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相奸的结果

作品:《一千零一夜十四夜·淫靡姊弟的悦乐

    第六章  相奸的结果

    1

    明宏请沙央理到家里玩是在新学期开始的第二个礼拜天。

    从明天开始,他就要回到原来的生活。

    虽然他没被人识破,但功课方面可没那么容易应付。

    毕竟他跟姊姊由子的脑袋不一样。

    因为这样,他跟由子打算换回身份做自己。

    当然,他不能这样说走就走。他得好好把事情处理一下才行。”芳树那边我已经跟他成了普通朋友。所以你跟沙央理之间也要好好解决才

    行。“

    被由子这么一说,明宏脑子里一直想着该怎么做才好。

    现在他跟沙央理每天都会亲热。

    因为如此,他跟由子之间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做那件事。

    他跟沙央理有这样的关系,要当回普通朋友实在不可能。

    而且若说由子突然变成女人也不合乎常理。”我先言明在先,我可是没办法跟女生接吻,顶多只是轻轻碰一下。“

    由子这么说让明宏觉得更不知该如何是好。

    唯一的办法就是跟沙央理坦白一切。

    这样沙央理或许会受到打击,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他可以想像沙央理受伤害的样子。

    但他会尽量让伤害降到最低。

    不过事情走到这种地步,他也很后悔夺走了她的第一次。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情况可能又会不一样。

    当他开口邀沙央理来家里玩时,沙央理一口就答应。”哇啊,原来你的房间是这样啊。“

    沙央理很感兴趣地看着房间。”想不到还满可爱的嘛。“”啊?“”我是说你的房间。“

    沙央理坐在床上,招手叫明宏过来…过来…

    由子出门不在家。

    明宏只能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

    当他坐在沙央理身边后,沙央理马上靠过来。”我好高兴哦。“”哦?“”想不到我们能在你房间里独处。“

    明宏赶紧移开视线。”对了,你想喝什么?“

    沙央理摇摇头。”不用了,我什么都不想喝。我只要有你就够了。“

    像是片刻都不愿分开似的,沙央理紧紧勾着他的手。

    明宏很高兴沙央理对他的心意,但他还是得告诉她事实。

    一想到这个,他就觉得好难受。”不过你若真要拿东西给我喝的话——“

    沙央理用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那你就吻我。我想喝你的口水。“

    她的唇粉粉嫩嫩的好可爱。

    这世上应该没有男人能拒绝得了这样的诱惑吧。

    沙央理闭着双眼吻着身着女装的明宏。

    (糟糕,等一下我还得告诉她事实的真相说……)

    两人就这样吻了五分钟。”唔……“

    明宏会叫是因为ròu棒已经变得很大,大到他感到胀痛。”你怎么了?“

    沙央理一副不解的样子,但没一会儿她便知道是什么原因。”哦,你的鸡鸡会痛啊!?“

    她伸手去摸。”哇啊,硬梆梆的,你一定很难受吧。“

    沙央理解开他长裤的扣子扯下拉链。”你穿这么紧当然会痛,这样会挤到鸡鸡。“

    好像母亲在帮孩子换衣服似的。

    沙央理一说”来,屁股抬起来。“明宏的长裤跟内裤就全被脱下来了。”你看,这么硬。“

    这ròu棒看起来跟明宏扮成女装的外型完全不合。

    沙央理再次坐在明宏身边,握着ròu棒。”已经好硬了,你已经忍很久了吧。“

    沙央理像在疼小孩似的,上下搓着ròu棒。”唔……“

    快感从ròu棒传达到少年全身。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来,你也摸摸我。“

    明宏把手伸进沙央理的裙子里。”我已经湿了对吧?“

    接着,明宏直接把手伸到内裤里去摸。”啊嗯……好舒服哦……“

    沙央理张开腿让手指更容易爱抚。

    (算了,先做再说……)

    明宏把注意力集中在爱抚上。

    当他用手揽着沙央理的腰,沙央理也回抱着他。

    沙央理的手上也发出啾噜啾噜搓揉包皮的声音。

    除此之外,还混杂着些明宏抚弄沙央理秘唇所发出呸啾啾噗湿濡的yín水声。

    硬直的ròu棒前端也渗出透明汁液,咕啾咕啾、滋啾滋啾地响着。

    yín荡的声响刺激着两人的感官。

    两人深情脉脉地看着对方拥吻。

    就这样,两人边吻边爱抚着对方的性器官。

    如此上下一起的甜美快感没一会儿便流窜在两人全身。”啊啊嗯,我…我好像快泄了……“

    沙央理身体微颤着。”对了,由子你呢?“”唔嗯…我…我也快了……“”来,我们一起高潮。“

    之前,他们都是轮流让对方达到高潮。

    到目前为止,还不曾像现在这样同时高潮。”等一下我再帮你口交,现在你就这样射出来。“

    沙央理加快搓揉ròu棒的速度。

    蓄积在ròu棒里的亢奋一下子便被挑起。”对了,再帮我摸一下小豆豆。“

    明宏回应她的要求用指尖在小豆芽上爱抚着。”啊噢唔唔、嗯、好舒服哦……我们要一起高潮哦。“

    沙央理边吻边说着。

    不过这好像也不难。这样紧紧拥抱着,是可以感受到对方所享受到的喜悦快

    感。

    简直可说是同体一心。

    就算两人特意一起高潮也无须造假。

    沙央理感觉越亢奋,脑袋瓜便越清楚。”啊…啊啊…噢唔唔——啊唔……对了…还…还有……十五秒左右……“

    紧贴的大腿开始颤抖着。

    她是快达到高潮了。

    明宏继续保持着紧绷状态。

    接着,他用手摸了摸沙央理的敏感部位。”啊啊唔、唔唔唔唔~、不行啊…我要泄了……“

    沙央理全身嘎答嘎答地抖着,用力的握着ròu棒。

    (就是现在——)

    明宏用超快的速度搓揉yīn蒂。

    同时,挣开握着ròu棒的手。”唔,唔唔唔…我要射了……唔啊,啊啊啊啊~!!“

    在发出高潮的绝响时,也同时射了精。

    噗噜噜——!

    刚开始jīng液还往直线射,但接着沙央理用手去乱搓乱摸搞得jīng液到处喷溅。

    两人就这样全身颤抖地陶醉在性高潮的快感里。接着,便躺在床上喘息。”好舒服哦!“

    沙央理说道。”唔嗯“

    明宏觉得她看起来更惹人爱怜。”两个人一起高潮感觉好棒,我可以感受到

    你也很舒服,这种感觉好幸福。“

    明宏心中想的跟她一样。

    接着,沙央理起身坐起,明宏也跟着爬起来。”啊啊弄得湿答答的。“

    看到jīng液乱射的样子,沙央理叹了口气。”弄得这么脏,你姐会生气吧?“”不,不会。不要紧——“

    明宏不经意地回答。

    但他立刻感到奇怪。

    (她说的姊姊是指由子吧,可是我现在是由子啊……)

    他脑中一片混乱。

    他看看沙央理,只见她微微笑着。

    (啊咧、我……是谁?)

    他觉得很不可思议——。”好了,别再装了,明宏。“

    沙央理的笑带着些恶作剧的感觉。

    明宏看了终于想通。”什么时候开始!?“

    他冲口便直接问。”你到我们学校来的时候。“”那你一开始就知道了——“”没错!“

    沙央理若无其事地脱光身上的衣服。

    明宏还愣愣地想着。

    既然她知道我是谁,为什么要跟我发生关系。还把她的第一次给了我!?”来,我们好久没做了。“

    沙央理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张着腿露出湿濡的花瓣。

    2”芳树!“

    有个可爱的声音在身后叫了一声。

    芳树吓一跳转过头看。

    虽然他已经脱离亚美跟瑞穗的魔掌,但对异性还是有些恐惧。

    这是星期天的下午。

    芳树跟明宏相约出来碰面。

    正当他站在两人约好的车站前广场时,有个女孩叫了他一声。

    他战战兢兢地回头一看,叫他的是个可爱的短发少女。

    (啊咧?)

    他在想这是谁,又觉得这张笑眯眯的脸好像似曾相识。(她是谁啊——?)

    可是他又想自己不可能认识这么可爱的女孩。

    无论是亲戚或是朋友。

    但这女孩是叫了他的名字。

    他应该不会完全不认识这个女孩吧。”你看不出来啊?“

    听女孩的说法,好像他们以前就认识。难道是他小学同学吗——?

    少女直盯盯地看着他慢慢走近。

    然后,靠近芳树的耳边说。”帮你亲一亲鸡鸡你就会想起来吧?“

    听到这话,芳树终于认了出来。”明宏——!?“

    他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我不是明宏,我是明宏的双胞胎姊姊由子。嘛,在前天以前我一直都是明

    宏就是了。“

    由子灿烂的笑着。

    芳树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似的。

    ***    ***    ***    ***”你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

    由子问四处张望的芳树。”唔嗯……“

    芳树眼睛直盯着屋子中间的大双人床看。

    由子说要来这种地方,芳树便跟着来。”我也是第一次。“

    由子自言自语的开始脱起衣服。”你…你干什么!?“

    芳树惊愕地叫着。”你不会不知道这种地方是干么用的吧?“

    由子脱到只剩下内衣裤。

    芳树看她脱成这样心中暗自想着。

    虽然她的头发短短的,但从她的身材看来,她的确是女的没错。这么说,自

    己原以为是跟同性亲热,结果还是跟女的。”你坐下。“

    被由子这么一说,芳树坐在床上。

    接着,由子便很自然地开始要帮芳树脱裤子。”啊…等一下……“

    看芳树急成那样,由子露出妖艳的笑容。”事到如今你还想假装清纯啊?“

    没两三下,芳树的下半身便整个暴露出来。

    看着只穿内衣裤的由子,他的ròu棒已经有了反应。”啊,你的包皮已经褪下来了。“

    看到整个露出的guī头,由子开心地笑着。”以前包皮还包着guī头,现在已经变成这样了。“

    由子不怀好意地笑着。”你该不会是后来自己打手枪打很多次吧?“

    芳树脸红红的看着她。

    他知道根本没办法糊弄过去只好乖乖的点头。”那你有没有边想我帮你口交

    的样子?“”唔嗯……“”我很高兴。“

    由子用唇亲了亲芳树那有点深粉红色的guī头。”啊唔——“

    芳树不自觉地缩了一下身体。”你还是一样那么敏感。“

    由子将ròu棒含入口中开始口交起来。

    温温热热湿湿滑滑的液体,紧紧沾缠着敏感的guī头黏膜。

    芳树现在知道她是明宏的姊姊。

    但他们姊弟为何要交换身份?

    她又为什么要帮自己?

    芳树心中充满着疑问。

    他有好多好多问题想问。

    但看由子忙着帮他口交也不会有空回答他。

    慢慢地,他开始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

    现在由子正在帮他口交,他若心有旁骛的话,对由子太失礼。

    现在他应该好好的享受这快感才对。

    他觉得由子的口交技巧比以前在屋顶上帮他口交时进步了许多。

    那时候由于事出突然他一下子就射了精,所以他当时可能也没那种闲情逸致

    注意什么技巧。

    但他知道这比亚美跟瑞穗帮他口交的快感还要爽上好几倍。

    瑞穗她们经验丰富,常帮他口交的很爽。

    由子并没有比她们厉害。

    看来,应该是自己对她的感情使快感加倍吧。

    (我喜欢她——?)

    芳树突然有这样的疑问。

    他喜欢的应该是他的同班同学。但那个他其实是个女的,他的感情可以这样

    就转换过来吗?

    芳树怀疑着。

    (可是…她就是她。)

    虽然外在看起来不一样,但内在是一样的。

    正当芳树这么想的同时,快感一口气充斥到他的背脊。

    由子将芳树射出的jīng液全吞下去。

    接着,两人冲了澡便全裸的躺在床上相拥着。”今天我们要真正的结合在一起。“

    两人紧紧相拥地吻着。

    芳树一吸rǔ头由子便不断地喘息着。

    而由子也用手握着硬直的ròu棒温柔地爱抚着。

    芳树的爱抚十分黏腻完全不像他这种年龄的男生作风。可能是因为他之前一

    直都处于被动,内心所累积的不满使他现在的行为变得积极。芳树从由子的腋下

    吻到侧身。

    吻到秘毛处,他也毫不迟疑地继续前进。”啊啊……嗯啊……唔啊——“

    由子张着大腿接受芳树的吻。

    yín水啾噜啾噜地响着。

    接着,秘部已然充分湿濡的由子便用正常体位接受了芳树。

    这是除了弟弟以外,第一个插入的ròu棒。”噢唔——!“

    芳树的尺寸不大,但不知为何插入体内的感觉却是如此饱满。由子觉得有些

    不解。

    或许是因为有一阵子没跟明宏做这件事的关系吧。”唔唔……“

    芳树开始抽插起ròu棒。

    (这样以后可能就会改变了……)

    被芳树猛力戳着,由子心里如此想着。

    她觉得自己沉溺在跟弟弟之间的乱伦关系里,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自甘堕

    落的行为是因为她想破坏现状。

    她想藉由跟弟弟的乱伦关系把旁人所认为的她毁掉。

    但这也只是一时的事情而已。

    事情结束后,她心里只剩下空虚。

    她根本就无法从这件事当中得到任何东西。

    其实她仔细想想,明宏对她来说是个很令她憧憬的存在。

    明宏不受旁人的束缚,喜欢怎样就怎样。

    她也很想活得像明宏那样。

    她一直是这么想。

    虽然明宏是她憧憬的存在,但也是造成她自卑的存在。

    藉由性爱互换身份,跟自己所憧憬的存在成为一体时,她是得到了快乐。

    但这还是无法改变她真正的自己。

    那不过是表面上的改变而已。

    虽然服装跟发型都变了,但她的内在还是一样。

    为了以后,她得让自己改头换面才行。

    她必须挣脱以往闭塞的世界,去认识新的世界才行。

    跟明宏互换身份就是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由子呻吟着。

    她心想,芳树应该也跟以前不同了。”好舒服哦……“

    她紧缩了下xiāo穴。”可是不要这么急嘛……我们可以慢慢享受……“

    她把双腿勾在芳树臀上。”慢慢享受也一样很舒服对不对?“

    芳树也满脸陶醉地急喘着。”你…你的里面好暖好湿好舒服哦……“

    由子心想,这可能就是真正的性爱。

    这还胜过跟明宏做时的快感。”舒不舒服?“

    芳树边扭着腰边问。”唔嗯…好舒服哦,我觉得身体好像整个浮起来了。“

    由子觉得跟明宏做爱时并没有这种感觉。他们两个只是为了达到性高潮而结

    合而已。

    其实她一点也没感到满足。

    所以她才会那么地贪求。”你剪头发了。“

    芳树突然这么问。

    可能是不想太快shè精吧。”唔嗯……跟你碰面以前……“”为什么?“

    由子声音微颤地回答。”因为我想改变。“”啊?“”来,再猛一点——“

    就这样,两人互相碰撞着彼此的耻部。

    3

    明宏shè精在沙央理的腹部后,边喘息边躺在她的身边。”你射了好多哦。“

    沙央理拿着面纸一脸满足的样子帮明宏擦着。”对不起,我也想让你射在里面,可是我今天是危险期。“

    其实两人结合后,明宏还有很多事不明了。他拼命在脑中想着整理着。”你…是因为知道我是明宏才跟我发生关系。“”怎么说好呢?就因为是你我才跟你在一起。“

    沙央理边摸着ròu棒边说。”这什么意思?“”因为……我喜欢你……“沙央理脸红地把头埋在明宏怀里。”可是我们以前见过吗?“”我远远的偷看你好几次,你应该没发现。当由子拿照片给我看时,我就觉

    得你不错。“”这么说——“

    由子说没跟沙央理聊过家里的事根本就是骗人的。

    这么说,由子跟沙央理是共犯。”由子她一切都知道了!?“”应该这么说吧,从她跟你互换身份后,她就要我好好加油。后来她还教了

    我许多。“

    这么说一切都是计划好的。”那…你跟由子之间……“”当然,由子很可爱我也很喜欢她,以前我是曾开玩笑的亲过她,但我喜欢

    男生。“”那你说那个什么两性人的事……“”你该不会真的相信吧。我还没那么蠢。“

    原来这一切全是由子跟沙央理所计划。

    明宏心想。

    结果,他就这么轻易地上了当。

    他觉得自己好像如来佛手掌里的孙悟空。

    原来这整件事的主谋是由子。

    沙央理只是从犯而已。”为什么?“

    明宏想不透由子的意图。”因为由子人很好啊。“

    沙央理天真地边摸ròu棒边说。”我跟由子说过,我觉得你很不错希望她能把你介绍给我。但由子说不行。

    后来她还把你们发生关系的事全告诉我。“

    明宏一脸愕然状。

    平时那么正经八百的由子怎么会跟她说这些。”当时我听了,觉得打击很大,但由子后来又说,她知道你们这样对你不太

    好,她说她会了结跟你的关系。她还说到时她就会把你托给我。她就是这样为你

    也为我设想得如此周到。她真是个好姊姊。“

    沙央理偷偷看着明宏。”由子若不是真的很相信我,就不会跟我说她跟你的事情。所以我也相信由

    子。“

    接着,她又笑笑地说。”搞不好我会喜欢上你是因为你是由子的弟弟呢。“

    沙央理说完边靠过来吻明宏。

    明宏自己也想过总有一天得解决跟由子之间的关系。但他这年纪要马上脱身

    并没有那么容易。

    由子是考虑到以后的问题吧。

    所以才会提出交换身份这种大胆的提案。

    (结果我们之间有的只是性爱。姊弟之间……不可能会有爱情……)

    若是真的相爱,绝对没办法容许这样的事发生。

    其实明宏仔细想想,当他听到由子爱抚芳树的ròu棒这件事时,他一点也不觉

    得嫉妒。

    他们姊弟之间真的只有性欲而已。

    但在这个房间里跟由子结合时,明宏的确有感受到爱这种感觉。原来那种爱

    的感觉也只不过是沉溺在性欲里的错觉罢了。

    而,由子也跟他一样!?”我想由子现在还是很喜欢你。“

    沙央理眼睛看着远方说道。”可是,我想那毕竟只是姊弟之情……我也不知该怎么形容……“

    明宏也觉得是这样。

    沙央理的爱抚让明宏ròu棒又开始硬直了起来。”又开始变大了。“

    沙央理开心地说着,还把脸靠近ròu棒。

    明宏抱着沙央理的臀部,用69体位。

    (好可爱哦——)

    看着沙央理的xiāo穴,明宏心想。

    明宏贴上去啾噜啾噜地吸着。”噢唔唔……唔…唔唔……“

    沙央理口中含着ròu棒呻吟着。

    舌尖来回地舔弄着小豆芽。”噢嗯嗯…噢唔……唔嗯嗯……“

    圆滚滚的臀部微微颤动着。

    股间飘散着着甜甜酸酸的汗臭味。

    呈现放射状的菊皱好像满敏感的。

    明宏想起以前在学校厕所跟教室帮沙央理亲屁屁时,沙央理也叫得很大声。”沙央理,你的屁屁很敏感哦。“

    说完,沙央理用大腿夹住他的脸。

    虽然他看不到沙央理的表情,但想必她应该是满脸通红。虽然沙央理常会有

    些大胆的举动让他觉得很惊讶,但这全都是沙央理想跟自己喜欢的男孩更亲密的

    关系。(原来她真的这么喜欢我……)

    明宏想到这里心中觉得好温暖。

    他想不到沙央理竟然会喜欢他这个跟自己姊姊搞乱伦的男生。

    沙央理真是个好女孩。

    明宏心中满怀着感激。

    现在他的ròu棒已经非常的硬直,也被沙央理的yín唇跟aì液还有口水弄得很湿

    很湿。”来,我们再来一次。“

    听到明宏这么一说,沙央理慢慢起身。”这次我们用这个姿势。“

    明宏仰躺着,让沙央理跨在他身上。

    这是他跟由子做爱时常用的骑乘体位。”啊——那我该怎么做?“”你自己放进去看看。“

    沙央理握着ròu棒,轻轻地沉下腰。”呀嗯…我觉得好怕哦……“

    guī头顶在耻蕊上后,沙央理便停了下来。

    她可能是怕加上自己的体重会把ròu棒插得太深。”不要紧,慢慢来,屁股放下来。“

    沙央理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照着做。”啊…放进去了……“

    可能是意识过度集中放在下体的关系,膣洞里的感觉变得很敏锐。ròu棒就这

    样噗滋噗滋地整根插入了蜜壶里。”唔嗯……“

    坐在明宏身上,沙央理喘了口大气,好像完成了件大事似的。”我觉得好像插得很深。“

    沙央理扭着腰。”你把屁股抬起来看看。“

    沙央理挺起腰。”然后放下来。“

    一口气沉下腰,在发出噗滋一声的同时,沙央理也唔唔地呻吟着。”不要急,你自己动动看。“”啊唔——“

    虽然不太习惯,但沙央理也慢慢抓住了诀窍。上下摇动是很难,但慢慢的她

    也开始会享受那股前后扭腰的插入感。

    明宏配合着她的律动抽送ròu棒。

    aì液湿答答的从xiāo穴里流出,沾湿了他的yīn囊。”明宏的鸡鸡好大…好舒服哦……“

    沙央理舒服地叫着。

    当两人的快感还未高涨,又回到互相用唇舌爱抚的形式。”唔嗯——“

    明宏背脊也微微颤动着。”……对了,我们再一起高潮吧。“

    沙央理双腿微颤地说。”嗯——“

    这次不需要算时间了。

    只要爱抚彼此的性器官就能让彼此达到高潮。”唔嗯嗯……唔嗯……我要泄了——!“

    沙央理忍不住松口叫了起来。

    明宏用唇不停地搓着小豆芽,还用舌尖啾噜啾噜地吸着。”啊唔唔…啊唔…我要…我要泄了……唔唔唔唔——!“

    就在沙央理的腿紧紧夹住的瞬间,明宏也射出温热的jīng液。

    就在全身还沉浸在快感的悸动里,沙央理口含着ròu棒拼命吸。

    而明宏也将沙央理xiāo穴所流出的淡白色aì液全吞了下去。

    沙央理躺在仰躺的明宏身上。

    两人汗湿湿的搂在一起。”重不重?“”不会,感觉像有点重的棉被。“

    不只是肉体,明宏觉得两人连心灵都结合为一体。性交的快感并不是全部。

    现在明宏得到跟由子在一起时所没有的满足感。

    他觉得心里感觉很温暖。

    但有件事他又觉得很在意。

    他自己有了沙央理。

    但是——。”不知道由子会怎么样……“”啊?“

    沙央理想了想,”她没问题的,其实她这个人很坚强,她一定会改变的。“”她会改变……?“

    改变什么?

    明宏根本听不懂这话的意思。

    他仔细想想,这几天他觉得由子是跟以前不太一样。

    说白一点就是变得比以前更开朗。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由子不要改变。

    可是他不能这么自私。

    但是——明宏心想。

    可能他自己也已经改变了。

    虽然外表看起来没什么不同。

    但他整个人的内在的确是跟以前不一样。

    现在他终于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而且他现在还跟一个这样的美少女身心合一。

    他并没有改变自己。

    只是成了真正的自己而已。

    明宏现在终于可以理解沙央理所说的意思。

    的确,由子的眼神里是比以前增添了更多的光辉。

    她应该也成了真正的自己吧。”对了,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沙央理害羞地说。”什么事?“

    沙央理脸红红的扭着身体。”下次…你能不能扮成女生跟我做?“

    明宏对她这个要求感到十分惊愕。”因为你扮女生的样子很可爱嘛。而且都是女生做起来感觉很刺激。“

    说完,沙央理急忙解释。”当然,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不是女同志。“

    (她也是终于了解真正的自己吧)

    明宏微笑地答应了她。”那我再跟由子交换,我们在学校里做。“”啊呀,你真讨厌。“

    沙央理虽胀红着脸,眼神里却满怀着期待。

    【完】

    ☆★☆★☆★☆★☆★☆★☆★☆★☆★☆★☆★☆★☆★☆★☆★☆★☆★☆

    召集人:”非常感谢您,如果没有您的出现,今年就连一篇

    扫描文都没有了。“

    DOGZHANG:”这是我第一次参加风月的年终征稿,

    在风月待了时间也不短了,正好在幻剑的一个朋友BIGWAV

    E那里,得到了这个图档就OCR出来参加了!在元元关闭后,

    网上情色小说的发布就成了大问题,没地方了!好在还有风月的

    存在,很幸运。别的我也不说什么了,希望大家以后继续支持风

    月吧!为我自己也为大家嘛!让我们这些yín民有个好去处!“

    小色鳖:”很感谢您的辛劳,能不能说说工作心得呢?“

    DOGZHANG:”扫描心得有一点,我应该说是从20

    01年就开始OCR了,主要是OCR武侠、奇幻等。OCR了

    不少小说,总的来说,OCR时一定要仔细,看图档要仔细,遇

    到不会的字我一般都查字典解决,我不想做的文档留有遗憾,做

    完后再读一遍文档查看有没有遗漏和错误!对速度我一般不大注

    意,我自己觉得首要是保证质量,其次才是速度。所以说OCR

    要有耐心,同时要喜欢,不喜欢是没法长时间坚持的!“

    召集人:”现在欢迎一千零一夜的下一篇·囚牢未来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