一旁原本面色不大好看的展鹏也明白了,尽管心里依旧压抑。

    贾琮看着地上残存的血痕,轻声道“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亘古不变之理。对敌人之仁慈,便是对自己和家人的残忍。现在站在这里的,都将会是锦衣卫的核心骨干力量。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个道理,不要为了心中一些愚蠢的想法,害人害己,早早丢了性命掉队。”

    虽然面上说的风轻云淡,贾琮心里还是一声轻叹。

    带领队伍,最难的就是聚拢人心。

    人心不齐,思想理念不统一,就永远不可能带出一支铁打的队伍。

    所以,很多时候他不得不化身政委。

    却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洗礼的

    念及此,贾琮将此事暂且搁置一边,对郭郧道“取些饭菜来,吃罢休息一会儿好上路。正好今日聂琼待客,都是现成的酒菜”

    一个半时辰后,贾琮等人吃饱喝足,沈炎带人为其重新备了一批上等好马,皆选自聂琼马厩。

    并备足了干粮以及五万两银子的银票。

    这是聂琼搜刮了半辈子存下家底的一部分,剩余那些,贾琮留给了沈炎招兵买马。

    夜色已深,贾琮一行二十余骑自千户所后门鱼贯而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