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搜寻

作品:《化身二次元萌妹

    他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叶黛菲满脑子疑惑,不过现在没时间思考太多,她立即停止修炼,全力运转敛息术,悄悄地摸向不远处的山脚,那里有一个她此前刻意开辟出来的洞穴,原本是用来在晚上休息的,现在倒是成了一个紧急避难地点。

    待得进入洞穴深处后,她才默默放出感应,只觉那道气息猛然间到了这片山谷的上空,在四处搜寻了一阵子,最终像是确定了什么,停留在了她头顶这座高山之巅,冰冷的声音遥遥传来“我知道你就在这附近,你的那等分身手段虽然高明,但也只能暂时将我引开罢了,我早就在你本人身上下了标记,只要相隔较远,我就能感应到你的所在,你逃不掉的,女人”

    标记难道这就是他能在三天后追上来的原因

    叶黛菲立即分出一道神念,仔细的检查自己全身,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她轻咬下唇,不信邪的又检查好几遍,结果还是不变,不由微微蹙眉,很难想象以她如今的灵魂修为,还有检查不出来的问题。

    毒门传人忽然道“你现在肯定在检查,对不对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没用的。我是使用毒门秘法向你种下的标记,必须要有特殊的方法才能解开。可惜,这祖地内,知道如何解开这种标记的只有我一人。”

    叶黛菲心神动摇了一瞬,但很快就醒悟了过来,心底冷笑一声,不说话了。

    这毒门传人或许真的有办法确定她的位置,但从过了三天才找过来这一点来看,最多只不过是确定她的大体方位而已,或许就连这个大体方位都不太准确,方才恐怕还是循着她突破那一刻突然爆发的气息,才寻得了这片山谷。

    倘若他能料定自己的具体位置,早就动手了,何必在那里大放厥词

    很明显,这毒门传人是想要通过言语扰乱她的心神,让她露出破绽,只要敛息术有一瞬间的松懈,他就能确定她的具体方位,动手抓人

    想通这些关键,叶黛菲彻底安静了下来,潜伏在洞穴深处,一动不动。

    洞口位置早就被她用巨石堵上,从外面看不出任何异样,想要找到躲在里面的她,不说绝不可能,但很难很难,到时候她再与对方鱼死网破,也不算迟,现在暂且就能避则避。

    岑谷又说了几句狠话,见山谷始终没有任何动静,连一丝一毫的能量场波动都没能激起,仿佛自己刚才感应到的那股突破气息只是错觉一般,不由急躁的在山顶度步,几个来回后突然停下,面色蓦地一狞,犹如厉鬼,脚下踩出一个大坑,身形纵起数十丈。

    他低头俯视脚下变小的地形,暴戾的声音传遍四面八方“好好好既然你不肯出来,我便将这片地区翻个遍,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话落,手臂一扬,一口青色长剑飞出,经过数息酝酿,长剑激射出一道道青色剑光,朝着下方的山谷劈斩而去,每道剑光都足足十余米长,携带着狂暴之极的能量,狠狠地撞击在底下

    “轰轰轰”

    叶黛菲趴在洞,只觉得周围一阵地动山摇,仿佛十级大地震来临,整个山谷都在剧烈震动,恐怖的青色剑光席卷了这里,飞沙走石,树木倾倒,溪水断流,赫然一副毁天灭地的可怕景象

    岑谷仿佛陷入了疯魔之中,死死的咬着牙,双眼通红的盯着下方,不计损耗的激发青色剑光,他说到做到,要用覆盖式的野蛮途径,将那个吞食紫冥草的少女给逼出来

    如果这样都不出来,那么以这种密度的剑光席卷,势必会被波及到,届时轻则重伤,重则当场暴毙

    很快,青色剑光靠近了叶黛菲的藏身之处,只见山峦崩裂,轰碎这座高山对毒门传人来说犹如切豆腐一般的轻松。

    叶黛菲心神沉静,保持敛息术的完美运转,耳边听着轰隆巨响越来越近,心底在疯狂的响起警钟,有一种夺路而逃的冲动,却被她死死压下。

    唰

    一道剑光落下,叶黛菲身上已经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岩石,她下意识调整了一下姿势,剑光擦着她的身体轰击在地上,左腰被划破,鲜血流出,一阵阵剧痛传入脑中,但叶黛菲咬着牙,硬是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周身的能量场始终被她牢牢控制住,不泄露一丝一毫的波动。

    最后,整个山谷都被席卷了一遍,看着那断壁残垣、满目苍夷的景象,却仍然不见任何人影出现,岑谷不由冷哼一声“这都不出来”

    他想了想,冷酷着脸,再次祭出青剑,像刚才那般无差别的轰击地面,一直来来回回席卷了三次,直到整个山谷都看不出最初的模样了,才停下手,剑眉一皱,喃喃道“难道在我察觉不到的时候已经悄悄走了”

    像这么高密度的覆盖式攻击,换做是他早就沉不住气跳出来了,而如果硬要忍着不动,三次这种地毯式的攻击,也足以让那少女尸骨无存了。

    但到现在都没动静,岑谷再谨慎,也不得开始不怀疑,是不是自己找错地方了

    那女人其实早就已经不在这里了,而他还在这里白费力气的一遍遍寻找

    他的毒门标记,其实并没有说的那么厉害,只能模糊的感应到对方的大体方位,靠近后反而找不到具体人在哪里,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感应会越来越浅,最终消失不见。

    而这种标记方式的好处,就是被标记者几乎不可能察觉到异样,就算发现了,也没办法摆脱标记。

    站在原地沉思了一阵子,又仔细观察了一番,岑谷最终放弃了继续在这里浪费力气的想法,自语道“看来是不在这里,但应该也逃不了多远,就在这附近的其他地方搜找一下好了。”

    他朝着一个方向离开了。

    这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过了许久,一道人影猛地从远方飞掠而来,正是去而复返的岑谷。

    岑谷眉头紧锁,黑袍在狂风中猎猎作响,双眼死死的盯着下方,“真的不在”

    脑海里那道感应越来越弱了,位置就是这附近,但岑谷至今没看到半个人影,他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家的毒门秘法出问题了。

    又搜找了一阵子,岑谷才不甘心的离开了这里,这次才是真的离开了。

    但“山谷”依然没有变化,一直到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一堆碎石堆积的地方忽然动了动,接着一个有些狼狈的身影爬了出来。

    叶黛菲长舒一口气,看着身上破了几个口子的衣服,以及里面那几道深深地伤口,不禁摇头苦笑一声,然后抬头望着岑谷离开的方向,心底默默道“今天这事,来日必将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