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欲侠女8完

作品:《迷欲侠女

    迷欲侠女8完

    抱歉久等了。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写不出来…拖了好久…

    总算是个结局,如果大家看的不爽,在此说声抱歉。

    8

    偎在床沿,看着窗外夜色渐浓,陆寒幽轻轻吁了一口气,软绵绵的娇躯一点也不想动,纤手无意识地抚着自己赤裸的胴体,芳心百感交集,也不知该怎么形容此刻心中的感觉;自她在姐夫胯下从少女变成妇人算起,不过区区三日,但这三日内自己的变化,却是远远超乎想像。

    虽说从回到此处,陆寒幽对接下来的事情早有思想准备,但事到临头,才知其中滋味,尤其朱朋和苟酉也不知是因为本就性好渔色、无女不欢,还是因为两个姐姐有孕在身,憋的太久了,才将一腔欲火都在自己身上发泄,这三日里不只夜夜都要被两人轮流奸yín,直到身子软到不能再软、子宫饱到不能再饱,才让陆寒幽在一身狼藉中睡去,白天里虽不会急色到有机会便上马,口头手上的轻薄却是少不了。

    更过份的是苟酉还会选时间地点,偏偏朱朋却是不管不顾,常在姐妹面前这么搞,陆寒幽即便身心早被征服,脸儿嫩薄的她也受不了;可姐姐们却是满脸羞意兼鼓励,也不管这算不得好胎教,加上陆寒幽羞嫩娇柔,可不像初到此处时的陆寒冰还敢大发娇嗔,调弄面薄的她很快便变成了朱朋的嗜好,弄的陆寒幽愈发无力抗拒。

    只是在陆寒幽连着三夜被两人侍候到骨软筋酥之后,也该轮到小妹破身了,今夜的主角是犹然含苞待放的陆寒玉,旁观的陆寒幽本来没什么事,只是她身心都已被情欲彻底占满,即便知道今夜自己独守空闺,可连续三夜的美妙记忆,让她光只躺倒床上,身体便本能地软了。

    听门开的声音,陆寒幽娇躯一震,玉手遮上掩下,却将迷人处若隐若现,尤其玉腿轻夹间若有似无的水光,只要是男人就忍耐不住,迷濛的美目一撇,却见进来的竟是陆寒玉,脸儿一红的陆寒幽松开了手,一把抓起被子掩住春光,这才想到今夜轮不到自己,芳心不由有些幽怨,又不由有些期待,当陆寒玉在自己眼前被破了身子,春光漫溢的模样也不知会让自己羞成什么样子。

    “怎么了,寒玉?”见陆寒玉缓步而入,薄纱之中春光烂漫,脚步颇有些蹒跚,已是过来人的陆寒幽原以为是这小妹子害羞所致,芳心本还想着这小妹本来看似热情的很,为姐夫品箫之间像是什么都不顾了,没想到临到花苞刚开,也会害羞;可细细一看,妹子轻咬樱唇,纤手轻抚雪臀,面上似疼还喜,却颇有些尝过了美事的模样,再想到这几日自己被姐夫们调笑的魂销骨软,却不怎么见小妹多口,竟是出人意料地躲在房内不出来,陆寒幽心下不由疑了起来。

    “嗯…那个…”听陆寒幽一问,陆寒玉脸儿晕红,脸上神情似是犹惧余疼,又加了些少女怀春的期待,纤手在臀上轻抚了几下,声音都不由扭捏起来,“还不是姐夫…他们…”

    “怎么了?”纤手轻伸,将妹子揽到了身边,陆寒幽细赏着陆寒玉的娇羞神态,一边不由心想,前几夜自己欲语还羞、又喜又惧地准备将身子献出时,是否也是这般神情?“姐夫…已经先欺负你了吗?告诉姐姐…”

    “嗯…他们坏蛋…”纤手轻抚着雪臀,似还有余悸,更多的却是对即将来到情事的期盼,坐到床上的陆寒玉竟不由有些护疼地轻颤起来,“三天前一早…他们就…就把寒玉轮奸了…”

    “咦?”听陆寒玉这么一说,陆寒幽不由惊咦出声。虽说仔细想来也非异事,毕竟早知两个娇媚羞怯的小姑娘,迟早是自己的床上玩物,他们会等不到晚上,找到机会就夺了小姑娘的贞洁,也是理所当然,但先不说前些天两人才刚把自己搞上手,一心只顾着调戏自己这刚沉迷的小妇人,怎么也不会有余力对陆寒玉动手,光只薄纱之中,陆寒玉臂上那一点殷红守宫砂犹然未褪,便知陆寒玉含苞未破,可看到她的手护臀不放,陆寒幽也想到了大半。

    “嗯…”见陆寒幽又似了解又似惊讶的神情,陆寒玉娇羞一笑,向姐姐的怀抱又凑的紧了些,先前下山之时,没有大姐二姐照拂,她和三姐可比以往更亲近多了,“三姐破瓜的那晚…寒玉在旁边房里听着…隔天一早便先去洗浴,没想到…没想到正碰到去洗浴的姐夫…跟他们在大浴池里一起洗…然后…他们…就让寒玉菊花开了…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弄的寒玉好痛…又好想…然后就这样…每天一大早…寒玉就在浴池里等着开花…后面好痛…白天只好不出房门了…”

    “这…这样…”听的羞意大作,陆寒幽一张小脸蛋儿红的似可掐出水来,她不是不知道陆寒玉的恶习,先前才刚留在此处的那几夜,这小妹便不识羞耻地偷听姐姐姐夫们的行事,自己既被两个姐夫轮流搞上了,这小妮子自然不会放过,只没想到听壁脚的小姑娘隔日洗浴时,竟会遇上那两只色狼,只是屁股开花,还真算她运气,“寒玉坏…你也是坏蛋一个…”

    “所以…所以寒玉才吃到苦头了嘛…”听姐姐这么说,陆寒玉嘟起了小嘴儿,纤手不由在臀上滑动着。想到浴池之中三人裸裎以对,被他们大手摩弄之下,搞的自己心湖荡漾着,忍不住就想把处子身献上,只是两人似刻意想欺负自己,只在旱道上大逞雄风,弄的陆寒玉菊穴胀疼难休,偏生那处与桃花源只隔着一层薄皮,涨满撑实之间,强烈的感觉也传到桃花源里了,那种似疼似爽的滋味,令陆寒玉不由痴然,也只好翘着雪臀,任两人为所欲为,菊穴也不知受了几次yín精灌溉,“真的…好痛呢…搞的寒玉只能哭…他们都好坏…”

    “你啊…”虽说陆寒玉满嘴痛苦难当,但陆寒幽也是过来人了,见她眉目含春、香肌绯红,脸上神情两三分是苦楚,剩下七八分却是期待和喜悦,便知这小姑娘花苞未破,心早给两个姐夫收去了,不由伸手在她颊上拧了拧,捏的陆寒玉娇嗔不依。

    虽然陆寒香早看出端倪,先前就告诉过自己,陆寒玉虽说年幼娇嫩,要说药力影响也是四女中最弱的,可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对性爱之事的接受度却远超姐姐们,破瓜之夜只怕就要难耐情欲,心甘情愿地梅开数度,到时说不定也苦了自己这旁观者;但直到现在,陆寒幽才真的确定,这小妹子春情已动,今夜自己眼前的春宫,怕是精彩无比,想到此处她美目轻飘,却见陆寒玉薄纱之内,两点樱桃已是酒红俏立,极是惹人眼目,不由伸指轻弹了一下,弹的陆寒玉娇嗔不依,“哎…三姐…别这样…连你也…也这样逗寒玉…寒玉不依啊…”

    “嗯?姐夫们…也是吗?”

    “是…是啊…”想到在浴池之中,自己被两人摆布的春心荡漾,娇羞依顺地趴在池沿,把雪臀高高翘起,任他们为所欲为,一个在自己菊穴中放纵,另一个就在自己眼前大作文章,樱唇美rǔ也不知被ròu棒轻薄过几回,陆寒玉便不由大感刺激,虽也知道对个含苞未破的处子而言,这等渴望未免有些夸张,可心底的本能,却是压抑不得的,“常…常常这样…”

    “那今晚…就有得你精彩了…”纤指轻按在纱上,指腹缓缓搓揉起来,搓的陆寒玉不住娇吟,身子似都软了,虽隔着一层薄纱,但女子动情之时,俏挺的美rǔ自是敏感异常,加上纱裳轻薄犹似透明,两点蓓蕾被姐姐这样触摸,教陆寒玉那里经受得起?只听得姐姐在旁轻语,“寒玉这么敏感…比姐姐还容易动情…姐夫们想必拿你如珠如宝…今晚说不定要…来了一次又一次…恐怕没有寒玉休息的时候呢!你小心…别被弄坏了…”

    “嗯…”纤手轻扣着姐姐皓腕,本想抑止姐姐双手的动作,却是一点力气也无,那模样简直就像她拉着姐姐的手不放似的,陆寒玉羞赧已极,偏生身子里的火却是愈发高昂,茫然的芳心不由想着,被姐姐摸弄的这般情动,体内早已欲火焚身,桃花源早已溪水泛滥,今夜的自己想必会被姐夫们尽情享用,虽说难免有些怕,但期待的感觉却更强烈,光只菊花盛开时就那样痛快了,当桃花源被迫在姐夫们的ròu棒开放之时,真不知会是怎么样的快乐?

    尤其前些日子与姐夫们的肉体接触,早让两人对这两个小姑娘的胴体有了更多了解,即便未曾真正销魂,却已明白了两女间的差别,陆寒幽固是娇柔羞怯,令人不忍纵放,可床笫间却也畅美,可陆寒玉却是在娇稚的外表下,潜藏着无比火辣的本性,陆寒玉自己也知道,这般敏感却又热情的自己,绝对是姐夫们的床上美食,在浴池间被干的屁股开花,又痛又舒服的喘叫之间,朱朋早已撂了话,要让自己在破瓜之夜,便被彻底征服于床笫间,那霸道样儿让陆寒玉又怕又爱,对今晚的种种早已满心期待。

    “会不会…被搞的像大姐二姐那样?”被陆寒幽纤手抚弄,陆寒玉极是受用,舒服到美目都眯了起来。在山下时两女也曾这样互抚,可也不知是已有床上经验妇人的手段,远胜处子之时,还是自己怀春难耐,身体太过敏感了呢?陆寒玉竟不由软绵绵地败下阵来,只任姐姐的手为所欲为,“姐姐们…才破身就…就被姐夫搞了好几回呢…”

    “也有可能喔…”想到那一夜,陆寒幽也不由羞了,虽说陆寒香早早把小妹们赶进房间里去,但好奇心最是难掩,偷窥加听壁脚的事自不会少了;加上事后朱朋苟酉嘴上不留德,那夜之事也难免挂在嘴边,她们自是知道,两个姐姐破瓜那日便各都被搞了三四回,从骨子里酥到外头。

    那一夜之后,温柔大方的陆寒香自是彻底沉沦,便连冷艳如冰霜的大姐,也拜服在两人胯下,只是陆寒幽自己不济,可不像姐姐那般纵放销魂,破身之夜也只浅尝即止,这几夜虽说夜夜贪欢,实则除了左右逢迎外,也没多夸张;不过看陆寒玉这样子,可不像自己还需适应,从处子到yín娃几乎只差了一张膜,想来今夜的她,恐怕可以试试破大姐二姐的纪录,“不过…今晚是寒玉的晚上…无论寒玉被干的怎么求饶、怎么哭叫,姐姐都帮不上忙…”

    “嗯…寒玉知道…”虽说前面几日的试验间,樱唇美rǔ已不知被男人轻薄过几回,连男人ròu棒的形状温度,都已深深烙在肌肤之间,虽说连菊穴也在他们的ròu棒下开了花,但终究那层处女膜未破,说到这般事陆寒玉仍不由脸红耳赤;但芳心中隐隐的期盼,加上不只被男人轻薄玩弄之时,就连现在说到床笫间事,桃花源都不由湿润起来,内里酥痒难当,只待男人的ròu棒插入止痒,陆寒玉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想了,“寒玉会好好放开…好好享受…”

    天哪!陆寒幽心中暗叫救命,她可真没想到,小妹子会有这种回应,看来她的芳心早被男人们收了去,今夜破身不过是个仪式,代表了陆寒玉正式成为两人的玩物;只是陆寒幽前几夜,这玩物也当的心花怒放,恋奸情热之中,自不会想要阻止小妹,她温柔地帮陆寒玉褪去了蔽体薄纱,嘴上打趣着,“好寒玉放心…小yín娃就要有个yín娃样子…剥光了等他们来上…”

    “嗯…姐姐…坏…”没想到向来羞涩的陆寒幽,竟这么大胆地在自己身上巡游不止,陆寒玉羞痒之间,也不由放松了心情,跟姐姐嬉闹起来。

    正嬉玩之间,突然觉得身上多了两双手,不像三姐那般温柔轻巧,虽是一胖一瘦,抚弄之间却都是极尽yín戏之能事,陆寒玉媚目如丝,轻轻地哼着,“哎…姐姐…你坏…嗯…姐夫…姐夫也是…就这么…玩弄寒玉…哎…好痒…嗯…也好舒服…”

    本来两人便是此中高手,不然也不能让几位江湖侠女成为胯下禁脔,使她们心魂俱醉地臣服yín威之下,加上陆寒玉娇躯敏感柔嫩,早已动情下更不堪男人的刺激,不知不觉间玉腿已敞在男人手下,缕缕情思从桃花源中缓缓溢出,被两人的手指头温柔又火烈地爱抚着,勾的陆寒玉芳心酥痒,身子直扭,声音软地似沁了蜜,“嗯…哎…坏…姐夫…讨厌…寒玉…不行了…”

    “这么快就不行了?”朱朋嘿嘿一笑,两人的经验可不是白得的,陆寒玉嘴上说是不行,桃花源却是松紧适度地吸吮着入侵的手指,一副活力十足的模样,看得出若两人不全力以赴,今夜怕是难让这小yín娃痛快了,“姐夫…可是要轮着上你呢…”

    “嗯…寒玉…哎…寒玉等着呢…”轻轻地呻吟着,看两人将手举到眼前,含羞地香舌轻吐,将自己桃花源中的甜蜜扫入口中,这羞人的动作,令陆寒玉欲火大旺,媚目勾魂地望着两人,“寒玉排行寒字辈…上面下面、前面后面的几张口…本就是要含着姐夫的宝贝的…姐夫今晚…别太怜惜寒玉…尽情的…在寒玉身上发泄…寒玉想要…要把姐夫的jīng液…全都吃下去…嗯…”

    本来一进房时,见两个赤裸美女互相抚慰,尤其两个美人儿眉目依稀相似,虽同是欲火如焚,神情却颇有不同,看的两人ròu棒都挺了起来,现在又被陆寒玉娇媚诱惑的几声,勾的ròu棒都发痛了,两人一打眼色,陆寒幽便会意退了开去,纤手轻取白巾覆在陆寒玉股下,由得苟酉压住了这热情洋溢的小妹子,“嗯…好个yín荡娇媚的小玉儿…苟苟姐夫…就要是接收你的贞Cāo了…”

    “嗯…姐夫…姐夫来吧…让寒玉…破身吧…猪头姐夫放心…等会儿…就轮你了…要慢慢等喔…”虽被苟酉压在身下,一双玉腿驯服地张开,轻轻地勾到苟酉腰间,让那粉红湿濡的桃花源完全敞开,陆寒玉却也不忘转过头去,在旁边朱朋的身上吻上几口。

    虽知自己的ròu棒较为粗壮,不适合让初尝滋味的处子尝试,不过老占不到处子身,朱朋心中难免有些怨怼,但被陆寒玉这样娇嗲几句,心中那怨也就熄了,反是火愈发旺了,他刻意压下身来,用胯下硬挺的ròu棒在陆寒玉唇间轻薄地扫了几下,被她小小甜甜的唇舌舐了几口,大觉舒畅,“小玉儿放心…今晚…猪头姐夫可不会放过你…保证把yín荡的小玉儿干的神魂颠倒…让小玉儿一夜之间…就从处女变成荡妇…”

    “嗯…小玉儿等着…”本来还有三分羞意,但在两人的撩拨之下,陆寒玉只觉体内欲火狂烧,尤其苟酉虽压着她,却不忙进犯,只把ròu棒火烫肿胀的头处,在桃花源口轻轻拭擦,勾的她里头好空外头好痒,好想将那宝贝迎进来,唇间放送的春意更加撩人,“哎…等着姐夫…开了小玉儿的苞…把小玉儿上面下面、前面后面…都灌的满满的…再吃不下其他东西…”

    “这张小甜嘴儿可不行…”俯下身,轻轻地在陆寒玉唇上吻了几口,连舌头都伸了进去,好生撩了她一会儿,苟酉这才松开,“今晚啊…姐夫要让小玉儿叫床叫足一晚…不只寒幽妹妹…连姐姐们都要听到…小玉儿是怎么yín乱地献身子的…”

    “讨厌…坏蛋…”被几句轻薄话儿撩拨的羞意大作,偏生满心的期待就是接下来的一切,陆寒玉也抗拒不得,只娇滴滴地嗔着,“姐夫…嗯…干了小玉儿吧…啊…”

    在陆寒玉的娇吟之中,苟酉终于开始了动作,ròu棒像条虫一般轻轻地钻营着,慢慢地把头钻了进去,随即身子也进去了,却是动作极缓,好像在桃花源里观光似的,慢吞吞地左磨右旋,将窄紧的桃花源渐渐撑开。虽说被ròu棒开垦的桃花源颇有几分痛处难免,但满腔的幸福感觉,混在那浓郁的情欲之中,陆寒玉竟不觉怎么痛苦,甚至还挺着纤腰,雪臀轻轻扭动,一点一点地将ròu棒迎了进来,动作之间娇躯汗水渐泛,那莹白的肌肤美的犹似生光。

    “嗯…到了喔…”感觉ròu棒终于触及了阻碍,苟酉微微一笑,俯下身在陆寒玉唇上轻叼了两下,一旁的朱朋竟也凑上了兴,让陆寒玉甜蜜娇俏的唇舌,在两人的吻吮间忙个不休,桃花源深处的饥渴愈甚,偏偏ròu棒已兵临城下,正似有若无地点着那层薄膜,处子的最后一分娇羞,让陆寒玉怎也不敢多加动作,只撑着听两人笑语调戏,“小玉儿乖…说几句好听的…”

    “是…哎…你坏…你们都…都坏…”想到自己很快就要被夺了处子身,和姐姐一般在男人胯下婉转承欢,尤其今夜自己也不知要被两人轮奸几回,有点怕受不住又爱那滋味,陆寒玉只觉体内愈来愈热、愈来愈软,几乎已提不起力气,可桃花源深处却是酥痒难当,只待男人前往止痒,声音不由都颤了起来,“苟苟姐夫…你…你的宝贝又烫又大…钻…都钻在痒处…嗯…胀的小玉儿好舒服…坏蛋姐夫…快…用你的大棒子…让小玉儿做女人吧…那…猪头姐夫…你等一下…嗯…等苟苟姐夫射了…小玉儿…就可以被你干了…乖乖的等喔…啊…”

    软语呻吟之间,陆寒玉只觉娇躯愈发火热,就在她纤腰轻扭、羞不自胜时,苟酉猛力一挺,她只觉桃花源一疼,那撕裂般的苦楚甚至压过了遍体的快乐,忍不住缠紧了他,生怕他再动一下,朦胧的美目泪眼汪汪。要说痛嘛,偏生是自己要求他的侵犯;要说想嘛,可身子却是不堪苦楚,一时间陆寒玉甚至不知该怎么反应,毕竟肌肤愈是敏感,对苦对乐的感觉同样愈是强烈。

    不过苟酉也不是不知情识趣的鲁男子,从陆寒玉的本能反应,便感觉得出她的苦处,硬挺的ròu棒顶紧了她的深处不动,只用心感受着桃花源紧窄娇怯的吸吮,同时弓起身子,一边吻住了她轻舔慢吮,勾引着她的小舌在口中轻吟慢舞,一边也让陆寒玉饱挺的比几个姐姐更丰腴的美rǔ不受压制;同时朱朋也反应过来,双手掌握玉rǔ,温柔又强烈地搓揉起来,还让陆寒幽一旁动作,纤指轻轻地在小妹纤巧的腰间搔动着,刺激着她的敏感穴位。

    本来陆寒玉便已情动,身子酥软火热,若非感觉敏锐到连那痛楚都无法抹灭,也不致这般紧张,缓得半晌后被三人同时动作,搔弄的骨子都软了,又被苟酉灵巧的舌头勾引的气喘吁吁,痛楚过后身子已不堪寂寞地扭动起来,若非唇舌犹在苟酉的控制之下,真要开口恳求了。

    “好小玉儿…还痛吗?”

    “痛…姐夫这么大…又这么硬…小玉儿一时…唔…一时吃不消…”痴痴迷迷地呻吟出声,身子虽本能地轻扭着,但桃花源中的伤处却是愈动愈痛,可里头的濡湿却也愈渐润滑,痛苦和快乐一同涌起,让陆寒玉愈发情动,只痴想着在那苦楚蹂躏之中,渐渐享受其中的欢快,桃花源里渐渐涌起的、与痛苦不同的感觉,让她的渴望愈来愈强烈,甚至想着就这么痛下去,好来换取那无边无尽的快乐,“不过…不过没关系…嗯…苟苟姐夫…玉儿…可以了…玉儿想…痛痛快快的…”

    听陆寒玉忍疼呻吟,苟酉欲火愈旺,疼惜之心也愈大,他向朱朋打了个眼色,让身旁两人的手移到陆寒玉腰间腿上,随即整个人压紧了她,ròu棒开始轻移慢插起来,口中更不忘温柔地哄着她,“小玉儿放轻松…慢慢的…姐夫这就来了…来让小玉儿舒服了…放心…慢慢就会快活了…”

    依言放松身子,陆寒玉美目闭着,全心去感觉桃花源中的种种,虽说磨擦之间痛楚难掩,但随着她身子放松,那苦楚虽在,却已慢慢消减,而从那刚被ròu棒占领的桃源深处,渐渐涌上的滋味却是苦乐难言,随着始为君开的窄紧桃源渐渐被撑开来,有种又酥又麻的感觉直透心扉,酥的她身子无力地轻扭,愈扭愈觉得里头都被撑裂了,可肉体厮磨之间,却是愈发快乐,仿佛自己打从最里面都在欢迎男人的开垦般,她不由痴痴迷迷地呻吟着,“嗯…好棒…苟苟姐夫…吻我…”

    唇舌交缠之间,陆寒玉酥的忘了一切,忍不住轻挺纤腰,忍疼将娇躯整个贴上了他,感受着两人肉体再没一丝缝隙的紧密结合,不知是谁在她腰下垫了个枕头进来,让陆寒玉再也离不开他,咿唔声声间四肢缠着他愈发紧了,若非两人结合处正是潮水汨汨,混着丝丝殷红,她这热情的模样还真没有点处子新开苞的样子呢!“再…再深一点…姐夫…嗯…小玉儿…好爱你…”

    “苟苟姐夫也爱你哟…好yín荡妩媚的小玉儿…嗯…把姐夫夹的好紧…好舒服…”一边厮磨着,一边感觉她本能的肉体反应,调整着自己的动作,其实从先前开了陆寒玉的菊穴开始,苟酉和朱朋便已发现,这小姑娘虽说表现的火热已极,但怀春的肉体热情之间,却是敏感无比,这样的身子虽说在习于yín欲之后,会无法自已地热情投入,但破瓜时的苦楚,却也比一般处子更加强烈,不然朱朋也不会这般容易放弃开她处女花苞的机会,好不容易等到她渐渐习惯,苟酉知道需要忍耐的开头虽然已过,但这小姑娘却还是不堪狂野,得好生再吊她胃口,勾的她欲火高烧方可。

    “嗯…好美的小玉儿…你美的像仙子下凡…连里面都这么会夹会咬…这么会咬人的xiāo穴…好棒…夹的姐夫好舒服…嗯…如果…”一边言语轻薄,一边细心钻探,一点一点地洗去她的矜持和紧张,苟酉连从射日邪君遗卷那里学来的手段都用上了,陆寒玉只觉桃花源里也不知被弄了什么鬼,酥痒酸麻的难以忍耐,似有千百只虫蚁在里头钻动,不由自主地轻扭纤腰,那儿酥痒便让那儿去挨搔,厮磨之间渐渐舒服起来,他的话也愈听愈有味,“如果叫几声好听的…就更好了…”

    “是…哎…苟苟…苟苟姐夫…你…哎…好硬…顶的…嗯…顶的小玉儿好舒服…从里头开始…啊…开始舒服起来了…”本来陆寒玉的羞耻之心,早在先前姐姐安排的种种情欲试炼中消耗殆尽,此刻在体内的快乐与耳中的引诱间,被吸出了第一句话,身子里的火登时爆燃起来。这可与先前被男人玩弄时忍不住的呻吟不同,话才出口便觉桃花源深处酥麻地夹了几下,那火烫的ròu棒灼的她差点叫出来,感觉真是不同,不知不觉间又把ròu棒向内吸进了几分,“哎…姐夫你…嗯…干的…好深…喔…好热…这么的…哎…你…顶到小玉儿心里了…好舒服…”

    被陆寒玉娇媚的声音一勾,苟酉也不由心动起来,只是心知陆寒玉便天性yín媚诱人,终是处子初破,他强忍着奔驰的心意,ròu棒轻轻顶动着,深入之间猛地顶住了一团柔嫩,将ròu棒顶端紧紧包住,吸啜间一股酥麻直透心房,他知道这是陆寒玉的花心,心中不由又喜又惊,没想到这小姑娘才刚破身,便将这敏感的要害吐将出来,他轻轻吸了口气,稳定心神,随即将所学的采补功夫用上,ròu棒顶住那柔嫩轻转起来,钻的陆寒玉浑身发烧,芳心一片美妙的茫然。

    “哎…苟苟姐夫…你顶到…顶到那里了?嗯…小玉儿好…哎…好舒服…嗯…好酸好麻…”不知自己的要害已落入他手,只觉桃花源里那美妙的快乐陡地冲高了几倍,那钻心的麻痒,早变成了令人心魂俱醉的快感,陆寒玉几已感觉不到破瓜时的痛处,纤腰火热地扭摇起来,好让桃花源更密切、更亲蜜地裹住ròu棒不放,将那快乐在体内尽情释放,樱唇中吐出的欢愉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好…好棒…啊…苟苟姐夫…玉儿的亲亲姐夫…你的棒子…好厉害…唔…干的…干的玉儿要…要飞了…啊…早知道…早知道会这么美…小玉儿早就…早就要你了…好棒…”

    一来陆寒玉虽还娇稚,却早有了献身的思想准备,身体跟随着芳心的荡漾,早已失去了护守的本能,二来苟酉暗施采补手段,不是为了采她功力,而是让陆寒玉花蕊处受到的震荡愈发强烈,教她怎么受得了?酥麻快乐的波浪几番冲击,早已将她最后一点矜持洗去,把这侠女每寸肌肤、每寸神经都洗礼成了床上最诱人的尤物,酥麻间她终于迎上了此生第一回的高潮泄yīn。

    “好…好美…嗯…怎么这样…美死寒玉了…好棒…啊…苟苟姐夫…亲亲姐夫…给…给玉儿吧…玉儿…哎…要丢身子了…”酥麻之间只觉体内深处,在他的钻探中终于泄出了美妙的花蜜,陆寒玉虽是稚嫩,但姐姐几番教导下,茫然之间她也知道那是自己的元yīn,只没想到才破处便给男人采了,快乐的哭叫之间,她向男人贴的更紧,心里只想着将彼此挤成一团,再也不愿分开。

    只是陆寒玉初尝泄yīn滋味,舒服的整个人都软了,苟酉却是雄风不退,仍硬挺着在桃花源内寻幽访胜,顶挺之间虽不强力,但在此刻遍体酥麻的陆寒玉心上,却是次次力透深处,直有千钧,那舒畅而强烈的快感,下下直捣黄龙,无比强烈的灵欲刺激加上一心想把自己彻底献出,陆寒玉勉力搂住了他,纤腰又火辣辣地扭摇起来,在那阵阵甜蜜的冲击之间,她赫然发现自己不只还能再接受那销魂的攻势,甚至还能感受到每次的快乐都有着微微的不同,刺的她心都酥了,不由自主地将腰挺着更高,叫的愈发销魂,“嗯…好棒…哎…姐夫…再来…把…把玉儿干穿…”

    “嗯…好玉儿…苟苟姐夫来了…小玉儿泄的不够…姐夫再让你丢身子…”

    “哎…啊…好棒…再…再来…嗯…姐夫…给…给小玉儿…再深一点…唔…怎么会…怎么会这么舒服…嗯…比…比刚才更热…更深了…哎…姐夫好会…好会干玉儿…玉儿又…又要泄了…”

    虽说用上了采补功夫,照说要让陆寒玉再泄个三四回也非难事,但苟酉便知这小姑娘生性yín媚耐战,可这终究是陆寒玉的第一次,禁不得太过火的,何况旁观的陆寒幽听陆寒玉的呻吟声,看她快乐销魂的模样,也知道自己搞了什么好事,美的似要流出水来的妙眸顾盼间微带嗔意,加上旁边的朱朋也等的够久,苟酉自难为己甚,一阵顶挺之间,在陆寒玉再次娇躯抽搐,酥麻酸软地泄出yīn精之时,他也深深一顶,阳精尽泄,麻的陆寒玉一阵快乐的欢叫,终于倒了下来。

    “小玉儿…舒服吗?”初次尝到泄yīn的滋味,便连着泄了两回,又被男人的jīng液狠狠地钻进心窝里头,比之菊花大开时被射的味道,还要强烈几倍,被射的浑身酥麻,正不知人间何世的陆寒玉,迷迷濛濛间只觉身子被几双手摸的极是舒服,唔嗯之间也不知回了什么。

    好半晌才恢复了清醒,陆寒玉只觉娇躯甚是酥软,一时间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苟酉虽已离开了她,但桃花源仍觉酥麻酸疼,感觉上那才将她变成了女人的宝贝似还在里头一般,尤其那自里而外的湿润酸软,令她连动都不想动了,纤指无力地在苟酉腰间轻摩,“嗯…好棒…姐夫…你好厉害…干的…干的玉儿都软了…里面被你…嗯…被你采到彻底了…”

    “其实…也是玉儿身子美…让姐夫忍不住…嗯…忍不住干的爽了…”听陆寒玉娇滴滴的呻吟,仿佛已经看穿自己方才暗施采补之技,给旁边的陆寒幽柔柔怨怨地瞪了一眼,苟酉不由有些尴尬,手上暗暗施起手段,轻描淡写间暗暗勾引着陆寒玉方泄的情欲之火。

    照说这yīn私的手段,该当瞒不过已有经验之人的耳目,但方才看到陆寒玉甫破瓜便爽的十分精彩,陆寒幽也是过来人,体内情欲正旺,偏知道今夜没自己的份,要等到明天一早才能让他们弄上床-说不定到时候他们还没力气呢!嗔怨轻恼间竟也漏过了眼去;迷茫之间陆寒玉还不觉着了道儿,软软地只任他为所欲为,至于朱朋呢?反正等一下就轮到他,自不会揭发苟酉的手段,反而还加了一把手,温柔轻巧地诱引着陆寒玉方泄的本能。

    “嗯…”本来还没感觉到方才泄身时的细致处,可在苟酉的支支唔唔下,陆寒玉自也听出了其中之意,只是她心中倒没什么怨怪之意,毕竟以两人的功力修为而论,便自己开放让他采,最多也只爽的更舒服些,要到伤身都难,她嘴角微笑,纤指轻柔地在苟酉腰间抚摩着,感受他身上的汗水,“玉儿可不怪姐夫…那样子…更舒服…稍稍…稍稍过火点…小玉儿才更舒服…”

    “既是这样…”听陆寒玉声甜音润,看她眉目间风流光艳,显是真的爱上了这等事儿,苟酉不由暗道这小妹子比姐姐还放得开,也不知是药力影响,还是本能如此,甚至是…被姐姐和自己两人带坏了?身旁的朱朋却不管那么多,伸手拉过陆寒玉柔弱无力的玉手,贴到自己ròu棒上头,让她感受着自己的火烫,笑的颇有些坏坏的,“那…猪头姐夫也不饶小玉儿了…刚刚玉儿爽成那样…看的姐夫心痒痒的…好想…好想快点干yín荡媚骨的小玉儿…”

    “是…嗯…”美目一飘,却见朱朋的ròu棒已挺在眼前,似是被方才媚光所惑,ròu棒挺的比平时愈发雄壮了,看的陆寒玉又羞又喜,又带一丝怯意,桃花源内的洪流与方才的余韵,令她芳心渴想着再来一回,但自己花苞初柝,是不是能受得住那狂风暴雨的侵袭?小舌轻舐着微干的唇瓣,陆寒玉眉目如醉,一股媚惑之意不自觉地奔放出来,“小玉儿…也想…嗯…哎呀…”

    见陆寒玉正想撑起身子移樽就教,偏是身子一动,便不自觉地一阵踉跄,玉腿之间一片光润湿腻,似是还经不住那情欲的激荡,两个男子同时出手扶住了她,“小玉儿别着急…今晚有的你美的…慢慢来就好…姐夫不急…”

    “嗯…讨厌…”听苟酉这么说,看一旁的朱朋扮了个鬼脸,陆寒玉娇滴滴地呻吟起来,毕竟苟酉已经泄了火,自然不急,可朱朋的ròu棒才在自己的纤手间爱抚,她自然知道朱朋的欲火早已高昂,只待在自己花苞初放的胴体中逞威;偏偏朱朋都不说什么,再怎么样也轮不到自己急,她吐了吐香舌,娇弱地央求了几句,“猪头姐夫稍待…嗯…玉儿…很快就行…”

    “玉儿慢来…姐夫…还有法子…”虽说ròu棒已挺的快要爆裂,先前轮着干这票侠女时也颇知等待之苦,却都不若此时这般渴望,但陆寒玉花苞初放,确实难禁狂暴,朱朋眼儿一转,看着旁边轻咬唇皮的陆寒幽,突地一个念头福至心灵,他伸手搂过了陆寒幽,笑着说了几句。

    “姐夫…你也是…坏蛋…”

    嘴上虽是娇嗔,可芳心早被他征服,何况方才春宫,也看的陆寒幽芳心摇曳,嗔怨了几句后她也乖乖地躺了下来,任两个男人扶着陆寒玉趴伏自己身上,羞赧间陆寒玉双腿轻开,红润润、娇滴滴的桃花源登时暴露在陆寒幽眼前,湿腻流泄的蜜汁当中还带几丝艳红和几缕白腻,yín靡的气息直透心扉,光眼前美景便令陆寒幽芳心跳的加快,更不用说腹上被妹子高挺傲人的美rǔ挤压间的柔软酥麻,陆寒幽不由自主地也分开了双腿,让妹子也看穿自己最私密处的痕迹。

    才刚压上姐姐的身子,姐夫们手才放开,无力的陆寒玉便软倒在姐姐身上,微茫的美目中只见陆寒幽桃源微开,汨汨春泉正自溢流,清馥的甜香直透xiōng臆,若在先前陆寒玉只觉入鼻甜香难抑,可现在自己也尝过滋味后,姐姐的流泄又多了几分yín媚的味道,光只闻嗅便令她心荡。

    只是陆寒玉什么动作都来不及做了,这样和姐姐躯体交缠,她本已荡漾的芳心愈发酥麻难安,玉腿虽不愿闭合,腿根处却不自觉地摩擦起来,将桃花源中踊跃的春泉又挤出了一滩,磨擦之间纤腰微荡雪臀轻耸,荡漾出裸背上一片波光,让跪在她身后的朱朋看的眼都直了,眼前美女桃源已润,他虽还记得不能狂逞,胯下跃跃欲试的欲望却再难等待,他双手一捏,箍住了陆寒玉汗滑的纤腰,ròu棒缓缓地破门而入,一点一点地将她的紧窄破开,渐渐挤入了深处。

    “哎…痛…嗯…不过…又好棒…好舒服…啊……猪头姐夫…别…别停…嗯…慢慢来…小玉儿…会受得住…喔…好…好大…嗯…坏姐夫…你…啊…把…把小玉儿撑…撑开来了…嗯…整个都…都胀开来…哎…有点痛…可是…又好棒…撑的…撑的小玉儿好饱…哎…这么大…”

    当ròu棒刺入体内的当儿,陆寒玉难以自抑地一声痛吟,毕竟朱朋的ròu棒比苟酉还粗了半圈,她初开的桃源犹然窄紧,虽已足够湿润,他的动作又慢,那痛楚却还是难以抹灭;但先前苟酉的滋润,加上云雨间身体的本能反应,让陆寒玉的桃花源中暖润水滑,朱朋动作轻缓,顺着她的湿滑慢慢顶入,很快便以快感压过了陆寒玉的不适,诱的她轻扭纤腰,婉转迎合起来。

    而且陆寒玉感觉到的,还不仅此而已,朱朋双手箍着她纤腰,让陆寒玉全没逃离的可能,那种被男人彻底控制、彻底占有的滋味,先前在浴池里被开菊花之时她已尝过,可桃源被男人开垦之后,身体里的感觉竟更强烈不少。

    何况桃源口处所受的刺激还不只此,朱朋慢挺缓顶之间,在她身下的姐姐也出了手,那纤巧的小舌温柔稚嫩地舐着她正与朱朋交合的蜜处,虽说陆寒幽还是初次,紧张之间舌头算不上什么威力,可刚被开苞、刚上高潮的桃花源,每一寸都是敏感已极,被香舌这么一逗,刺激的陆寒玉浑身发烫,娇躯忍不住轻扭着,不只将朱朋的ròu棒吸的更深,同时也顺应着陆寒幽的舌头不住弹动,樱唇更不由吐出娇媚的呻吟,热气将陆寒幽的桃花源薰的直颤,口舌间更难止息。

    “哎…好棒…唔…姐夫…嗯…你好…好大…好硬…嗯…顶的…顶的小玉儿好舒服…呃…别…别那样…哎…姐姐…你…不要…不要舔那里…啊…别…别这样…痒…痒到小玉儿心坎里了…”

    本来朱朋的缓缓动作,ròu棒与桃花源甜蜜的结合,已将陆寒玉yín荡的本性挑了起来,陆寒幽的口舌挑逗,威力更是渐渐涌现,尤其想到自己才刚被男人开了的桃源,就被姐姐这般甜蜜火辣的吸吮舔舐起来,心里和身体同时遭到极强烈的挑逗,陆寒玉那里还受得住?她被玩的娇躯直颤,酥麻间甚至又有泄身的冲动,茫然的美目却见眼前又是难以选择的yín态。

    本来头脸趴伏在陆寒幽身下,姐姐的桃源全然暴露眼前,粉嫩间透着情欲的酡红,说不出的诱人,让陆寒玉看的眼都直了,现在陆寒幽口舌激动间,身体里的欲望也渐渐昂首盘旋起来,微颤的桃源泉水汨汨而流,让陆寒玉真想吐舌去吸上一番;但偏偏就在此时,苟酉也坐到了眼前来,已然软下的ròu棒湿淋淋的,水光间还带几丝腥红,远不若陆寒幽桃源那般甜美香氛,可yín欲的诱人气味却是愈加强烈,光只想到那上头的湿润,就是从自己身子里汲出来的,就让陆寒玉脑中一片茫然,美目飘摇之间,也不知该帮姐姐舔,还是该为帮自己开苞了的姐夫服务。

    只是陆寒玉能够思考的时间,却也不多了,身后的快感愈来愈强烈,雪臀与朱朋的肚腹不住碰撞,啪啪的声音直透脑海,带来的刺激愈来愈火辣,迷茫之间陆寒玉俯下了脸,口舌轻吐之间,舐的陆寒幽不由自主呻吟起来,在朱朋的ròu棒和妹妹的桃源来回扫动吮舐的舌头也不甘示弱的滑动起来。

    当然,陆寒玉也不会就这么放任苟酉的ròu棒不管,她一边用香舌抽插着姐姐的桃花源,舐的水声潺潺、诱人心跳,一边勉力小手轻扶,勾着苟酉的ròu棒贴上了她柔嫩的香腮,将那湿润腥红全染上了脸,口中有气无力地轻吟着,“嗯…哎…姐姐…你…你的舌头…哎…也好厉害…舔的…舔的小玉儿骨头都要化了…嗯…这么配合…哎…教玉儿…怎么承受?嗯…苟苟…苟苟姐夫…对…对不起…小玉儿先帮…先帮姐姐舔…嗯…再…再帮姐夫吸…吸干净…哎…猪头姐夫…你…你好会插…再这样下去…啊…不要…这样子…嗯…小玉儿…又要…又要丢了啦…”

    泄身的美妙冲击直透心窝,陆寒玉只觉这样的体位,让她泄的愈发舒畅,尤其yīn精泄出时,不只被朱朋汲取着,连身下的陆寒幽也分了一杯羹,心上的影响令她泄的更加快乐,迷惘畅美之中,小香舌竟不由舍了姐姐那甜美的桃花源,本能地将苟酉的ròu棒衔入口中,一边舔舐一边轻声哼叫起来。

    本已泄的美妙欢快,加上自己口舌间衔着苟酉的ròu棒,香唾浸润、口舌吞咽间,甜蜜之间微带腥咸,尽是自己才刚泄出来的味道,泄的浑身无力的胴体也不知从那儿涌出的力气,竟又甜甜蜜蜜地扭摇迎合起来,快美之间的陆寒玉只觉心中的念头都泄了出去,只剩下一个个yín荡的想法在心中成形,她想要继续做下去,想要帮苟酉吹到硬起来,在朱朋射在自己体内之后,让苟酉再蹂躏自己的销魂桃源,还要被他们前后贯穿,两根ròu棒只隔着一层皮,同时占有着桃源和菊穴,既想要这样又想要那样,茫然之间她已浑忘了羞耻矜持,一心只想快快乐乐地过着这漫漫长夜…

    “哇!哇!”屋内哭声响起,此起彼落之间哭的好生热闹、好生有力,吁出了一口气的朱朋只觉双足酸软,显然他方才来来回回地走了太多趟,即便这段日子日夜行云布雨,又在几位姑娘指导下练了点功夫,腿脚之间修练的结实无比,久走之下仍是难以承当,不由屈下上身,双手按膝喘了几口气。

    “总算是…”听着里头的哭声,还有接生婆老练的安抚话语,加上些许动静,苟酉听出来陆寒冰和陆寒香该都没有什么大碍,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他转过头,伸手在朱朋肩上拍了拍,嘴上笑了笑,“哭的愈大声表示孩子愈健康,听里头的哭声,两个小家伙身子骨该当都好…”

    “那样就好了…”见陆寒幽和陆寒玉钻了出来,忙的两张脸蛋儿红扑扑的,额角汗水淋淋,却是笑意盈盈,朱朋忙不迭地赶了上去,一边帮二女拿过了东西,一边问着,“里头…都还好吧?方才叫成那样…我跟阿狗听到可吓死了…”

    “没有关系,母女均安…都是小姑娘呢…”吁出了一口气,陆寒幽伸手抹了抹汗,姐妹情深的二女死缠活缠着在里头帮忙,看着姐姐们把孩子生下来,那过程可真是看了一身冷汗,好不容易等到孩子落地,紧张的心才松了下来,却一直等到走到外头来才觉得身上发寒,“看的我也吓到了…紧张了好半天呢!”

    “不用担心、不用担心,两个小姑娘都活蹦乱跳的,一点问题也没有。”抱着两个小婴孩走了出来,两个接生婆脸上神情颇带些放松,总算又完成一件事情的松弛满布脸上,甚至连看向朱朋苟酉二人的眼光都不带一开始时的疑惑。“恭喜老爷了…两个小姑娘模样生的好,以后一定跟娘一样漂亮…”

    听着两个老婆子絮絮叼叼地说了坐月子的事项,好不容易才把事说完,送着两个接生婆走了出去,朱朋和苟酉一抹汗,方才不只是陆寒冰和陆寒香在里头生孩子生的辛苦,两人在外头听着也自担心,现在总算孩子生下来了,心里总算踏实了些。

    虽说两个接生婆一进门时那表情看了就让人生气,不过朱朋和苟酉久经市井,早知道两人生的面丑,陆家几位侠女又都是美人胚子,两边容颜怎么也连不在一起,接生婆那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表情,并不令人意外;何况孩子都生了,长的那般漂亮秀气,再怎么样也不该为此生气,两人不只脸上笑眯眯的,连红包也包的特别大一个。

    只是真正的问题,在回到房里时才发生。两人才刚进门,就见到陆寒玉紧紧张张地在房门口走过来走过去,里头竟似有些争执声音,幸好陆寒冰和陆寒香产后体弱,也没什么体力好生气,陆寒幽在里头好生安抚着,倒还不出问题。

    “哎…姐夫,你们可回来了…急死玉儿了…”

    “怎么了?”

    “这…这个…”欲言又止了半晌,听着里头争执声渐渐小了,显然姐姐们体力大耗下,终于吵不起来了,陆寒玉这才拉着两人走到了特意布置的小床边,看着正沉沉熟睡的小女婴。

    纤手微微一颤,陆寒玉忍了忍,终究没忍住,纤指轻轻拨开了小女婴闭住的眼睑,微微透着绿色的眸子看的两人心都颤了颤,幸好陆寒玉手动的快,否则刚出世的婴孩被这么一搞,那里有不大哭特哭之理?

    “这…这眸子…”

    “嗯…”点了点头,陆寒玉轻轻叹了口气,放轻了声音,“本以为那老魔…是跟毒物搞的久了,才有这种眸子…不过现在看来,想必那老魔该是外域之人,才有如此眸光…”

    “玉儿放心…”伸手搂住了陆寒玉,苟酉轻轻吐了口气,心中那感觉也不知该如何形容,又有些紧张失望,又有些放松下来的意思。

    不过他现在总算知道里头为什么吵起来了,射日邪君本就是陆家姐妹的大仇家,没想到他死便死了,竟还在陆寒冰和陆寒香身子里留了种!两女好不容易将孩子生了下来,却发现竟是仇人后代,偏偏又是自己生下的骨肉,每当看到时心中也不知是仇是苦,也难怪她们受不了。

    “无论如何…她们都是冰姐姐和香姐姐的骨肉…苟苟和胖子都会视如己出,好好看着…可姐姐那边…只怕还得你们好生安抚…”一边看着婴孩纯净的脸蛋儿,苟酉一边低下了头,在陆寒玉耳边吻了一记,“不过好生想想,把两个小姑娘养好养大…养成一代侠女…专对付那老魔一般的凶人,让那老魔在天之灵,看了只能呕气,不也是好事一椿?”

    “嗯…应该…应该吧…”听苟酉说的有趣,陆寒玉差点破涕为笑。虽说对仇人恨意深重,但她还只是个小姑娘,仇人授首之后恨意便消了大半,自不会将火气发到任事不知的婴孩身上,可大姐二姐却不一定了,她点了点头,伸手在苟酉作怪的手上捏了一把,“可惜…可惜姐姐还得坐月子…刚生产的身子至少得将养一两个月…不然给你们你来我去的弄上一晚,保证就什么心思都消了…要劝也好劝…”

    “坏…坏蛋…”虽说陆寒玉声音不大,但此刻已然入夜,山间万籁俱寂,她又不像苟酉刻意放轻了声音,话声早透到了房里头,听到此语的陆寒香啐了一口,声音颇带虚弱,“坏玉儿…乘机取笑姐姐…还不带姐夫们进来?”

    小心翼翼地走进房去,产房中仍有股浓浓的味儿挥之不去,躺卧床上的陆寒香脸色苍白,整个人透着一股虚弱劲儿,看着两人进来只无力地笑了笑;反倒是另一边的陆寒冰,虽说与妹子一般的面无血色,神情却带一丝激动,吓的坐在床边的陆寒幽按着她的手,深怕姐姐一气之下真是跳下床来,去外面伤了两个小婴儿。

    “不用担心,姐姐不会冲动,”嘴上说不会冲动,甚至还闭上眼睛,一副打算好好休息的样儿,可看陆寒冰颊上微微拧动,不只陆寒幽,连朱朋苟酉两人也看得出,她唇内必是咬牙切齿,偏生事关重大,想安抚都安抚不出口,只能听她刻意放缓的声音,“也不会对孩子怎么样的…”

    “那…那样就好…”听得出陆寒冰心中激荡,可一时间却不知该怎么安慰,将仇人的孩子生下来,对陆寒冰而言是极重大的打击,就算是朱朋苟酉在床笫间已把这冰霜仙子彻底征服,可到了床外,她一旦生起气来,两人也只能退避三舍,见她如此模样,自是更不好说什么‘孩子是无辜的’之类言语,毕竟有仇人的是她、生出孩子的也是她,旁人的什么话,对她而言都是风凉言语,说出来不啻火上加油。

    只是这么撑着也不行,朱朋和苟酉都知道,情绪这种事不发则已,一旦发作起来若不能彻底排出体外,在心里压抑愈久,愈是难过,反不如彻底发作之后可以云过风轻,苟酉微微咬牙,坐到了床沿,按住了陆寒冰微冷的玉手,轻轻地抚摩着,“冰姐姐…其实苟苟在想…”

    “如果我们好好的养两个小姑娘,让她们好好长大…养成一代侠女,将来在江湖上行走,专门对付像那老魔头般的yín魔恶人,一辈子惩恶扬善,做个真正侠女,”见陆寒冰虽不理自己,纤手微挣之下却没从自己手中抽走,苟酉声音愈轻愈柔,注意力丝毫不敢弱了,“到时候那老魔头还在十八层地狱里受苦,知道后代如此作为,想必气的在地里也要坐起来再死一次…”

    “别说了…求求你…”苟酉虽是说的有趣,旁边的朱朋早不由微笑起来,连陆寒幽与陆寒玉都忍俊不住,本来以陆寒香的大方性子也该笑的,只是十月怀胎、生产婴孩之苦,不是亲身承受之人绝难想像,加上两女都是被射日邪君那魔头破身,心中的压力着实小不了,跟朱朋苟酉两人的纵情,一半是因为迷乱情欲,一半也是为了发泄心中之苦;现在最糟糕的结果终成现实,陆寒冰心中苦闷难当,纵是想笑也笑不出来。

    其实压力虽重,但纵情之间,心中的苦也多有发泄,陆寒冰其实早有思想准备,只是情绪不同于理智,绝非先有准备可以压制激动,她虽是极力告诉自己,依着早先的想法去做便可,但芳心哀闷之间,却是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也不知听两人在耳边说了多久的话,努力开解到唇敝舌焦,搞到两姐妹心情尽抒,甚至还记得对早死了快一年的射日邪君大骂特骂,怒火发抒之后渐渐消褪,陆寒香都忍不住在两人的开解下笑了出来,陆寒冰却还是一副冷淡漠然样儿,简直像恢复到上山之前的冰霜仙子一般,好不容易两人都说不下去,连带着陆寒幽和陆寒玉都出去了,房中只剩下两个刚生产的女子软躺床上,一点都不想有大动作。

    “姐姐…”

    “不用担心…姐姐知道的…”吁出了一口长气,陆寒冰转过头来,看着妹妹的脸,嘴角微微牵出了一丝笑意,“他们说的都对…都对呀…”

    “喔…”听得出陆寒冰声音之中还有一丝深沉的怨意,陆寒香微微叹了口气,她性子宽和大方,虽说对射日邪君也是恨入骨髓,可对陆寒香而言,射日邪君既死,此恨便已解决,至于那孩子…虽有一半是射日邪君的种,但也是己身所出,十月辛苦下来,对孩子血脉相连的疼惜,早已超过了一切,怎么也恨不了她们。

    只是陆寒香也知道姐姐与自己不同,自己不过是因着家仇而对射日邪君憎恨,却不像姐姐那般压力深重,除了复仇外还得顾着三个小妹子,姐代母责努力保护妹妹们,这身上心理的种种压力,完全转成了对射日邪君的恨火,当日姐姐没有对射日邪君的尸首挫骨扬灰,已经是大出她的意料之外,现在看陆寒冰这样恨意绵绵,甚至要恨到小婴儿身上,她虽然不喜欢这样,却也深深体会姐姐的心情,是以什么话都劝不出来。

    看陆寒香那样表情,陆寒冰苦闷地一笑,她做姐姐的那里不知道妹子在想什么?便不说姐妹情深,她们可都是在男人的床上一起沉迷云雨美事,什么yín态浪姿都彼此分享的亲蜜姐妹,那种亲蜜可不是常人可以想像,陆寒冰不由放缓了声音,纤手轻探,牵住了妹妹的手,“放心…姐姐知道的…不会对小孩子有什么坏事…你放心好了…”

    见陆寒香脸上表情,知道她还放心不下,陆寒冰淡淡一笑,牵着妹妹的手轻轻一握,“记不记得?那一晚上…我们一起在床上…在床上被他们搞的时候…也是这样牵手的…”

    “是啊…手牵着手…一起高潮泄身…”想到那日的种种,陆寒香脸儿一红,身子里竟似有点感觉,只是产后女体最是虚弱,便有感觉,她也不敢有什么渴求,好歹也得再等一两个月,才好被他们采摘,“手牵着手被他们一起采的花心都开了…泄的…好舒服呢!”

    “嗯…其实…姐姐也等着…再等个把月就好…”安抚了妹子的情绪,陆寒冰心情也松弛了些,放缓了声音,“其实…姐姐早就想过了…若是…若是那人的孽种…该怎么办…”

    “姐姐…”心中一惊,陆寒香差点连声音都高了起来,只是声音一大,便觉腹中微疼,她不得不又放轻了声音,美目圆圆地瞪大了,“千万…千万别…”

    “放心…”陆寒冰微微一笑,心中那念头虽是诡邪,但不知怎么着,想起来却有种异样的甜味,难不成是自己纵情迷乱情欲之后,这心也变的邪恶了吗?只是那后果…身受的自己怎么也不认为是件坏事,或许这就是被男人彻底征服过的女子心中必有的转变吧?“我们在床上…跟他们一起好的时候…很是…很是舒服吧?虽说…我们都yín荡起来了…”

    “是…是啊…yín荡的…很是舒服呢…”

    “幸好…两个都是女娃子…”陆寒冰笑了笑,脸上的表情也不知是温柔还是邪恶,看的陆寒香芳心微颤,却是一股异样的味道涌了起来,只能乖乖听着姐姐说着心中的想法,“现在还小…等过个十来年…她们长大之后…就让她们跟我们一样…一样在床上发浪…让那两个坏蛋不只同玩姐妹花…还可以加个母女花…”

    “这…可是…”听陆寒冰这么说,简直是要把自己的女儿推落火坑,只是陆寒香却反驳不了,不是因为姐姐积威深刻、难以反抗,而是她自己也尝到了其中美味,甚至是亲如姐姐眼前便与男人翻云覆雨的羞喜滋味,令这身子愈发地难以抗拒,更不可能把女儿拉出来;尤其是先前才和姐姐一起把妹妹们拉进这yín欲深渊,有过一次经验后,再拉女子进这yín媚仙境,心中的抗拒便没那么强烈了,“可是…还得等十来年呢…便是小妹…也到了十七才破的瓜…”

    “所以说了…要从小就开始培养…”想到母女姐妹同时在他们胯下婉转逢迎、娇羞喜悦的yín浪媚态,陆寒冰不由芳心酥痒。反正那射日邪君出名邪yín恶毒,生个女儿让yín贼玩弄,就算不是女子份内之事,也算是帮这老贼还点世间债务,有射日邪君的yín性和自己姐妹的yín浪本质,等到小姑娘长成了,被两人破身之时,也不知会是怎样yín媚诱人的反应,这样的复仇法子,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出来的,“我们的责任…可重着呢…”

    “是…是啊…”想到那不知该如何形容的将来,陆寒香只觉身子慢慢发热,她轻轻握住姐姐的手,两女眼神吸到了一处,再也分离不开。-完-