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走|背道

作品:《[妻子的诱惑]成为具恩才

    赶走|背道

    “我们郑家怎么这么倒霉碰到你这么个败家媳妇啊,诚心的是想把我们逼死啊”白美仁嚎啕大哭起来,手还是死命的捶向申爱利“你把房子给我要回来,不然我,我跟你拼了!”

    “申爱利,你这个毒妇,演什么演啊,我看就是你和他们勾结起来把我们家给卖了,太狠毒了,太狠毒了”郑乔彬一边呲牙咧嘴的抚触伤口,一边愤怒的叫骂。小眼睛瞪得溜圆,眉头紧紧皱成一坨,脸上的肉也因为情绪激动而颤颤巍巍的,表情十分的狰狞。

    “闵素姬、具恩才!!你们竟敢联合起来耍我,我绝对绝对不会轻易地放过你们的”申爱利此时根本就无暇顾及郑乔彬和白美仁的愤怒,她心里只想要把她今天所受的屈辱全部还给素姬和恩才。她潜意识里就认为她被耍这件事有恩才的参与,可见她对恩才的执着与恨意已经到了极其变态的程度了。

    “我们不管你们怎么解决,这房子是我们通过合法途径买来的,请你们一天之内搬走,不然可别怪我们使用非常手段了”秘看够了相互指责的戏码后,提醒道。

    “我们才是房子的主人,我们根本就没卖这房子,钱我们也没见着,凭什么让我们搬出去,这样不行”郑乔彬被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目前最重要的是要保护好自家的房子,等这事儿完成之后再好好收拾申爱利。

    “是啊是啊,你们不能这么不讲理,怎么可以把身为主人的我们赶出去?!”白美仁一听郑乔彬这么说,顿时有了底气,挺直了腰板,扬了扬下巴说道。

    “我说了我这里手续都是合法的,至于你们卖没卖是你们的事情了,不服气的话可以去申诉的,如果你们觉得可能成功的话,不过在这之前请你们主动离开,不然我们会强制执行”见他们开始胡搅蛮缠,小秘也不生气,再一次提出要他们即刻搬走的要求。

    强制执行神马的郑乔彬他们也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些彪悍的大汉们可不是吃白饭的,收拾他们可是绰绰有余的。

    此时不搬其实是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不说这些人已经有了拥有这所房子的合法手续,就说这几个壮汉他们也是搞不定的,要是把人惹急了,他们肯定会被收拾的很惨的,没准儿什么都没拿就被人扔出来了。

    最后郑乔彬他们还是老老实实的进别墅里收拾东西了,郑乔彬和白美仁把所有值点钱的东西全部打成一包一包,甚至连冰箱、洗衣机这种又大又重的东西都费劲力气一点点的往外挪。相比之下,申爱利就理智很多了的,只收拾了珠宝、衣服、简单的日用品,以及尼诺最最喜欢的玩具。

    郑乔彬他们的东西太多了,还是几个黑衣壮汉帮他们把大件东西抬出去的。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熟悉的大门无情的砰的一声关上,回头再看看他们带出来的小山似的东西,郑乔彬和白美仁真的欲哭无泪了,这些东西他们根本就运不走的。

    “乔彬啊,我们要怎么办?”白美仁眼含热泪,希冀的目光投向郑乔彬。

    “只能找搬家公司的吧,先等等吧”郑乔彬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往路的左右张望一边回答道“我们去找爸爸吧,他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肯定的,你爸爸不会不管我们的”白美仁一个劲儿的点头说着肯定的话语,似乎是在安慰她不怎么自信的心。

    “申爱利,你不许走,我们的帐还没算完!想走就先把你卖房子的钱给我吐出来!”郑乔彬心里正烦躁着呢,就见爱利拖着大行李箱抱着尼诺就要走,他自然是不肯的,立马快步跟上死死地扣住申爱利胳膊。

    “你给我放手”爱利被郑乔彬捏得很疼,不由得开始用力扭动挣扎。

    “爸爸,坏!!放开妈妈!!”尼诺似乎体会到了妈妈的痛苦,哭叫着拍打郑乔彬的手臂。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郑乔彬被小孩子哭闹的声音弄得更心烦了,再加上他现在已经认为尼诺不是他的孩子了,语气自然是很凶的,差点儿把杂种那个词儿脱口说出。

    “郑-乔-彬!!”爱利眼神立马变得极其凶狠,死死地瞪着郑乔彬,大声的喝止声愣是把郑乔彬要说出的下半截话给吓回去了。

    “凶什么凶?你有什么脸凶”郑乔彬才不想表现出自己刚才其实被吓到的样子,嘟哝着不满的话,死死攥住爱利手臂的手也是不由自主的松开了些。

    “尼诺乖,妈妈没事儿,别哭了”申爱利不屑的目光扫过郑乔彬,然后缓了缓此刻尖锐的情绪,柔声安抚尼诺。

    曾经申爱利不重视这个孩子、不喜欢这个孩子,可她伤心时、痛苦时、绝望时、高兴时,都只有这个孩子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始终亲近着自己。在她彻底放弃挽回郑乔彬之后,她就把尼诺当成是自己未来的希望,所以不舍得尼诺受一点点委屈。

    “别以为我想跟你生活在一起,要不是你还攥着我们的房钱,早就让你滚蛋了”郑乔彬被申爱利的眼神儿跟刺激到了,但又心有余悸不敢朝申爱利发怒,一脚踢向旁边的行李箱,表情愤然。

    申爱利一言不发,抱着尼诺坐在打包的行李堆上。郑乔彬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心里憋着一股邪火,所以打电话叫搬家公司来接他们的时候他的语气非常的不好,加上他提出的条件也挺苛刻的,连着好几家都不愿接他们的生意。最后郑乔彬也无力了,腿酸的要命,巴不得有人赶紧来解救他们,哪还敢发脾气啊!

    等搬家公司的车到别墅门口的时候,郑乔彬和白美仁差点儿从那堆行李上蹦起来大叫,来的车然是个车身斑驳、车头凹陷的破卡车!!坚决不能做这车啊,实在是太丢人了!郑乔彬和白美仁万分唾弃的打量着面前的破车。

    不过没办法,除了这破车他们真的没别的可以用的了,总不能一直守着这堆行李干等在这里吧。于是两人一边嫌弃一边积极的往车上搬。开车的大叔看他们搬的挺费力的,就上手帮他们搬冰箱、空调、电视什么的,结果刚搬起来就被白美仁尖叫着叫停。

    “你,你,你给我们放下,弄坏了怎么办?你赔得起吗?慢慢放下,我们自己弄”

    气得那大叔直接把东西啪的一声放在地上,回到自己驾驶室里歇着去了,顺便看看这俩人累死累活的狼狈样。

    东西差不多搬完的时候郑乔彬就爬上车了,剩下的零零碎碎的东西由白美仁放到车上,主要是他俩担心如果这时候不在车上那司机会拉着他们的值钱东西跑了。白美仁此刻已经累到不行了,不过她可不放心申爱利,所以根本没想要她来帮忙。

    “申爱利,你给我站住,别想跑!!站住!!”车都要开了,申爱利也没有上车的打算,反而是抱着尼诺拖着行李箱转身施施然离开,压根儿就不甩郑乔彬和白美仁疯狂的叫喊。

    白美仁本来都累得够呛了,不过为了不让爱利卷着自家的钱逃走还是拔足追了过去,当然速度是极缓慢的。郑乔彬则是站在破货车上两难,他非常想把申爱利给拽回来,不过又怕自己下车了司机就开车跑了,就这么犹豫的功夫,爱利拦到了一辆出租,往另外的岔路口走了。

    郑乔彬和白美仁只得憋下这口气,等自己安顿好了再找申爱利算账。

    不过也活该他们倒霉,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到了郑夏赵住的地方却还进不去。郑夏赵不在家,带着夏时去置办嫁妆去了。郑乔彬和白美仁给郑夏赵打了很多个电话,不过都没有人接,只得忍着疲累和困倦在行李堆旁继续等待,不过没一会儿两人便打盹瞌睡起来了,不知不觉间引来不少人围观指点。

    郑夏赵带着夏时回来的时候天已然黑了,父女俩有说有笑的提着几个袋子往自家门口走,那些大件的物品过后会由商场直接送到家里。到家门郑夏赵一看,脸便黑得不像话,而夏时则立马躲到了郑夏赵的身后,脸上单纯的喜悦消失的无影无踪。郑夏赵一看夏时心情如此低落,顿时十分心疼,对这母女俩的不满更上升到了一定的等级。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郑夏赵揪着郑乔彬的衣领边晃悠边厉声质问。“唔,爸?你可终于回来了”郑乔彬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目光迷蒙而呆滞,嘴角还残留着一道口水印。等看清郑夏赵的黑脸后顿时高兴的抱住郑夏赵的手臂,一脸委屈的说。那模样看得郑夏赵拳头直痒痒,特别想揍他一顿。

    “爸,我可是你唯一的儿子啊,你就可怜可怜我吧,还有我妈,我们都被人赶出来了,没地方住啊”郑乔彬苦着一张脸说。

    “老公,你不能这么对我啊,我们是夫妻,你说你多久没回家看我了,我们应该住在一起,对吧”白美仁也是可怜兮兮的撒娇道。

    “房子呢?又去赌了?所以把房子输了?!你们,你们还有脸跑到我这里来哭!”郑夏赵气得直抚xiōng口,身子一颤一颤的,伸手就要打郑乔彬,不过被他躲过去了。

    “是申爱利那死丫头!她把我们的房子给卖了!!”白美仁不服气的辩解道。

    白美仁此刻的表情很是狰狞,让夏时看到更是勾起了她之前被骂的经历,就更怯怯的往郑夏赵身后缩。

    “你个傻,额,夏时,我是嫂子啊,不认识了吗?来,让嫂子看看”白美仁见郑夏赵脸色更加的难看,顿时觉得夏时故意这样做来陷害她,不过此时也不能骂她,就缓和了下心绪,做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

    “别演戏了,我不可能让你们住进来,你们之前做的事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但夏时绝对不能再让你们伤害到”郑夏赵极其坚决地说。

    作者有话要说:嗷,最近天天加班,每天就几百字的在码字,抱歉哈

    不过也快完结了,我会尽量多码字的,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