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番外-湖边

    他和她相遇在东皇山脚的一个凡间小镇上。

    那时候她还是一个普通的小仙,而他是东皇山的主人。

    蓝愿对浅月算是一见锺情,两个人渐渐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浅月开心地接受了蓝愿的求婚。

    两个人的修为差距很大,浅月的心里其实有些介意,她想变得更强大,就偷偷瞒着蓝愿,跑到之前她发现的一个幽静的湖边修炼。

    远处是一片云气蔼蔼的山峰,近处则是五颜六色的树林环绕,浅月盘腿坐在岸边的一个大岩石上,感到心情很愉悦。

    风中传来一丝妖气,可是浅月修为很浅,并没有发现。直到她感觉身後有猛兽的低喘,才惊慌地回头去看。背後是一只比她还高的大狼,浑身散发着幽暗的紫光,渐渐地化成一个人形,原来是一只赤裸着上身的狼妖。

    浅月有些害怕地站起来,微微往後退说:“你……狼大哥,我不是有意闯进你的地盘,我、我这就离开。”

    谁知那只狼妖逼近她,他好高大,浅月的身高才刚刚到他的xiōng膛,狼妖一把抱住浅月说:“来了可就没这麽容易走。”

    浅月拼命地挣扎起来:“不要……求求你放了我,我已经快要成亲了……我的夫君他在等我……”

    狼妖冷笑起来:“蓝愿?那个男人勾引了我心爱的女人,你也应该用身子替他补偿我!”

    浅月震惊地看着他:“勾引女人?……蓝愿他不会这样的,你一定是认错人了!”

    狼妖猛地将浅月推倒在地上,露出疯狂的兽性,双手一狠劲就撕开了浅月雪白的外袍,那是蓝愿送给她的衣服,他说,她就是他心目中的纯白无暇。可是她现在却被一个狼妖压在身下,一边饱胀的rǔ房被他握在手里揉捏着。

    浅月羞愧地感到狼妖正在捏扯她的rǔ头,哭喊起来:“不要……我要嫁人了,求求你,不要这样,我的身子……是要给夫君的……呀……不要……”

    狼妖狠狠地吸上她的奶头,浅月的这点力气在他看来,就和调情一样,他吸够了她的xiōngrǔ,把头埋进双rǔ间滑腻的幽谷中,笑了起来:“夫君?我就喜欢插别人的未婚妻。”

    说罢,狼妖的一只手伸到浅月的腿间,拨开她腿间的毛发,粗糙的手指才刚刚压上那些的嫩肉,浅月就哀哀地叫了起来,用力地反抗起来,狼妖终於被她弄烦了,手里聚集一团紫色的光,朝着浅月砸过去。

    “啊──好痛……”浅月被紫色的闪电电得全身发抖,身子立刻就酥软了下去,再也没有力气反抗。

    狼妖脱下了身下的裤子,腿间立着一根比常人粗几圈的黑紫色ròu棒,它也充满了狼妖的兽性,几道青筋清晰地分布在上面,正兴奋地微微跳动。

    浅月瘫倒在地上,嘴张着却发不出声音,一片片的泪水不断从眼角落下,心里一直默念着蓝愿的名字,他现在在哪里,为什麽不来救她……

    狼妖把头伸进浅月的双腿间,开始用舌头一圈圈地舔着她的穴肉,直到把她的毛发都舔得亮晶晶的,浅月的下身急剧地收缩着,脸也变得潮红一片,处子怎麽会经得起这样的挑逗。

    狼妖抱住浅月,两只手上上下下把她柔软腻滑的身子都摸了个够,这才握住自己涨大的ròu棒,

    把guī头塞进入口,然後腰部一用力,整个ròu棒就毫不留情地捅了进去。

    浅月只能发出一声闷哼,随後就被狼妖剧烈的抽插插得全身抖动起来,狼妖这才觉得她的穴好小,比起他心爱的韶微还要更小一倍,感到自己已经捅破了她的那层薄薄的膜,狼妖心中升起变态的快感。

    浅月断断续续地叫着:“嗯……嗯……啊……嗯……不……蓝……愿……啊……”

    狼妖卖力地挺着腰,心中舒爽不已:“小骚货……你的男人是我……你夫君救不了你……哦……你这里被我插进去了……哦……感觉到了吗……你的xiāo穴在咬我……啊……你的第一次给我了……哦……你的夫君呢……他连你的第一次都插不到……没用的男人……哈……”

    浅月用尽力气哭起来:“不要……啊……不许……这样说他……禽兽……呜呜……啊……”

    狼妖抓住她的腰狠戾地一下下捅进去,每次抽出来都带着啵啵的声音,浅月的身体里也渐渐不情不愿地被插出一些汁水,狼妖的身体全都压在了浅月身上,他的两只手又分别抓住她的两只rǔ房,像骑马一样握住它们摇晃,把她插得全身发抖。

    “啊……啊……”浅月被插得脑里一片空白,身下涌起一股股泄意,随着那根大ròu棒再一次插到她穴内凸起的软肉,浅月蹬着腿泄出一大片汁水,令狼妖兴奋不已。

    当狼妖把一大滩白液射满了她小小的子宫内时,浅月已经被插得不省人事,只有眼角依旧还湿湿的,狼妖从她的穴内拔出,拿过那件雪白的外袍,擦干净两个人的下身,留下一丝不挂的浅月就离开了。

    九重天上。

    韶微呈上一件雪白的外袍,对着天帝说:“陛下,这是小仙浅月yín乱天宫的证据,这样放荡的女子,实在不配为仙,请陛下责罚。”

    那件雪白的衣袍上有一块明显的血印,附近还有凝固的白液的痕迹。

    韶微给天帝看了眩光镜,镜中的浅月全身赤裸地和一个过路的山村野夫抱在一起,浅月温顺地跪在那个山村野夫的身下,任他随意插着。

    那一天,天帝震怒,只是碍於天宫的名声,只是把浅月打入凡间,经受生老病死後才可以返回天界。甚至连蓝愿,都不知道浅月被狼妖凌辱的事,他只是被告知浅月乱闯惹了祸,被天帝罚了。

    这件事以後,蓝愿每天都坐在天宫的门口,望着云层下的凡间,微微笑着,等着浅月的归来。

    作家的话:

    如果我在写一篇小短文,大家会来看吗?

    ……

    你们都沈默,那一定是默认了!!!!!

    常常来看我哦>3<!!这就够了

    ☆、番外-岚月

    我叫凌妮儿,或者说,我在天界的名字叫岚月。

    当我从昏迷中醒过来时,在我身边的一个少年告诉了我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他说他是姐姐的宠物,经过自己的努力,已经可以化成人形……

    原来,我和姐姐的缘分早已经是前生就注定的,我们本来就是一株双生花,彼此之间都有心灵的感应,这也是为什麽当初,我可以在湖边找到她……

    那一天我既伤心又生气,看到姐姐赤裸地躺在那里,全身都是抓痕和红印,身下甚至还有男人的……这绝对不会是姐夫做出的事。

    我意外地在那里遇上了韶微,我并不认识她,可是她却得意洋洋地拿着天帝要惩罚姐姐的圣旨,还告诉我,是她派人欺负姐姐,我已经气昏了头,立刻就冲向她,可是我却根本打不过她,如果我当时去找姐夫,也许姐姐就不用到凡间受苦……

    韶微笑着告诉了我姐姐将会在凡间受到男人的折磨,当她的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时,我开始求她……求她让我陪着姐姐,帮她分担一半的折磨,韶微想了一下同意了,送我们去凡间时,她说了一句话:“这样更好,你们两个都没有机会缠着蓝愿……”

    幸好有小白鸟,就是那位少年,原来当时我试图逃跑时看到的白鸟就是他,我感激地抱住他,放开他时发现他的脸涨得通红,现在的宠物都这样害羞吗?……

    我回到天界已经快两个月了,过几天就是姐姐的婚礼,这一天早上,我悄悄跑到姐姐那里,想给她一个惊喜。

    姐姐的房子里静悄悄的,我在走廊上碰到一位侍女,她的神色有点慌张,我仔细看了看她手里拿的东西,原来是一套男人换过的衣服……我在心里偷笑,姐夫就这样等不及吗?

    姐姐还在床上甜甜地睡着,她裸露在被子外的手臂和肩膀都是光光滑滑的,脖子上还有被男人吸咬出的红印,我无意中看到床上有几点红印,有些脸红地拉过被角帮姐姐盖好。

    我的动作也许惊扰到了姐姐,她迷迷糊糊地叫着“蓝愿”,等到睁眼,才发现是笑眯眯的我,立刻就变成恼羞成怒的小野猫,把我赶出了房间。

    几天後,在姐姐的婚礼上,我和周围赶来的众多三界的仙君们,都微笑着看着前面正在亲吻的两个人,姐姐的脸皮薄,想快点结束,可是姐夫紧紧地抱着她不准她躲,最後还是姐姐开口斥了他一句,姐夫才肯停止,笑眯眯地看向我们……

    在随後的酒宴上,我以前的几个好朋友都跑来和我聊天,她们都是一些疯癫的小丫头们,都拿我开玩笑:“你看你姐姐那麽幸福,你什麽时候也找个仙君来见我们啊~?”

    我打了个哈哈就混过去了。婚礼之前,姐夫来找我,他告诉我他已经给姐姐吃下了他配的仙药,这样姐姐就会忘记以前所有的yīn影,没有负担地开心地生活下去。

    我打开手心,手里正是姐夫给我的另一个仙药,我微笑着闭了眼,把药放进嘴里,正嚼碎了吞下去的时候,我听到小白鸟化成的少年在我身边叽叽喳喳的声音:“岚月,我发现了一个很好玩的地方,我们一起去吧……”

    等到我再次睁开眼,小白鸟的样子印进我温柔的眼眸之中,我把手递给正要来拉住我的他,微笑着说:“好啊~我们走吧~”

    作家的话:

    新的一篇叫《你攻我受:禽深似海》……

    有空的时候来瞄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